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arti (停停走走),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通灵游戏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3年06月19日14:01:39 星期四), 站内信件

  午夜十二点,窗外一片漆黑!天空中仅有的几点灰蒙蒙的星光也因惧怕这浓重的黑
暗而胆怯的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之中。风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悄的弥漫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然而它显然并不满足于这样无声无息的潜入,就在一切将要沉睡的时候它却愤怒地咆哮
了起来,疯狂的摇动着街两旁那些无助的树,用枝叶绝望的沙沙声来证明黑暗中它的存
在。风中,空气变成了一团极粘稠的浆糊,扭动着它腻腻的身子,像是要把这个不小心
搅进来的世界拧到扭曲甚至断裂!就这样,令人窒息诡异的气氛渐渐的笼罩了大地,囚
笼般的把这黑色的人间隔离了起来!
  “噗!”一道微弱的亮光突然划破了这个混沌的世界,它幽灵般的跳动着,一闪一
闪游到镜前,借着那点灵异的光亮一个神秘的身影在镜子中悄然闪现!
  黑暗中这令人不安的一幕在我的视网膜上逐一掠过,且被视神经忠实地传递给了神
经元。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因为那个影子就是我。
  这是我从朋友那儿听来的一种游戏,名叫“镜仙”。这种游戏最大的玩点就在于它
能让人和灵魂进行面对面的直接对话!听着够刺激吧!其实类似这样的游戏还有很多,
像是什么“笔仙”,“碟仙”,“筷子仙”,甚至还有“扫帚仙”等等。而“镜仙”则
据说是其中最最恐怖的一种!传说在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午晚十二点整,在一间没有任
何灯光的房间内,面对着一面大镜子点上一支蜡烛,然后再完整的削一个苹果就可以和
镜子里的鬼魂说话了!听着挺慎的慌,但若是当真如此的话,这可绝对是个够刺激的游
戏!而且吸引我的还不止这些,据说现身镜中的鬼魂可是前知五百年后晓五百载,只要
玩家敢问,他都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过这么搞会有极大的风险性。像这样的游戏可绝不是谁想玩就玩,不想玩就可以
拉到了的。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一旦灵魂现身镜中,玩家就得时时刻刻堤防着
别被它缠住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附身”。此外玩家所提的问题也不要过于敏感。
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以免泄露出去,鬼遭天谴,人遭鬼谴
。但也不必太担心,俗话还说了“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要诀就在于镇定!只要
镇定,一切都好办。再一个就是切记:无论镜中的鬼魂在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叫你,
千——千——万——万——不能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没人敢
玩这个游戏!!!
  其实这就叫刺激,没有点儿风险就不够味儿了嘛!再说了,我对这个游戏的真实性
还抱有怀疑态度,总觉得根本就没有他们说得那么恐怖,只不过是大家谁都没玩过,于
是就越传越神,越传越邪乎,搞的最后谁都不敢玩了而已;再退一步讲了,世界上到底
有没有鬼魂这东西还两说呢!反正从科学上讲,没有证据证明它的存在。
  我一边想着一边把蜡烛放到身旁的小桌上,然后坐下来开始削苹果。烛火依然鬼魅
般的跳动着,暗淡的烛光下我专心致志,不能断!不许抬头看镜子!这是游戏规则。
  很快苹果就削好了。我轻轻的把它放在桌子上,却没有抬头。此刻我的内心有些不
安,要是真的有鬼,那我抬起头来看到的就指不定是什么了!说真的我还真有点害怕。
但是事以至此,想回头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苹果一削好,游戏即默认开始!
  几秒钟之后,我自认为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妖魔鬼怪的心理准备,于是我缓缓的抬
起了头,镜子里的影像随之慢慢地进入我的视线:一张小桌,幽灵一般的烛火,还有一
个没皮的苹果。在这些东西旁边坐着一个人,瘦长瘦长的,穿着一件惨白惨白的上衣,
留着长长的头发,脸像刚用刀削过一样细细的有棱有角,在烛火的映衬下还蜡黄蜡黄的
,也没有任何表情!
