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unar (月光),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我家的猫咪们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3年09月30日12:54:23 星期二), 站内信件

    家里养过好几只猫。到了现在,却一只都没有了。有时还会想起那些猫咪们。
经历了它们的死亡,总还是难过的。不管怎样,每一只猫,都曾经是我悉心照顾,
很用心地去喜爱的。

    家里的第一只猫,是四姐带过来的。本来想在她家里,可抓伤了她儿子,外婆
便将它要了过来。那是一只波斯猫与普通花猫的混种。长着圆圆的脸,还有长长的
毛。显然它不太能抓老鼠,外婆说至少它的叫声可以吓吓老鼠。当时我正看完筱原
的《灵猫》,觉得这猫长得和漫画里的那只波波还有点像,除了颜色不一样之外。
于是,我给它起了名字,就叫“波波”。我很喜欢波波,它不仅比其他猫长得可爱,
还比其他猫温顺。为了让自己可以把它抱在怀里,我每天用洗发水给它洗澡,而后
用吹风机帮它吹干,并抱它到阳台上晒太阳,因为当时是冬天了。家里都对我此举
表示反对,说它能给自己洗澡,而且用洗发水当心毒死它了。后来我一想,似乎也
对,只好放弃洗澡一事。只是很怀念每次把它放在桶中洗澡的时候,它都惊吓得抓
着桶沿,浑身颤抖,而它的毛都贴在了身上,一整个滑稽相。但是,波波在我们家
只呆了几个月就失踪了,一直不知道它是逃走了,还是死在了外面。外婆更倾向与
被人抓去吃掉了的说法,弄得我难过了好几天。

    第二只猫,是同学雅送来的。这是一只刚刚满月的小猫,才学会吃饭而已。让
我惊奇的是,这只猫竟然和失踪了的波波长得很像,除了没有波波的长毛之外,简
直就一模一样。为了纪念波波,我就把这只小猫也叫作波波。过了两天,外婆不知
道从哪里抓来了一只小猫,这猫的脸尖尖的,毛是黑白相间的,不太讨我喜欢。不
过,好歹算比较可爱。又因为波波有了名字,觉得不能只给一只猫起名字,就干脆
把这只小猫叫做“斯斯”,也是纪念失踪了的第一只波波。

    波波和斯斯都是刚满月的猫,叫声都是又尖又细的,十分可爱。我经常要跑到
它们的窝边,抱抱这只,摸摸那只,还给它们吃好吃的鱼。它们都是雌猫,不过也
相处得很好。我会像养狗那样,去训练它们辨别声音的能力,譬如说,对着波波叫
十几二十声的“波波”,同样地对斯斯去叫“斯斯”。不过,猫咪和狗毕竟不一样,
它们经常分不出我叫的是谁,总是一起回应我的呼唤,真让我气结。

    等它们渐渐长大了,就不再和小时候一样好玩了。不过,波波似乎比斯斯更喜
欢我。每次我一回家,就会叫:“波波!”虽然它总是不回应我,但却会跑到我脚
边来,蹭着我。而我如果叫“斯斯”,斯斯却不会在第一时间出现。为此,我就喜
欢波波更多一点。

    再过一段时间,咪咪来了。咪咪是一只大黑猫,眼睛圆得要命,身上的毛黑得
发亮,甚至有些是金色的。据说这猫很凶,但很好笑的是,它很怕人。一看到人,
就四处躲窜,如果没有绳子绑着,早就逃得不见踪影了。当咪咪和波波斯斯遇上的
时候,咪咪对着它们狂叫,波波斯斯都被吓得逃得远远的。我想,咪咪最大的特色
就是叫得很响亮,不过又有点纸老虎的感觉。因为它就只是叫,根本不敢靠近陌生
人,甚至是它的同类波波斯斯。过了几天,咪咪才渐渐认得我们家的人,不再冲着
我们大叫。再后来,它和波波斯斯也混熟了,一大二小的猫也处得很不错了,最难
得的是,它们不会抢食吃。咪咪是只好猫,因为它能抓老鼠。波波斯斯毕竟还小,
对老鼠的反应不够敏锐。不过,后来才发现,白天的咪咪远比波波斯斯更喜欢缠人,
喜欢人的抚摩。而我,还有妈妈也都非常乐意去摸摸它,因为它的毛发虽硬,摸着
却很舒服,彼此都舒服的事情,当然可以做啦。

    后来,一个亲戚说想要一只猫,外婆就答应给他一只。反正家里三只猫。问我,
愿意给哪只。咪咪会抓老鼠,还是留着比较好,所以只能考虑波波斯斯。而我一向
偏爱波波,最终决定把斯斯送人了。想不到波波对斯斯还很有感情,刚送走斯斯的
前几天,波波一直不怎么吃饭,还把家里窜了个遍,一直叫着,我们都猜测它是在
寻找对它来说已经失踪了的斯斯。幸好还有咪咪与它做伴,它最终还是克服了这种
“失去”的情绪。

    经常听说邻居们的猫丢失了。大家都怀疑是被那些住在隔壁厂子里的工人抓了
去吃掉了。我也不得不小心看护我的爱猫们。偏又遇上了猫咪发情的季节,波波还
不怎么有,咪咪就一天到晚地在外面逗留。直到有一天之后,我们再也不见它回来。
我们也只好猜测是被人抓去吃了。直到过了一两个星期,妈妈告诉我,那厂里的井
里浮着一只死猫,是黑色的,说不定就是咪咪,毕竟附近几乎没有黑猫了。我们都
惋惜地叹气,我们对它不薄呀,它何苦自杀呢?不过,猫咪大概不懂自杀的。也许
是失足吧。此后,我只能更小心地照顾惟有的波波了。波波也是只好猫。它还没完
全长大呢,就已经能抓老鼠了。外婆说,那天晚上看到波波叼着一只还在挣扎的老
鼠跑了出来。我就觉得非常欣慰,不愧我的爱猫!

