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kia (车),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怎么样,我还是有个春天的
发信站: 鼓浪听涛 (Wed Apr  9 20:21:04 2003)


    我不得不用一种看上去颓废的样子思考,因为我已经不可以在众人面前微笑,我想他
们也许可以死亡,或者我可以,两种结局,都可以有一个完美的故事。但很显然,我无法
控制结局,就象开始一样不在我的掌握之中。

    昨天下雨,是春雨,但B说连油都不贵了,春雨怎么会贵呢?我被悖论的语言吓到了,
有点害怕,因为这个时候的春天,一直应该是快乐的好孩子们做游戏的季节,而孩子们去
了哪里,我怎么都忘了还有孩子。夜晚是有魔力的,我种的兰花在我不再回去的地方,应
该已经枯萎,本来那株可以开出紫色和白色两种花的,但现在应该只有灰暗的叶子还象尸
体一样紧贴于泥土上。那泥土里充斥着我的烟灰,我想那应该是我时间的尸体,因为泥土
总是可以埋葬很多东西。尽管我不想被埋葬其中,但那由不得我,我无法监视为我操办后
事的人们,是否会遵照我的遗嘱。

    我干吗要写遗嘱呢,我又没有财产可以留下,我拥有的不过是一具会很快发臭的躯体
。我怎么提起了臭味,我想起殡仪馆的味道我就有恐怖与恶心的味道泛出来,本来我的胃
已经是糜烂到无法蠕动的了,这样会让我更加感觉到疼痛。但疼痛其实也好,我很长时间
没有疼痛的感觉了。整个冬天过去,我的手指没有再被冻坏,因为我生活在一个似乎是温
暖的地方,我也没有机会和我的小朋友们堆雪人。The Mall的大厅里有飞扬而下的人造雪
花,但令人生厌的在暖气十足的空间里没有方向的飞舞。我再也没有去那儿,我有被亵渎
的痛感。

    是春天了,对头,是春天了。

    我已经没有足够的钱来支撑我日益严重的烟瘾,从红南京到红双喜到呵诗玛到骆驼到
红梅,每次在结帐台看这凶悍的女人拿给我烟而夺走我的钱,我便想狠狠的诅咒她。我的
嗓子已经不可以大声唱歌,每天晚上我焦灼的忍受着皲裂的嘴唇上洇出血迹,我已经不在
乎他们表示出来的反感与做作的开窗。春天湿润了很多,不会象冬天那样的干燥而令人不
安。一直下雨,我深兰色的伞很漂亮,我喜欢在雨里走,因为我已经早早的穿上了我的凉
鞋,Timberland,这个牌子是一棵嚣张的树。

    但这毕竟是春天,我怎么样也是要做点事才对。做好了一个让自己都惊讶的决定,我
知道有人在背后说我疯了,但我理会他们做什么。我把一篇好象色情的文章转到系里的BB
S上,有人便立即咒骂我变态,我很高兴。我欣然的回答:如果你认为色情,那便是你猥亵
。这句话的原话我忘了是谁说的了,但我能表示出这样的意思还好,因为起码我还能记得
一点东西。大我三级的同学责问我不要再装深沉,我说,好的,我不装了。

    前面的一片树林在这个春天聚集了更多的鸟,长得都很好看。我折了无数的纸飞机,
在我空闲的时候,用不断塞进门里的广告单。有的会盘旋几周,有的直直的便坠落了。这
里是三楼,我要是这么坠落,或者也可以碎掉了。但我很想看看,我碎掉是什么样子,我
的血还有脑浆混合在一起会是什么味道,但我要是碎了,我是看不到的,又是这样的悖论
让我烦躁。
的痛感。

    是春天了,对头,是春天了。

    我已经没有足够的钱来支撑我日益严重的烟瘾,从红南京到红双喜到呵诗玛到骆驼到
红梅,每次在结帐台看这凶悍的女人拿给我烟而夺走我的钱,我便想狠狠的诅咒她。我的
嗓子已经不可以大声唱歌,每天晚上我焦灼的忍受着皲裂的嘴唇上洇出血迹,我已经不在
乎他们表示出来的反感与做作的开窗。春天湿润了很多,不会象冬天那样的干燥而令人不
安。一直下雨,我深兰色的伞很漂亮,我喜欢在雨里走,因为我已经早早的穿上了我的凉
鞋,Timberland,这个牌子是一棵嚣张的树。

    但这毕竟是春天,我怎么样也是要做点事才对。做好了一个让自己都惊讶的决定,我
知道有人在背后说我疯了,但我理会他们做什么。我把一篇好象色情的文章转到系里的BB
S上,有人便立即咒骂我变态,我很高兴。我欣然的回答:如果你认为色情,那便是你猥亵
。这句话的原话我忘了是谁说的了,但我能表示出这样的意思还好,因为起码我还能记得
一点东西。大我三级的同学责问我不要再装深沉,我说,好的,我不装了。

    前面的一片树林在这个春天聚集了更多的鸟,长得都很好看。我折了无数的纸飞机,
在我空闲的时候,用不断塞进门里的广告单。有的会盘旋几周,有的直直的便坠落了。这
里是三楼,我要是这么坠落,或者也可以碎掉了。但我很想看看,我碎掉是什么样子,我
的血还有脑浆混合在一起会是什么味道,但我要是碎了,我是看不到的,又是这样的悖论
让我烦躁。

    已经不习惯听音乐了。因为总有枪声不绝于耳,我痛恨无耻的人发明CS这样的游戏,
我怀疑它是暴力的偏执狂。可我很多时候内心也在涌动着可怕的暴力的念头,我常常盯着
一个人,隐隐地便看见我是如何亲手杀了他。我甚至想象我是一只吸血鬼,因为我喜欢血
液的味道。

    我知道我是个自私的人了,因为我忘了关心遥远的战火中的人,我还无耻的有了战争
唯美的错觉。我幻想了一场连绵不绝的战争,把这世界消灭到只剩下杂乱的罗列的尸体,
我渴望与尸体为伴。
    Body可以是身体,也可以是尸体。

    但这确实是春天了,春天听听钢琴的声音吧,我不喜欢弦乐。
    被打断了到这里,我不应该开可恶的QQ。
    那就结束吧。
    那春天呢?

--
总究有一天你会明白我
总究有一天你会离开我
人潮人海中 又看到你 一样迷人一样美丽
慢慢的放松 慢慢的抛弃 同样仍是并不在意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8.193.2.165]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如果你花费过多的时间去想某件事,那么你将永远也不会完成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