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Fenice (il mare海),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如同初恋情人的脸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3年05月25日16:18:10 星期天), 站内信件

    -----如同初恋情人的脸,在岁月模糊的路口永远新鲜的走来。-----

    忘记是在哪里看到这句话的了。当时只是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因为它生动地诠释
了我一贯的言不由衷。我不是一个善于选择的人,对于记忆更是如此。那些记忆中错综
复杂、表情莫名的脸,总会绵延不断地在我脑海里晃悠。每当我努力地想要回想起某个
人的的时候,总会磕磕绊绊地牵连出很多其他毫不相干的人的面孔。像是一种恶意的轮
回,永远都局促在玩笑的死角。又像是我平素编出来的那些愚笨的程序,永远都无法输
出我想要的结果。

    好像是,这世上,很多东西,都会有过期的一天。然而我是一个固执的人,总是会
把那些早已被他人忘却的纪念顽强地储存在自己的脑海里,那些故人的面孔,都是镌刻
在我记忆的相册中,挥之不去的。在不合时宜的场合,在岁月模糊的路口,永远新鲜地
走来。

    想起上周口语课上居然会无法抑止自己失控的情绪,竟至于在大家都口若悬河之时
黯然近于泪下。口语课固定座位的桌子上浅浅地写着几句小诗:如果雨之后仍是雨/悲伤
之后仍是悲伤/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后的别离/微笑着继续寻找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
……最后一个字大概是被作者或无心的人抹去了吧,我尽力看了,却仍旧无法看清楚。
真悲哀,无知的我居然会在口语课上,在那样一个不合适的时间,不合适的场合,想起
不合适的人,表现出不合适的情绪,真的是很不应该。前排的男生估计是被吓到了,一
动不动地怜悯地看着无法抑止住突然而至的悲伤的我。我知道,当时自己的眼泪是在眼
眶里晃悠着的,如果不是强制自己不停地吸着鼻子,那些不值钱的眼泪真的就要惶惶恐
恐地掉下来了。幸好,幸好没有。但下课后还是受到了室友的责备:你刚才上课的时候
干吗突然间变成那样啊?害得人家乱紧张的。真的很抱歉,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
不会再这样子傻傻地 哭 了,真的,再也不会了。

    -----所有的感伤会变成花,开在荒凉的地方。-----

    我但愿,但愿那些鲜活的面孔,可以幻化作转身离去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记忆的尽
头。我知道自己会跌倒在地,掩面痛哭,但请你们,请你们永远不要再回头看我。很艰
涩的感觉,灰色人生,然而我愿自己一个人勇敢地走下去。是时候该振作起来了,不是
吗?人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悲观负气地过这一辈子的。我但愿自己可以把那些从前流散的
失落全部收合回来,让那些感伤全部变成花,开在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荒凉的地方。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架钢琴,尘封在回忆。-----

    喜欢看着那些纯净的聋哑孩子们挥舞着稚嫩的手快活而真诚地 说话 。那样子纷繁
而富有激情的手语,不是我们这些平素喜欢大声喧闹的人可以理解并享受的到的。

    上世纪的爱情 里,张采初次见到姚均平在她面前挥舞着他那矫健修长的拉手风琴的
手指时,感受到一阵扑面而来的绿意,有一种女人的妩媚,笼罩在他希腊式坚毅的面庞
不合适的人,表现出不合适的情绪,真的是很不应该。前排的男生估计是被吓到了,一
动不动地怜悯地看着无法抑止住突然而至的悲伤的我。我知道,当时自己的眼泪是在眼
眶里晃悠着的,如果不是强制自己不停地吸着鼻子,那些不值钱的眼泪真的就要惶惶恐
恐地掉下来了。幸好,幸好没有。但下课后还是受到了室友的责备:你刚才上课的时候
干吗突然间变成那样啊?害得人家乱紧张的。真的很抱歉,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
不会再这样子傻傻地 哭 了,真的,再也不会了。

    -----所有的感伤会变成花,开在荒凉的地方。-----

    我但愿,但愿那些鲜活的面孔,可以幻化作转身离去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记忆的尽
头。我知道自己会跌倒在地,掩面痛哭,但请你们,请你们永远不要再回头看我。很艰
涩的感觉,灰色人生,然而我愿自己一个人勇敢地走下去。是时候该振作起来了,不是
吗?人是不可能也不应该悲观负气地过这一辈子的。我但愿自己可以把那些从前流散的
失落全部收合回来,让那些感伤全部变成花,开在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荒凉的地方。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架钢琴,尘封在回忆。-----

    喜欢看着那些纯净的聋哑孩子们挥舞着稚嫩的手快活而真诚地 说话 。那样子纷繁
而富有激情的手语,不是我们这些平素喜欢大声喧闹的人可以理解并享受的到的。

    上世纪的爱情 里,张采初次见到姚均平在她面前挥舞着他那矫健修长的拉手风琴的
手指时,感受到一阵扑面而来的绿意,有一种女人的妩媚,笼罩在他希腊式坚毅的面庞
上。
    猜猜,这是什么?他问。
    是春天,张采说。
    是的,是春天,1971年的春天就这样悄悄来临了。然而在若干年后的某一个 大概是
 春天吧,已经会比划出各种各样手语的张采却再也无法见到那个当初笑呵呵地踏着雪向
她走来,那个带着扑面而来的绿意地跟她比划着春天,那个拥有笼罩着女人的妩媚的希
腊式面孔,的人了。大街小巷布满了判决死刑的布告,他的双手被反绑着,永不能再妩媚
地对一个小姑娘说春天了。这个时候,张采狂乱慌张而又执着坚定的手语,只能是如同
黑夜里的嘶喊,奇妙而壮烈了。
    故事结束了。往事中那些厚厚的积雪,那架蒙灰的手风琴,那段有关保尔的小故事
,那个脱胎于惨淡中的明媚的春天,就此都被尘封在张采沉重且刻骨的回忆里了。

    我想,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当张采再一次用她纤细的手指对着幽然的黑夜挥舞出
那些奇妙且壮烈的手语的时候,那架尘封在她心中的手风琴终于就可以重新鸣唱出和当
初一样流畅且神奇的音乐了吧。时间,是可以这样倒流的。

    我把那些记忆中鲜活的脸统统都存放在水晶盒里了。
    等待着某一天,那架尘封的钢琴蓦然响起时,可以唤醒所有沉睡在荒凉地带的花儿
们。
    再用若干时间,等待着它们都艳艳地开放,幻化成年少记忆中鲜活的面孔,在岁月
模糊的路口新鲜地朝我走来。


                                                              03.5.25完







--
生命中有三样事情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

※ 修改:·Fenice 於 05月25日16:26:03 修改本文·[FROM: 218.193.18.18]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193.18.18]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One of the basic rules of the universe is that nothing is perfect. Perfection simply doesn't exist.....Without imperfection, neither you nor I would ex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