    但不知为何,我的爱猫也难逃厄运。波波生病了。莫名其妙的就虚弱了下去。
本来圆圆胖胖的,突然之间就瘦下去了。那脸变得尖尖的,竟有点像送走已久的斯
斯。外婆带它去看病,给它吃新鲜的鱼,把药灌进它肚子里去。但是,这样的举动
丝毫没给波波带来任何帮助,波波依然虚弱。直到有一天晚上,我自习回来很习惯
性地叫了一声“波波”之后,原本我并没有期望得到任何回应,因为它自从生病了
之后,就一直都躺在它的窝里,也不怎么走动了,但那天,我居然听到波波遥远而
无力的叫声。我奇怪地又叫了声波波,它依然用那样的声音再次回应了我一声。我
放下书包便跑到它跟前,看着它。波波也看着我,轻声地叫着。我听着那声音好不
对劲,不由得一阵难过,把它抱在了怀里,和往常一样轻轻地抚摩它。却觉得它的
身体柔软得不同寻常!我看到波波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它依然在呼吸,便把它放了
回去。而第二天一早,妈妈便告诉我,波波已经死了。我看着波波僵硬的尸体,鼻
子一酸,便流下了眼泪。我还没从波波的死中回复过来的时候,妈妈又告诉我,斯
斯也死了,似乎是在天台上被晒死的。这个消息,增加了我的伤感,我更加思念那
死去了猫咪了。

    停了好一段时间家里都不再养猫,直到老鼠横行的时候,外婆才又去弄了一只
猫来。这猫和斯斯一样,因为是同一个猫妈妈生的。家里说,是不是以为给猫咪起
了名字,所以都活不了?毕竟猫咪几乎都只叫做猫咪,而不起名字。于是,我没再
给它起名字,就叫猫咪。这猫是我最不用心的一只,因为它长得又不好看,又不温
顺,很小的时候就会咬我了。每次要我去喂它,我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过,这
只猫却很安全地长大了。甚至第一次怀了小猫。这对我来说,是个新的体验。于是,
这猫便“母凭子贵”地得到了我的宠爱。大概猫咪都喜欢被人抚摩吧。它在晒太阳
的时候尤其喜欢我在它的背上摩挲,不过,也只限于背,它从不让我碰它的肚子。
生了小猫之后,我便一心想看小猫,外婆总是不让,说什么得过满月了才能看,否
则猫咪回搬走的。但我还是会偷着空地去瞄几眼,抓一两只出来玩玩。但那些小猫
总是不合作,一会儿就叫个不停,弄得它们的妈妈大老远地就叫着过来,仇视地瞪
我。我只好将小猫放回去。如此一来,猫咪还真的把小猫挪了地方。小猫总算满月
出来了。发现其中有一只长得好像波波,只除了脸没有波波那么圆。我对这小猫爱
不释手,却总是引发猫咪对我的攻击。唉,我明明没有恶意的嘛!不过,小猫很快
就能摆脱我的“魔爪”了,因为我得到厦门念书了。外婆曾让我带一只小猫过来,
而我总觉得在宿舍里养猫不方便,估计学校也不会允许,便没有实施。

    后来,便只有回家了才能见到猫咪们了。不过,家里是不会同时养着那么多猫
的。小猫总是过了满月就送人了。但那只大猫很能生。每次我回去,都发现它的肚
子鼓鼓的。而我一走没几天,它就生了。我为之气结:为什么每次都不在我回学校
之前生下来让我瞅两眼呢?真是讨厌的猫!由于和猫咪接触得少了,每逢回家的头
一天它都得稍稍躲我一阵子,才又和以前那样和我作对。唉,大概这猫和我最没有
缘分吧。但好歹,它是我家活得最久的猫咪了。只是,大概我家的猫咪注定了不得
善终吧,猫咪在今年四月份的时候生下了最后三只小猫,还生在了邻居的家里。可
它误食了他人家里准备毒老鼠的事物,就那样死了。可怜的三只小猫毕竟是太小了,
怎么呼唤就是躲在窝里不出来(估计是想出来却走不了吧)。等最终想办法弄出来
的时候,小猫们已经奄奄一息了。可没有猫妈妈的照顾,它们照样是没得活。

    我是在上次回家才知道猫咪的悲惨遭遇的,就算我再怎么不喜欢它,还是有点
“悲从中来”的心情,唏嘘无限。可怜的猫咪们!怎么都走上了那条不归路呢!

    到现在为止,家里不再养猫咪了。老鼠又开始横行。公然在我眼前窜来窜去的。

    不由得想起以前的猫:第一只波波和第二只波波,还有斯斯和咪咪,还有这只
没有名字的猫咪和它的小猫们。心里还是有点难过,为它们的横死,也为我和它们
感情。

--

    愁肠已断无由醉,
                    长空暗淡连芳草。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1.97.132.6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们所能做的,我们真正需要做的就是倾听自己的心声。当我们想让一切好起来的时候,唯一重要是找到适合我们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