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Noriko (Noriko),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戒
发信站: 鼓浪听涛 (Thu Aug  7 18:05:56 2003)

我喜欢的两样首饰。戒指和耳环。

    耳环已经牢牢稳稳地在耳垂上呆了很久。白色和金黄相间的环型,小巧而矜持。从买
它的那天起,我就希望这耳环带给我它被赋予的美好寓意——据说它能带来友谊和爱情。
而我的戒指,它不如耳环那样做了我的朋友那么久。我和我的戒指才刚刚熟悉。

    我和它还需要磨合,我一圈又一圈地抚摩着食指上的戒指,圆滑,细腻,光泽。它来
到我的身边很偶然。

    那天和朋友一起去街上走,炎热的夏天,刚喝完冰的可乐,身体还很凉爽,于是漫无
目的满街走着。路过首饰店的时候,她突然想起要买一个戒指,要我和她一起挑。于是我
们走进空调开得满满的店面,久久站在柜台前。那里有很多戒指,价格是不菲的。结婚的
钻戒上镶着几克拉的耀眼钻石,铂是那么永久和纯粹,做成一个完美的环形似乎戴上它们
就可以留住永恒。可我们都没有什么钱,买不起。为了过瘾,就把每一款看上去精美昂贵
的戒指都贪婪地在手指上试戴。柜台的小姐快要烦的时候,我们两个好象提前约好了似的
,留下了同样的那款戒指。粉红色的,芙蓉玉。很便宜,可是它小家碧玉似的,有种潜藏
在不惊外表下含蓄的美,在华丽的灯光下闪着柔和的光。朋友说应该戴在食指上,于是我
照她说得做了。不大不小,好象专门为我生的,正好箍紧了手指。

    付清了款,走出店门的时候,外面的太阳正毒辣,又戴上了眼镜,还好,一切回复昏
黄,我看不清刺眼的阳光,人们也看不清我的眼睛。

    戒指就这么留在了我的食指上,偶然的,巧合的,缘分的。我清楚戒指的来历,我没
有戒的理由去佩带它,但我还是戴了,也许是要戒掉心里一份隐隐的感情。

    昨天晚上它差点从我的手指上溜走。睡熟的时候,也许是手指厌恶了它在睡梦中还要
紧箍咒似的箍紧了自己喘不过气,就缩小了一圈全身而退。早上,当我醒来,发觉食指上
空空如也,油然而生一种极大的失落感,甚至暗暗发誓如果我找到它,以后再也不让它离
开我的话。戒指终于是在床上找到了,粉红色的它在粉红色的床单上隐藏的几乎不露痕迹
,但是手掌依然敏感,轻轻的抚动即将它扣之于手底。

    我欣慰了。于是再次将它留在我的食指之根,不管手指是否抗议。

    它毕竟不是一只魔戒。我只是借着它箍在我手指上的那种紧迫感来胁迫自己远离些什
么,就像它开始造出来是为了提醒已婚的男女远离诱惑。现在,我的心里正如干裂的土地
刚刚滋润过一场等待已久的雨,孕满生机的绿芽在不可遏止地发育着,用执著的脑袋顶破
坚硬的土壳。也许过不了多久,我的心田会是一片绿色的原野,可我不知道那绿色的植物
究竟是什么,它渴求雨水的时候是否一直会有一片注视它的天降下甘霖。也许,那植物是
有毒的罂粟,也许,那一片积雨的云很快就会被一阵风吹走......如果是这样,我恶狠狠
地想,不如开始就没有那一场雨,让我的心里永远干裂下去好了,让我的心如荒原,我宁
愿如此,也不要那绿芽长到一半枯死。我不稀罕那夭折的绿野。
    付清了款,走出店门的时候,外面的太阳正毒辣,又戴上了眼镜,还好,一切回复昏
黄,我看不清刺眼的阳光,人们也看不清我的眼睛。

    戒指就这么留在了我的食指上,偶然的,巧合的,缘分的。我清楚戒指的来历,我没
有戒的理由去佩带它,但我还是戴了,也许是要戒掉心里一份隐隐的感情。

    昨天晚上它差点从我的手指上溜走。睡熟的时候,也许是手指厌恶了它在睡梦中还要
紧箍咒似的箍紧了自己喘不过气,就缩小了一圈全身而退。早上,当我醒来,发觉食指上
空空如也,油然而生一种极大的失落感,甚至暗暗发誓如果我找到它,以后再也不让它离
开我的话。戒指终于是在床上找到了,粉红色的它在粉红色的床单上隐藏的几乎不露痕迹
,但是手掌依然敏感,轻轻的抚动即将它扣之于手底。

    我欣慰了。于是再次将它留在我的食指之根,不管手指是否抗议。

    它毕竟不是一只魔戒。我只是借着它箍在我手指上的那种紧迫感来胁迫自己远离些什
么,就像它开始造出来是为了提醒已婚的男女远离诱惑。现在,我的心里正如干裂的土地
刚刚滋润过一场等待已久的雨,孕满生机的绿芽在不可遏止地发育着,用执著的脑袋顶破
坚硬的土壳。也许过不了多久,我的心田会是一片绿色的原野,可我不知道那绿色的植物
究竟是什么,它渴求雨水的时候是否一直会有一片注视它的天降下甘霖。也许,那植物是
有毒的罂粟,也许,那一片积雨的云很快就会被一阵风吹走......如果是这样,我恶狠狠
地想,不如开始就没有那一场雨,让我的心里永远干裂下去好了,让我的心如荒原,我宁
愿如此,也不要那绿芽长到一半枯死。我不稀罕那夭折的绿野。

    于是,我如此想着,继续转动着那紧箍,也许是禁锢在食指上的戒指。




--

怎么看我都是一个不太冷的杀手!!!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8.86.97.134]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把秋衣塞进秋裤,把秋裤塞进棉袜里,是对冬天最起码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