  看到这一切我非常失望。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话又说回来了,就
算是他很吓人也吓不着我,因为我每天照镜子的时候都能看见他,都看了二十几年,早
就习惯了!此刻我的激情已经打到了两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我抬起一只手,只希望他
不要动。然而镜子里的我同时也抬起一只手。该死!标准的镜面反射!我又挤挤眼,他
也挤挤眼;我吐舌头,他吐舌头;我摇摇头,他显得很无奈!我想咬他,可镜子很硬!

  唉!早就知道这东西靠不住,通灵游戏!哼!骗局!大骗局!我居然会相信这玩意
儿!真是脑子进水了!现在我连一点激情也没了,随之补空的便是那一大连串的哈嚏!
算了!早点睡吧!明天还有好多事儿要干呢!我懒懒的站起身来,冲桌上的蜡烛用力一
吹,“噗”!……
  一缕白烟延着熄灭的蜡线轻轻的蒸腾起来,就像是我那被吓坏了的灵魂“倏”的飞
出了身外,飘散在空气之中!随着它的上升,一滴冰冷的水顺着我的脸颊滑落下去,径
直坠向地面,那种无根的感觉就像我悬空的心!
  蜡烛熄灭了,这一点腾起得清烟可以给我作证。可是在这间理论上讲应该什么也看
不见的房子里我还能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地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可真是把我给吓坏了!
此刻我见到了物理定律的崩溃,影子不再忠于他的主人!因为在我这边,蜡烛的余温就
要散尽的时候,它镜子里的同伴依旧鬼火般的跳动着!
  心跳在我回过神儿来之前已经自觉地加大了它的频率,呼吸也随之变得异常的急促
。下意识的我抹了一把脸上冷汗,然而我的手却像被雷击了一般,趔在半空中,再也动
弹不得!反射定律又一次遭到了重创,刚才那个忠诚的镜子奴隶学会了反抗,他冷冷的
站在那儿,看着我高举的手,一动不动!
  镇定,放松,这不就是你想见到的吗?我一遍又一遍的这样告诉自己。没错,镇静
是唯一的选择,因为游戏才刚刚开始!
  渐渐的我终于恢复了平静,猛然间我才发觉不晓得是什么时候那镜子里的烛火竟变
成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蓝色,让人看着从心里感到发触!随着它诡异的抖动,镜子里的我
也变得像一具冻了许久的死尸,脸蓝洼洼得那么可怕!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这样的经
历这辈子还是头一回。可那个吓着我的家伙却平静得出奇,他就那么得看着我正如我就
那么得看着他。突然,他笑了!
  我没有笑,恐怕也笑不出来。现在该是我和他交流的时候了,我清了清嗓子:“你
好!”我先开口,他点点头。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头发全都立了起来,于是我慌乱的往
头上抓了一把。
  “你……你是谁?”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我就是你,只不过不是同一个你罢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从嘴里发出来的,倒像是从我身后传来的!我下意识的用眼
角的余光向后瞄了瞄,可却没不敢回头。我不知道在下是不是世界上第一个和镜子里的
自己对话的人,但老实讲,想到这里我不禁热血沸腾!
  “不同的我?你是指我们看起来很象,但却一个是人,一个是鬼吗?!”我放大胆
子,小心翼翼的触碰了“鬼”这个字眼。他又是一笑,青色的鬼火中他的笑让我从寒毛
孔里往出冒凉气,刚才的热血一下子凉了九成,感觉极为不舒服!
  “那你说咱俩谁是人?谁又是鬼呢?”他的眼睛里闪耀着神秘的磷光,冥冥中我感
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正试图将我拉向一个无底深渊。我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原因是出
于恐惧,而目的则是为了随时掌握他的动向。
  窗外的风更加肆虐了,我亲眼见到它的放纵,似乎就连镜子中的鬼火也因惧怕它而
开始颤抖!我的心则随着火光做着不规则的共振。
  “你在想什么?”他问。我没有回答,也不能回答。
  “听说你能预测未来,还能占卜吉凶。”我反问道。
  他又笑了,一边的嘴角向上翘着,眼睛里依旧闪动着灵异的光:“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我碰上你究竟是吉是凶?还有我该怎么做才能把你送走?”原来我竟是
如此的害怕!
