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zmdy (Raul),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怀念狗&&&&&
发信站: 鼓浪听涛 (Mon Sep 15 23:23:18 2003)

我是属耗子的,命中注定跟狗是冤家.我们镇上狗多,哪家的狗见了我都摆出一副"生命
不息,战斗不止"的架势.更有极少数狗胆包天的,刚才还静如处子似的趴在门口闭目养
神,我一经过整个就动如脱兔地扑过来.弄得我那帮小兄弟老觉得跟我在一起挺没有安全
感的,每每一起经过有狗可能出没的地方他们就一副要事在身,先行一步的摸样,还没有等
我弄明白,就不见踪影了.待我像地雷战里的小鬼子一般胆战心惊地踏出狗区,一抬眼,
那几个家伙正龇牙咧嘴地朝我灿烂地笑.
  上大学后第一学期体育考试测50米,体态微福的我第一回就没有及格,补考后才涉险过
关,累得我差点吐黄水。抚摩着日渐凸起的小肚皮,真有点“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悲怆
。遥想洒家当年,雄姿英发,拥有被号称是“全镇第一快”的公狗狂追100米尚不让其欺身
的个人记录。倘若测试时体育老师放条狗在后面撵我......想到这儿,我还真有点怀念起
狗来了 。
  我一直都固执地认为狗儿们之所以那样对待我是因为我与它们之间存在着某些相同的地
方。比方说:我老妈从来就不叫我铺床,而是说:“去去去,把你的狗窝好好整理整理。
”如果我的看法没有错的话,那么用物理学上的“同性相斥原理”就不难解释了。进一步
思考,根本原因就只有一个:我喜欢狗——太喜欢了,就像是紫霞仙子死心塌地地爱着她
的臭猴子我也同样死心塌地地爱着狗——爱得一塌糊涂:爱它的忠心耿耿,相貌堂堂,威
风凛凛甚至于它在别人看来不甚文明的出恭姿势总能让我联想到花样滑冰选手优美舒展的
造型——一个字:酷!
  与如今的小朋友五彩斑斓的梦想相比,我儿时的梦想简单得可爱:一,妈妈给我生个小
妹妹,要能哭能笑,会喊会叫的那种,我可以整天抱着她玩,多带劲!后来上小学学习了
思想道德后我深为自己的不良动机感到羞愧,隐约中我也感到这也不是一件说办就能办到
的事,于是我将实现第一个梦想所有的热情一股脑地扛到第二个梦想上:拥有一只属于自
己的狗。有的时候想的实在是出格了——一回我爸的一个同事来我家做客,看着他那头油
光水滑的大中分,我情不自禁地赞赏道:“叔叔,你的头发真好看,跟小狮毛狗的一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可恨的是我们家当时住在一“大风起兮尘飞扬”的中原城市。现在回想起来,四条腿的
人都见过,四条腿的狗还真是没有印象。幸好后来有一段时间因老爸工作调动我得以回农
村老家寄读。坐在我旁边的是一扎俩麻花辫的小姑娘。刚开始的时候男女授受不亲,谁也
不理谁;后来听说她家里有条温顺可爱的大母狗,作怀不乱的我却自然而然地怦然心动了
,我开始主动找她套近乎——于是课桌间三八线马上就消失了;再后来就听说大母狗在坐
月子的喜讯后谗得我垂涎三尺——结果很快就成了她的小秘,抹桌子,抄笔记......自己
从来都没有干过的事我全替她干了。我们班主任是我二舅,见我小小年纪就如此古道热肠
,于是在班上大肆吹捧他的外甥我,其实说来惭愧,那段时间别的同学一上课就问老师好
而我总在下面悄悄问小姑娘:“你们家狗母娘还好吧?”苍天有眼,小狗崽顺利降生。我
也终于可以郑重的向她提出无论如何要抱走一只小狗的请求,那天我的脸皮算是厚到家了
,用现在疯狂英语的话说“I LIKE LOSE FACE ”小姑娘经不起我的死缠难打,威逼利诱。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我猫进了她家。钱钟书老先生曾说过:“正门里走进了合法的丈
夫,窗子爬出了小姐的情人”我当时就是稀里糊涂的做了后者。开始的时候非常顺利,“女
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小姑娘一个漂亮的调虎离山就骗走狗母娘,看
着一大窝眼睛都还没有睁开的小狗,我乐坏了,一辈子那能见到那么多小狗啊,正当我在狗
窝里左拥有抱乐不思蜀的时候——老子的哲言应验了。只听见门支呀一声响,还没有等我
反应过来,手上就被回来的狗母娘啜了一口,吓的我赶紧以合法的形式夺门而逃,幸好狗
母娘没有聆听过毛主席的教诲:“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否则我恐怕也难得
只带着一小条狗之吻活蹦乱跳地活到二十一世纪.
