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Fenice (il mare海),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咯嚓。咯嚓。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3年06月12日14:40:56 星期四), 站内信件

    我的心里一直想着那样的声音,“咯嚓。咯嚓。”断裂的声响,从心底的某个角落
蔓延出来,潮水般 哗啦啦 地瞬间淹没了所有的记忆,眼前所能看到的世界也都从那时
起崩溃瓦解。

    努力地继续着那个有关跳舞、理发师和妖精的故事,远远地脱离了现在的生活,是
浮萍,只能靠一丝细细的茎危险地维系着和水之间那种暧昧的关系。旋转、奔逃、悲伤、
翻涌的罂粟花……这样的字眼不断地出现在那个故事里,唯一的解释就是心虚的掩饰,
因为不够力气来延续这样一个愈来愈令人疲惫的故事。都怪我自己。
    那种感觉,就像,在盘山公路上轻快地行驶着,每一次峰回路转都是刺激而快乐的
,却突然在某一个转弯过后紧急刹车,心悸地停顿在未曾预料到的悬崖峭壁旁,一身冷
汗。
    偶尔也会略微地顺畅流利些,却都是在描述昏暗绝望的画面的时候。也许是源于人
的潜意识,在向假想的过客倾诉时,总是不自主地带些一吐而快的欲望,不假思索地和
盘托出。沉迷于那样一种颓废神伤的景象中的时候,总是不可自拔地想要泥足深陷下去,
然而事实却不容许我如此地恣意放纵,于是只得在大幅大幅的扭曲过后,带着不情愿的
心情蓦地停止下来,是我,我让我自己戛然而止。然后那个“咯嚓。咯嚓。”的声音就
又如鬼魅般从封印的角落幽幽地不可阻挡地窜出来,细水常流般的,渐渐汇集起来,声
势浩大,万马奔腾。可以想象山涧里翻滚过嶙峋而出的岩石一路奔泻直下的大水吗?那
样子的翻腾相对于这断裂的声音繁衍的声势,也不过是一段缓慢的插曲而已。过于平静
的前奏往往预示着激烈盛大的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苦命的耳机终于被我折磨地坏掉了。一端仍旧是一如既往地热烈奔放地流淌出不同
的翻卷的音符,另一端却已经黯淡下来,如同旧上海那些流连在疏离灯影里的恋恋余味,
已经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没入岁月的尘埃中。这样的 独耳机 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幻觉,
一边还以为是接纳了整个世界,各种曲调携着扑面而来的鲜意如水般漫漶入我空荡荡的
脑袋里,另一边却早已沉默寂静,无声无息的冷漠。你在一瞬间拥有了一个世界,又在
下一个瞬间离奇地遗失了它,深深的失落。

    还是那样的割裂声“咯嚓。咯嚓。”,有时却可以充当黑白电影中画面切换的剪辑
师,如同提在手里忘记关掉的摄像机,摇摇晃晃模糊不清地记录下一路走来昏暗飘摇跌
跌撞撞的情景,又在画面蓦然切换间迎接了一个广阔的新天地,是那样一个喧闹繁华色
彩斑斓的新的开阔的境地。离落的野花一路燃烧,迎着粗糙又清新的风扶摇直上,延伸
到天际,都是些色彩饱满的颜色,静寂中隐含着不息流动的喧嚣。有时倒也会像张爱玲
小说里写到的那样,一路摧枯拉朽地蔓延下起伏不断的山坡。如果想要暖意一点的画面,
镜头便可以切换到阳光普照的安静的午后,大大的饱满到几乎要振翅欲飞的梧桐树下,
矗立着一个单薄的活泼的影子。细碎的黄色的光亮或许闪烁了你眯缝起来的双眼了吧,
然而树下的人因为有了黄绿相间的树叶的遮挡,却是一点都感受不到那些琐碎的光亮的
刺激的,她会偶尔地抬起头,伸出手去捉那些从叶子的缝隙里筛下来的浅浅的浮光,即
使它们会随着风的流动而摇摆不定。