  他再次笑了:“你遇到我就有了其他人都不曾有过的经历,是福是祸你可以自己衡
量。至于怎么才能把我赶走……”说着他突然一转头,我本能的向后一闪,呼吸随之骤
然停止!只见他冲那鬼火轻轻一吹,“噗!”它灭了。而与此同时我这边的蜡烛竟灵光
一闪,“噗!”……
  “人——”他静静地说道,“——有人气。人气属阳,用阳气点燃的火叫人火,火
光是红色的;鬼不用呼吸,但是鬼周围有鬼气,也就是人们常说得阴气。用阴气点燃的
火就叫鬼火,是蓝色的。”
  他像是在给我讲课,语气平缓,条理清晰。而这段话在我的耳朵里就像被放大了几
万倍,振聋发聩!似乎要把我的灵魂从肉体里振出去一样!我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不,不完全是空白。还有那支烛火,蓝色的……
  可以用毫不犹疑来形容接下来我的一系列动作,因为极度惊吓中的我根本没时间犹
豫!
  “噗!”我吹灭了那可怕的灵火。
  “噗!”镜子里的蜡烛几乎在同一时刻亮起,他,微微一笑!
  “啊!”伴着他的笑我竟失声惊叫起来,那火!……那火!……那是我见过得最最
恐怖的火!之前他那边的荧荧鬼火和之后我这边的蓝色灵焰与现在镜子中的火光相比,
  “你在想什么?”他问。我没有回答,也不能回答。
  “听说你能预测未来,还能占卜吉凶。”我反问道。
  他又笑了,一边的嘴角向上翘着,眼睛里依旧闪动着灵异的光:“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我碰上你究竟是吉是凶?还有我该怎么做才能把你送走?”原来我竟是
如此的害怕!
  他再次笑了:“你遇到我就有了其他人都不曾有过的经历,是福是祸你可以自己衡
量。至于怎么才能把我赶走……”说着他突然一转头,我本能的向后一闪,呼吸随之骤
然停止!只见他冲那鬼火轻轻一吹,“噗!”它灭了。而与此同时我这边的蜡烛竟灵光
一闪,“噗!”……
  “人——”他静静地说道,“——有人气。人气属阳,用阳气点燃的火叫人火,火
光是红色的;鬼不用呼吸,但是鬼周围有鬼气,也就是人们常说得阴气。用阴气点燃的
火就叫鬼火,是蓝色的。”
  他像是在给我讲课,语气平缓,条理清晰。而这段话在我的耳朵里就像被放大了几
万倍,振聋发聩!似乎要把我的灵魂从肉体里振出去一样!我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一切
,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不,不完全是空白。还有那支烛火,蓝色的……
  可以用毫不犹疑来形容接下来我的一系列动作,因为极度惊吓中的我根本没时间犹
豫!
  “噗!”我吹灭了那可怕的灵火。
  “噗!”镜子里的蜡烛几乎在同一时刻亮起,他,微微一笑!
  “啊!”伴着他的笑我竟失声惊叫起来,那火!……那火!……那是我见过得最最
恐怖的火!之前他那边的荧荧鬼火和之后我这边的蓝色灵焰与现在镜子中的火光相比,
只能去解释什么叫做“小巫见大巫”!此刻的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有形的恐惧,它就在我
身边,而且无处不在!我的身体就像是被阵阵阴风穿透了一般,每一根毛发都竖了起来
,每一个毛孔都用力的张开!凉气畅通无阻的侵袭了我的灵魂,使我无法在保持个体的
独立性!换句话说我好像已经不是我了!自从这个游戏开始以来我还从没有这么的害怕
过,因为我看到,我分明看到,他那边的烛火,是红色的……
  “看到了吧!”他依旧静静的,语气平和的说,“现在我们两个到底谁是真正的鬼
呢?”
