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Iorikyo (死去的八神),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泰山脚下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3年08月07日00:30:23 星期四), 站内信件

    暑假,短短的几天里面,竟然还有机会去了泰安市。上次去泰安市,已经
是七年之前了。三伯家在泰安,还有两个关系很好的堂哥,只是,这些年忙着
上学,还有其他的很多事情,太久没有去过了,七年了。
    去泰安市,除了看望三伯和堂哥之外,还有一项不可少的,那就是要一睹
东岳泰山的风采。大多数时候,我只能远远地看着,若是我走到脚下,便会产
生强烈的登山的欲望。离我上一次完完整整的登山,也是完完整整的七年了。
那时我印象很深的一次,十四岁的我,迎着夏日雨后的清风,带着少年特有的
轻狂,走过五松亭,作别迎客松,翻越十八盘,最终在玉皇顶的小庙之前仰天
长啸。“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做到了,云雾飘缈的一座座山峰,都
在我的脚下!只是年少的我当时还体会不到“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意境。
    那种感觉长时间在我的脑海里回味着,我一直忘不了那“荡胸生层云”的
爽快和那“齐鲁青未了”的胸怀,当然,也忘不了我在十八盘的艰辛。之后,
我一直告诉自己,“无限风光在险峰”。
    在家乡忙碌着,为高考拼搏着,看腻了华北平原的一马平川;在大学奔波
着,为前途迷茫着,习惯了台湾海峡的海风海浪。泰山,我心中的泰山呢?何
时才能再登临?
    忙着考研的我,暑假回家就已经是计划外的事情了,去泰安,便更是个意
外。听父母说有空到泰山看看,我就更加喜出望外。我把考研的目标定得那么
高,大学的一切又都是那么压抑,我太想登一次泰山,重新体会一下那种感觉,
让那飘缈的云层涤荡我的心胸,让山顶的清风吹走心中的晦气了。
    只是,一切都不是以前了。父母的身体再不像以前了,又带着小把戏;泰
山门票也不像以前了,价格上涨了好几倍;自己也不是以前的年少轻狂了,身
上背负了越来越多的责任。我知道我不能丢下父母,我知道父母很难爬到山顶,
我知道多出这几百块钱真的很不容易。我心里明白了,我才到结局了,当父母
说:“算了吧,我们也爬不上去,不要多花钱了。”,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什
么都明白,我明白父母的身体,我明白父亲已经退二线,我明白母亲早已下岗,
我也明白自己这次回学校又要带走一大笔钱。
    “呵呵,”我故作轻松地笑一笑,“反正也爬过。”我又怎么能舍弃父母
呢?我只能够放弃了。
    中天门,迎客松,十八盘,南天门,玉皇顶,日观峰......这次注定与你
们无缘了!我是那么的迷信,我的心里一直在流泪,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我只能够在泰山脚下转转,在红门附近走走。在小桥上,我给我的朋友们
发着短信。commander不懂我的意思,以为我体力不支上不了山呢,还鼓励了我
半天,最后说希望收到来自泰山之巅的短信。sigh,我又何尝不想登上泰山之
巅再自豪地发短信,让兄弟们一起体会那种感觉呢!
    这次,天气很不好,没有下雨的意思,空气却浑浊的厉害,泰山的主峰,
我根本看不到,就连近处的山峰都是那么的模糊,与七年前的雨后清爽的感觉,
大相径庭。我便更觉得失落了。
    弟弟还是个初中生,正值我当时的年龄。弟弟呀,一直压已在我所谓的光
环下的弟弟,我是不是应该让你体会一下我当时的感觉呢?看着他的跃跃欲试,
我说服父母让他自己爬一下了,虽然妈妈是那么的不放心。
    “我上到哪里回来呢?”弟弟问。
    “累了就下来吧,太高了,下山的时候危险。”妈妈是这样回答。
    “那我尽量上吧。”
    “当然要上到顶峰!”我跟他说,“上一座山,一定要上到它的顶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193.5.23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总是在凌晨想通很多事情,又在天亮之后,忘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