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pinin (夕阳舞),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又到清明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3年04月05日15:07:43 星期六), 站内信件


    又到清明。

    大学四年中,除了寒暑假外,只有清明节是我非回家不可的日子,无论从主观上还
是客观上,我都要回家,再天大的事情都必须放下,只因有着对我而言更重要的事——
扫墓。

    父亲的骨灰安放在郊区的一个基督教陵园里。每年的这个时候,母亲和我总要骑上
好久的自行车才能到达。道路每年都在改变,找那个地方也愈发费劲了。当我们好不容
易才穿过那新建的城区到达陵园所在的小村落时,不觉有了这样的担心——这个地方每
年都在改变,也许终有一天我们将找不到了?

    一年就这么一次,我能真实地亲近父亲。我仔细地擦拭着墓碑,这块碑石的那一边
就放着父亲的骨灰。这便是父亲留在这世界上唯一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了。曾经看过父亲
的遗骨,白骨中透着点点黑。长辈们说那是病入骨髓的迹象,就是那些黑点要了父亲的
命。我认真地将碑上的文字重新一一描过——这大概也是一年中唯一一次书写父亲的名
字了。

    其实,父亲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模糊的,却又深得刻骨。隐约中,还记得关于父亲的
一些片段:他说话的神情,他下棋的样子,他生气的面容,他临终前的眼神……只是,
这记忆中的种种却没有父亲的怀抱。我已经不记得在我长大后父亲是否还抱过我了;伴
随着这个记忆缺陷,父亲的一切似乎也离我好远。或许就是因为我不是在父亲的怀里长
大的,现在的我才如此贪恋男人的怀抱吧。

    父亲对我而言,是熟悉而又陌生的。父亲长年在外地工作,一年最多回家两次。而
父亲在世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孩子。比起会打我骂我的母亲,我自然是更喜欢每次回家
都给我带礼物的父亲。但是,在父亲的葬礼上,我竟然没有哭。伯伯、奶奶对我又掐又
拧,我的泪却始终掉不下来。父亲走了,可几个月之后还是要回来的,我早已习惯了这
样的分别。母亲痛骂我不孝,人只是沉默着。奶奶拉着我的手最后摸了一下父亲的遗体
,我竟有些害怕不敢用心去触摸。直到回到家中,才有点从自以为是的想象中回到现实
——父亲没有跟着我们回来,他似乎留在了那个冰冷的火葬场里。我突然哭了起来,长
辈们对我又是一阵骂:刚刚不哭,现在哭什么……可我仍是哭。从那一刻起,我才认清
了这个事实——父亲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曾有邻居风言风语地说我未满周岁就会走路,是命中克父。幸而家里信的是基督教
,也不去理会这类话,但他们会怪我无情无义,连父亲死了也不哭,是个不孝女,父亲
真是白疼了我。(父亲的爱,我是在长大了之后才慢慢体会出来的,只可惜这已经太晚
了,没得追悔,也没得挽回。)外婆会说,自从父亲去世后,奶奶伯伯他们都不再当我
是一家人了,处处排挤我们母女两……这类的话在我耳边积累下来,逐渐形成了我这种
愤世嫉俗的性格。如果父亲没有从我的成长过程中缺席,我应该是截然不同的我。只是
,没有这个如果,我依然愤世嫉俗。

    父亲帮我起这个名字本意是希望我能过得无忧无虑,可是,我感觉自己并没有多少
时间是真正快乐的。没有了父亲,去就只有黑暗。活在失去父亲的阴影下,活在母亲孤
独的自怜下,活在长辈们或同情或敌意的目光下,如何能无忧?父亲也许做梦都没想过
,他竟然无法看着我长大!不只是我遗憾,母亲遗憾,连在天堂的父亲都会遗憾的吧?

    永远记得父亲出殡那天乐队奏出的一首诗歌:“我亲友,在天堂,思念我亲友在天
堂;在以后,有安乐,不久可再会于天堂。”父亲已经离我很远了,他去了那个天堂也
已经好久了。他过得好吗?他可还牵挂着地上的妈妈和我?终有一天,我会去看他,和
妈妈一起,与他在天堂重聚。

--


    慢慢地堕进那绝望的深渊——万劫不复。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5.28]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1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所谓复习就是,把不会的东西再确认一遍,你确实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