  “当然……当然是你!”我再一次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但却听不到自己的心跳!

  “哼!”他冷冷地笑着,“你和我现在都处在阴阳两界之间的通灵界上,最后哪一
个去阴间哪一个回阳间还很难说呢!”
  听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一切。原来有些阴间的鬼他们并不甘心自己已经死去,于是
就在阴阳间交界的通灵界上等待哪个无知的人的进入好与他们交换,使之还阳。而刚才
他所作的一切正是和我交换了界位!也就是说此刻在我的身后就是死人才去的阴曹地府

  我不能和他交换!因为我还不想死!现在唯一可挽回的办法就只有让我这边的蜡烛
从新亮起来,而且烛火还得是红色的!就这样我机械般的,但异常迅速的点燃了打火机
,哦!还好!火苗是红色的。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点火!然而就在这时,可怕的事情发
生了!无数双血红血红的眼睛出现在镜子里,如果反射定律还成立,那么那些血灵正慢
慢得向我逼近!从身后!我怔怔的盯着镜子却不敢回头看,因为根据电影中的经验,回
头往往是什么也看不到的,可是头再转回来看到的是什么就不好说了。
  突然我意识到我还在傻愣着,天哪!我在干吗?当务之急是点亮那盏该死的蜡烛!
于是我再顾不上会有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只是举着打火机直奔蜡线!
  可是,我的上帝!蜡烛哪去了?
  我像是被速冻了一样趔在那里,头发一根根的竖了起来。不知是什么时候我已经开
了座位。我拼命急促的呼吸,好确信自己还活着!半空中那一双双鲜红色的眼睛游弋在
镜子的两侧,好像那已不再是一面镜子,而是一道门,一道通往地狱的门!他们在门两
边儿上穿梭着,我分明听到他们的阴笑声,那是死神的召唤!他们晃呀晃呀,由几个点
晃成许多条线;又由许多条线晃成无数个圈;接下来那些圈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红色漩
涡直向我扑来!那漩涡转的极快,我还未来得及思考,就已经被吞卷进它的血盆大口里
面!我只觉得自己在飞快的旋转,身体像要被扭断了似的,透不过气来,想叫却又叫不
出声!就这样我堕入了无底深渊……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朦胧中有一个身影正向**近,可是是谁我却
看不清。我想坐起来,可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就感觉自己重的像死尸一
样!
  “你醒了!”一个亲切的声音使我顿时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
  “天使!是你吗?”
  “还会有谁?”伴随着柔柔的语调,我感觉到一抹来自天堂的微笑和一只温暖的小
手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抚过,“嗯!烧退了!”
  那是我的女友。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她的美丽纯洁和善良就让我觉得她似乎不是凡
人,于是后来我一直都叫她天使。
  “我怎么了?”突然间我记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就急切的问道。
  “还说呢!”天使向我崛起了嘴,语气中却带着无限的温情和怜惜,“早晨我一进
门就看见你瘫在地上,脑袋烫的像个热得快!”她努着嘴,眼睛看着天花板,很努力的
却想到了这么个搞笑的比喻出来。“噗哧!”我禁不住笑了,“哦!于是你就把插销给
拔了,还把我泡进了冷水里。”说着我指了指自己头上的毛巾。“嘻嘻!……”她也笑
了。
  “几点了?”我轻轻欠了欠身问道。
  “快十二点了。你整整睡了一上午,要不是外面下大雨我一定把你扯到医院去!”

  “外面在下雨?”
  “是呀!你没看天阴的跟半夜似的——你最近一定是胖了,死沉死沉的!抱你上床
差点没把我累死!还好桌上有个苹果,抬完你我及时补充了一下……”
  “什么!?”我脑子里嗡的一声,一轱辘身爬了起来,“你……你把它给吃了!?