    我买了新一期的《万象》,只因为不经意间瞥见了第一篇关于《雪人》的文章,那
篇叫作  请你不要离开我  的文章。
   《雪人》说的是我们不断邂逅,不断别离,我们离开一些人,也被另一些人离开,这
就是人生,这就是命运,不管我们是不是愿意,要不要挽留。 作者这样地说着,恍然大
悟的样子。不可否认,我就是被这句话触动了,和许多见过这句话的人一样。
    站在离别的站台上,作者“不知怎么想起《史诺比》漫画的一个片段,说:请你不
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史诺比说,当时他的主人查理.布朗要去旅行,不得不把他托
付给好朋友,站在台阶上看着查理.布朗跟好朋友说再见,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给毁了。”
    好可爱的小狗,“觉得自己这辈子给毁了”,我突然间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用
印有snoopy的文具、塑胶袋、衣帽了,也许一些或者说很多,都只是利润的产品,但我
相信那些购买它们的人当中总有人是真正喜爱它,这只可爱到偶尔也会忧伤的小狗的。
    我把那段关于别离的话敲给同学看,他做了一个短短的补充:有时我们不断的暂时
离别,又在将来难得的重逢。 是这样吗?我们每一次的匆匆一别都只是为了在将来的某
个未知的时间再度难得的相逢?可是有些人,有些事,我们是注定在今后的岁月里不可
能再遇见的了,只能说但愿吧。
    这样想着,断裂的声音便又不期然地从某个地方传来,咯嚓一声,所有不切实际的
幻想就全部灰飞烟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做着不切实际的白痴梦的人,是我,便只能
再一次灰溜溜地仓惶地逃跑,逃离众人惊诧莫名的眼光,狼狈不已。

    很松散的思绪,但绝非放纵的堕落。我已经决定要好好奋斗了,怎么可能在这样一
个关键的时刻放弃呢?只是这生活总是莫名其妙,没来由地喜欢给人家来个劈头盖脸的
打击,在平坦的路途上冷不丁地亮出张红牌,叫人防不胜防。可是,这样子是打不倒我
的。
    尽管心底也会偶尔配合地发出那令人心怵的断裂声,“咯嚓。咯嚓。”,又像阴深
古旧的筒子楼里沉重的皮靴踏上木质楼梯板的声响,却已经不会带给我过大的伤害了。
我已经开始学会原谅那些生活中总是喜欢捣弄出些事故的节外生枝了,偶尔地体会一下
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也还不错,至少给了我一些机会去体验峰回路转的快意,所有的
苦累总会有豁然开朗的时候,不是吗?
    跳舞、理发师和妖精的故事还是要继续的,动力始终源于我这段时间一向要求上进
的心思,为什么不让自己笔下的人有颗完满的充满斗志的心呢?让自己也从中汲取些不
同的力量吧。

   “史诺比也许永远叫不出他的主人的名字,却知道查理.布朗对他好,他在查理.布朗
的无条件的宽容爱护里找到可以安心做梦的角落,所以会无限惆怅地说,那个圆脑袋小子
走了,我这辈子也毁了。”
    我们不也在寻找这么一个角落吗?作者在文章最后不无感慨地问到。
    是啊,我们都在寻找一个角落,一个可以得到安慰和保护的角落。然而每个人所寻
找的角落的缔造者是不同的,有些人需要他人的庇佑,有些人,却是需要自我完善,独
自应付挫折、承担苦痛的,即使头破血流也决不后悔。我羡慕前者,却选择走了后者的
路,坚持就是最好的后悔药,与其蜷缩在一角毫无出息地舔舐着流血不止的伤口,倒不
如拍拍灰尘站起身,大踏步向前走,也许下一个路口就会迎面碰见我们所期冀的那个人
也不一定呢?

    咯嚓。咯嚓。有人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断掉了,而我只会笑着跟他讲,那断掉的
不过是一段不值得留恋的过往。


                                                              03.6.11.午


--
生命中有三样事情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

※ 修改:·Fenice 於 06月23日12:33:07 修改本文·[FROM: 218.193.18.18]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193.18.18]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买房的钱还没攒完,就要开始攒买坟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