  自那之后,我就开始明白狗这东西可不是好惹的。我们街道上不知道是谁家那么变态,
养了条生猛威武的大狼狗,还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位狗兄光着俩脚丫立着比我穿
了厚底皮鞋还要高,有这样羡煞旁人的好身材走起路来自然比我这小愤青要嚣张——整天
吊着根猩红舌头,视察民情似的满大街溜达。它到哪儿,哪儿就荒芜人烟。后来越发放肆
,竟学会去大街上看姑娘了。我每次在大街上遇到它,大脑再糨糊也立马清醒过来,小曲
是不敢哼的,只顾埋头走路,表面上我是若无其事,实际暗地里腿脚早上足发条,以备不
测。不过,我尽量不与它一般见识。它走街道这边我就走那边,它走到道那边我就千方百
计地绕到这边来。这种非人的日子终于随着它的遭人暗杀而一去不复返了据说它是被人给
毒死的,这也难怪,你说它的存在给我们这些街坊邻居的人身安全造成了多大的威胁,人
稍微张扬些都会遭人非议甚至暗算,更何况是一畜生呢?不过之于我而言,没有了提心吊
胆,在街上平淡地走着,就像没有梦的睡眠。
  大狼狗就不提了,就连小哈巴狗也绝非等闲之辈。个头是小了点,可是人家终究是狗啊
。有一回我算是领教了它的厉害。那天,我约心仪甚久的MM出来散步。开始的时候相谈甚
欢,我一激动,就想把我珍藏已久的礼物送给她,于是我回家去取,待我转身返回却发现
MM已经走在前面甚远了。我只好在后面狂追,正当我快要接近她的时候不料半路杀出个程
咬金——一只小哈巴狗猛窜到我前面,一个急停转身,仰起那张狗脸,就开始朝着我这张
人脸吠起来,吓的我脱口而出一句国骂,尴尬的是MM恰好蓦然回首,听到了我的那句标准
的国骂她显得很吃惊,于是......那件礼物终究没有送出去。可怜我圣洁的爱情宫殿就这
样在狗哮声中动摇。事后,我左思右想:我没有得罪那小哈巴狗:一没抢它的骨头二没抢
它的女朋友年。怎么当时它就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后来我觉悟了一个不修边幅的小青年
一脸坏笑地冲向一清纯MM,你不是流氓谁信啊?
  其实,我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狗,没有名字,土黄色的毛,不漂亮
。那时侯我只要在家里,就跟它泡在一起,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疯。它从来就不听我的
话,我也不迁就它。感觉很平等。那时侯几户人家共用一个厕所。晚上起来解手,我一有
动静,它就醒了来。以为我有什么好吃的一个人偷着吃,就死跟着我。去了厕所后才知道
判断失误,大失所望,又只好耷拉着个脑袋跟着我回去。渐渐的它也习惯了,上厕所依旧
跟着我,从家里到厕所有一段距离,又没有安灯,在这没有光明的路上一只狗默默的分担
着一个孩子面对未知世界的恐惧。后来它在外面吃了诱人的鼠药,挣扎着跑回来,死在我
的怀里。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面对死亡,隐约感到不可预知的冥冥中似乎存在着一些定数
,而这又不是我们所能把握的住的。那时年少的我感到自己的无能为力,除了流泪。我别
无选择。上课的时候我的神情总是恍恍惚惚的,老感觉我的狗还在我怀里,那种感觉很真
切,可一摸过去,什么也没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不想与外人说话,经常直直的盯着一
个方向,谁都不知道我在看什么,包括我自己。简单地重复着每天的生活,一个人上学,
又一个人回家。吃饭,做作业,然后长时间的站在窗户边望着外面的世界。直到有一天我在
做作业的时候妈妈走过来摸着我的头,像是对我说的又像是自言自语?
骸岸铝耍ご罅恕!蓖炅耍智崆岬奶玖艘簧呖恕N抑皇峭糯巴獗恍猩掖业
娜嗣侨慕值溃睦镂薅说哪咽埽」懿幻靼孜裁础V钡蕉嗄暌院笠惶斓幕苹瑁橇
荷隙嗔艘桓毖劬档奈遥谰梢桓鋈诵凶咴诖笱T暗穆飞希T肮悴ダ锵炱鹆四鞘捉凶觥
肮庖醯墓适隆钡睦细瑁湍敲匆簧材羌洌彝蝗幌肫鹆寺杪杷倒哪蔷浠埃ソサ匮劬δ
:恕N乙仓牢艺嬲サ氖鞘裁矗倍怨返拿粤担且蛭颐潜舜说募虻?.


随着光阴的流逝,我生命里的一部分又一部分被悄然带走,甚至于我还没有觉察到的时候
。当我似乎顿然醒悟想去挽回点什么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是徒然。徒然的背后是失去的
哀愁。现在,每当看见可爱的小孩子,我满心的欢喜,想去摸摸他们的小脑袋。在饶有兴
致的感受童趣的同时我也知道当我们以一种欣赏的眼光去看待某一事物的时候,这也暗示
我们已经失去不再拥有。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也不需要挽回什么,在我们失去
一些东西同时我们也能得到别的一些东西。人生不同的路段有着不同的风景线这也造就了
不同的故事,至于我,生活还在继续,我也要不断前行。深吸一口气,挥马扬鞭,大喝一
声:“前面的听着,洒家来也!”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0.34.13.20]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如果你花费过多的时间去想某件事,那么你将永远也不会完成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