”我本能的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边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摸着,边
惊慌失措的问道:“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呀?……”她被我这一连串突如其来
的举动吓呆了,急忙从我怀里挣脱,又把我从新摁回到床上,急急得说:“快躺下,当
心着凉!”我抓着她问道:“你真把它吃了?”“嗯,吃了。”天使点点头:“怎么?
不能吃吗?”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满脑子狐疑的应付着:“不……不是,只是那是好几
天前的了,怕你吃坏了肚子。”
  “讨厌!就想找机会占人家便宜!”女友腼腆的地下了头,嘴角挂着一丝害羞,脸
颊微微泛出红晕。可我却无心跟她打情骂笑,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那个苹果到底能不能吃

  沉默了许久,她微微的欠起身:“你睡着吧,我去给你弄点吃得来。你早上就没吃
东西。”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她送了我一个天使般的微笑,出去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回想着昨天晚上,总觉得这事儿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似乎更可怕的还没有真正到来呢。
  天阴得让人难受,我老是有种再见不到阳光的感觉,又过了一阵我决定起床。经过
天使一上午的精心护理,我的精神已经好多了。坐在床头我觉得嘴里很难受,脸上也腻
腻的。难怪,早上我连脸也没洗牙也没刷。于是我穿好鞋走出房间。一边走我一边低着
头胡思乱想,在进入客厅的一刹那,一道亮光从我的视野中闪过,同时我也停下了脚步

  是那面镜子。它就在我身后!
  我知道自己该好好想想,等做好了可以面对一切的心理准备再去看那面镜子。可我
却没有,或许是因为平时习惯了不经过大脑就去看它的缘故。总之,一念之差我已经站
到镜子对面了。而此刻我连后悔的时间都没了,大脑中所有的神经元都集中到了镜子里
。我早说过,这事儿没完!
  其实出现在镜子中的都是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东西,一个阴霾的天;几扇冰冷的
窗户;几面惨白的墙;和棺材一边儿大的沙发;还有比骨灰盒大几圈的电视机。而且也
没有什么可怕的妖怪;没有了昨晚那支有闪着鬼火的蜡烛;没有了那个赤身裸体的苹果
;没有了那一双双魅影般游动着的血色瞳仁;就连那个正怔怔盯着它看得我,也没有了
……
  天哪!我……哪儿去了?!……
  从视觉角度来讲我在向镜子靠近,但从生理学上讲我感觉不到自己双脚的运动,似
乎我是飘着过去的。
  飘!?我骤然想起电影中鬼魂随风飘荡的一幕,霎时一个寒颤抖彻全身,莫非?…
…我咽了口凉气。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我伸出手去触碰那面该死的镜子……
  凉凉的;硬硬的。那是玻璃的感觉。可那份凉意却像一只有毒的触角,在我触到它
的一瞬间就以被它死死的缠住了!我有种被浸泡在冰冷的北冰洋底的感觉,灵魂被巨大
的压力紧紧的束缚住;骨头被无数把尖刀剜着。我知道自己在努力呼吸,可却感觉不到
空气!是它凝固了?还是我已经死了?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感觉,无论是何种原因,我都没有心思去考虑!只知道自己
出于本能飞也似的逃离了镜子!当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的眼睛正对着洗脸池,脸
上凉凉的往下滴着水。看着哗哗的流水从我的指尖掠过,我的全身又一次和着这冰冷的
感觉冻结了。因为我知道在我的正上方又有一面镜子,只要我抬起头就能看见它。可是
此刻的我怎还会有勇气去面对任何一面镜子呢?
  天哪!听到自己的抽噎声,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吓哭了!我在心中默默的祷告这一
切只是一场恶梦!
  水依旧哗哗的流着。我咬着牙鼓起最后一分勇气,颤抖着!哭泣着!缓缓得抬起头
……
  镜子中出现一张脸,他的表情极为痛苦,可我的心情却好了许多。
  上帝呀!我还在!
  慢慢的,我又恢复了理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笑了!刚才
一定是自己睡蒙了,才会出现那样的幻觉。真不该做那个游戏,把自己搞成这样,何苦
呢?关上水龙头我开始刷牙,下意识的我用了很大的劲儿,可能是想把一切污垢都刷掉
吧!我含着最后一口水在嘴里来回咕嘟,这是我的一个小习惯,总喜欢对着镜子把这最
后一口水一点一点的挤出去。像这样:“呲!”
  一抹红从我的嘴角涌出!
  牙出血了?这是我的第一想法,可随即我便意识到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那红
又黑又浓。又一抹红涌出,接着我将剩下的所有水一口全吐到手心里,拢住目光仔细的
看。是水!清汪汪的一口水!然而再看镜子时就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了!镜中的我瞪大
了眼睛,嘴唇,牙齿,舌头还有里面全都是鲜红鲜红的血!而手里捧着的竟然是一颗正
在跳动的心!……
  我被吓傻了,条件反射般的将那颗红红的活血囊抖手扔了出去。
  “啪!——”随着这一声,我惊叫了起来!它爆了!霎时间雪白的墙壁和银色的洗
脸池一片血红,镜面上如泼出去的颜料,一大片顺着往下滑,然后减速,分裂成若干小
股。可那不是颜料,而是鲜血!
  看着镜子中自己身上迸溅的血滴,我感觉像是刚刚用斧头砍断了谁的颈动脉!我要
疯了,天哪!我伸出手一把揪开水龙头,用凉水大捧大捧往墙上,镜子上和所有有血的
地方上泼!接着又大把大把的拼命往自己的脸上拍。可几把拍下去我就觉得不对劲,水
怎么是粘粘的?!睁开眼,我彻底崩溃了!那哪里是水呀?从龙头里喷涌而出的分明就
是那又浓又黑的血嘛!!!再看镜子,我站在里面。手上,脸上还有身上都已经腻上了
厚厚的一层浓血。我发疯的从卫生间里跌出来,直撞到客厅,可却再一次像被闪电击中
一般被趔在那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卫生间里,水管依然哗哗得响着。那面大镜子,就是我昨晚用来通灵的那面镜子!
我就站在里面,浑身湿得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咆哮起来,拳头猛砸着镜面。镜中的我也一
样发疯的吼着,不过他只张张嘴,并不出声。**在镜子上,看见眼泪顺着我扭曲的脸大
股大股的滑落,这一刻,我真想死了算了!我痛苦的问他:“你到底把我怎么了?”然
而镜子依旧忠实地把我的问题有反射给了我自己。
  “砰!砰!砰!”突然,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我扭过头,会是谁呢?我还没来得及
去想,镜子里的我已经先一步作出了反映,径直走向大门!我吃惊的盯着这一切就这么
发生了。门被打开,我的天使疯了一般的跑了进来。可是,她也在镜子里!
  看着我这边空空的大门,我绝望的摇摇头,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感觉好晕!迷迷
糊糊的我看到天使在镜子里一边敲着镜子一边喊,可她在喊什么却听不见。我懂了,界
位!从昨晚起我就一直在通灵界,而且今后也出不去了。
  地上一片鲜红。那是从卫生间流出来的血!很快我就淹没在血海之中了,就这样一
点点沉下去,永远的沉下去!…………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这些年我总是喜欢回忆,回忆从前的美好日子;回忆我的天
使;回忆那个可怕的夜晚。时间似乎真的可以冲淡一切,起初那一夜就像是一场还没有
醒的噩梦,折磨了我许多年。而现在的我已近乎麻木了,只是终日坐在这里等待。但是
我并没有失去希望,因为我相信只要我不放弃,总会有一天等到梦醒。
  “噗!”一道微弱的亮光划破了眼前的黑暗,它幽灵般的跳动着,一闪一闪游到镜
子前,借着那点灵异的光亮我看到一个人正直直的盯着我,他惊讶的表情就和当初我见
到镜子里的鬼魂时一模一样。于是我笑了………



--
藏在记忆的角落,总是一些欢乐的镜头
在无意中轻轻掀开,抖落了一室的萧瑟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5.86.91]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People who cannot find time for recreation are obliged sooner or later to find time for ill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