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kyak (月牙上的爬爬虫),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乖小孩
发信站: 鼓浪听涛 (Mon Feb  2 23:56:19 2004)


1
我一直是个乖小孩。
因为我从来都不说谎。
这个乖小孩的定义是很久很久以前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幼儿园老师告诉我的。
所以尽管我忧郁,张狂,叛逆,冷漠,桀骜,不羁,喜怒无常,行为怪异,我还是认为自
己是一个乖小孩。
因为我从不说谎。


2
有人说过“幸福就是不会吃不下饭不会睡不着觉地过日子”。
那么十三岁以前我一定是幸福的,成绩优异,生活无忧,是个能吃能睡的小女生。
十三岁以后我的幸福开始有了缺失,我不满我不能再套上那条心爱的牛仔裤。
所以我开始减肥
蚂蚁说我一定是爱上哪个帅哥了。
在她眼里只有想拍拖的人会减肥。我一直不知道爱情对蚂蚁意味着什么。
我真的没有爱上什么帅哥,我也不想拍拖,我只是为了一条心爱的牛仔裤减肥。真的,我
从说谎,我是乖孩子。
混乱的饮食给我带来混乱的情绪。我会无缘无故的悲观绝望。
坐在诺大的课室里,看着老师激情的演说和同学虔诚的表情,我仿佛是一个溃爛的空灵,
独自在无边的黑暗中挣扎……
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我害怕我会就这样麻木的死去,后来我发现疼痛能让我得到短暂的清醒和冷静。
手臂上的伤口成了我唯一的救赎。
牙齿或刀片,伤口缠绵的疼痛,鲜血腥涩的甘甜和芬芳,我有理由相信我还没有死去。

更多的时候,我会变得暴燥而压抑,犹如一只快要发狂的困兽,危险而阴郁。我没命的运
动,直到只剩下呼吸的力气,然后像下暴雨一样流泪,没有声音……
这一切的一切,我只能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进行。所有人都以为我还是那个成绩优异,生
活无忧的小女孩。
可惜我不是了。只是没有人知道……


3
我长大了,我是“女生”而不是“小女孩”了。在下这个定义的时候,我第一次穿内衣。

尽管只有青菜和水果的饮食使我极度消瘦,基本上没有发育的迹象,妈妈为我准备的十四
岁生日礼物竟是一件内衣。
我有一些惊喜,在我的印象中,只有长大了的女孩才会穿内衣,就像高年级的师姐们薄薄
的校服衬衫下隐隐约约的两条带子,在我眼中就是长大的标志。我想长大,因为这对我意
味着自由或者更多。
我姿势笨拙,怎样都无法交叉着双手在背后扣上那些太小的钩子。难道,我还没有资格长
大吗?
妈妈走过来,轻巧而细腻的帮我扣上。之后,她温热柔软的手抚过我瘦削的肩,竹枝似的
手臂,清晰的背脊,嶙峋的肋骨……
“你太瘦了,别再不吃东西了,好吗?”
“我没有。”语气平淡。
我没有说谎。
就在半个月前,近一年的痛苦压抑终于使我的食欲如火山一样爆发,我苦守了十个月的坚
定意念彻底崩溃。我用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完全吞掉了三个加大码的麦当劳套餐,然后在
其它人奇异的眼光中疯子一般跑回宿舍睡觉。半夜三点十七分时胃部剧痛而醒,到厕所昏
天暗地狂吐一番。然后再扫空了柜子里妈妈昨天出差顺路送来的两盒巧克力和五罐可乐,
外加一排面包。以前这些东西都慰劳了我的室友或垃圾桶,而那天的受益者则成了厕所…

减肥没有让我得厌食症,可是我得了暴食症。
“你不喜欢我,你怨我,对吗?一些柔软的液体滴落在我冰凉的肌肤上,有眼泪的温度。

“我没有。”不同的问题,相同的回答。也许这意味着冷漠。可是我无法麻木,我清楚的
感觉到那些温热的液体在我背上放肆翻滚的痕迹,有一种让我想逃避的暧昧。
我爱她,我也知道她爱我。只是我们表达爱的方式并不相同。
两岁那年,我被送进全日制幼儿园,从那时候开始,我再没有说过“妈妈,我爱你。”而
她在每个不定期来探望我的日子,第一句话总是“宝贝,我爱你!”
我知道她说的是真话,可是两岁以后我一直无法相信。
我在两岁时觉悟——我们有时不会相信事实。
既然如此,从不说谎的我,是不是真的就是个乖孩子呢?


4
我很努力的练习反手扣内衣那些细小的钩子,我想如果我能很熟练的扣好它们,也许我就
是个成熟的女孩了。
我对成熟有种贪婪的欲望。
披散洋洒的长发,VERSACE的套装,PANDA的高跟皮鞋,散发着经久不灭的HUGO BOSS的幽香
……
美丽是成熟女人的特性。
我疯狂的掉了十公斤肉以后,那条心爱的牛仔裤已被我妈撕成了抹布。
我也能轻巧的扣好内衣以后,我依然是个剪着短短的学生头,每天只穿校服规矩生活的高
中生,没有VERSACE,没有PANDA,没有HUGO……
我不敢失望,因为我是个乖孩子,我从不说谎。
可是我欺骗了自己。——没有谎言的欺骗。
我在十五岁是醒悟,谎言有时侯并不意味着欺骗,真正的事实往往才包涵最残酷的陷阱。

那么,从不说谎的我,还是不是个乖孩子呢?


5
在停止了减肥以后,或者跟确切的说在我患上了暴食症之后,我以为我找回了完整的幸福

我放纵的吃所有的东西,每晚呕得筋疲力尽后满足的睡觉。
我想我满意这难得的幸福。
可是我还是会常常无故的烦躁,明媚的阳光总是让我有一丝不挂赤裸裸的恐惧,周围的人
都有扭曲的笑脸和陌生的语言。我是一条不小心搁浅的鱼,被氧气包围,却无法呼吸,泪
水是阳光投下的阴影……
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
我开始恐惧阳光,我买各种品牌的防晒油,每天不厌其烦的涂了一层又一层。
每次沐浴之后,我都会用最高防晒指数的防晒油涂满全身,轻柔地摩挲,直到感到每一个
毛孔都得到滋润。我想也许或者这样阳光就不会伤害到我。每晚做完这一切之后,我都睡
得安稳而酣甜。
可是很快我的幸福又开始缺失,这使我更加坚信我是个无法享有长久幸福的人,尽管我认
为,我是个从不说谎的乖小孩。
我开始在夜里无故地惊醒,然后像一只的濒死的鱼一样地呼吸。
“他欺骗了我,可是这些鱼是无辜的。”蚂蚁对我说完了她一生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从我
的身旁闪到了车底。
尖锐的刹车声,沉闷的撞击声,骨头被碾碎的脆响,一切连贯而自然,我没有时间思考,
眼前只有一片眩目的鲜红和蚂蚁兀突圆瞪的眼睛。
从那天开始,我的世界和蚂蚁的身体一样,变得支离破碎……
我觉得鱼是可怜的生灵,注定要为了前世的罪孽,在今世不能瞑目地死去。
我是一个从不说谎的乖小孩,我希望我的下一世不会有鱼一样悲惨的宿命……


6
爱情是幼儿园老师发的糖果,每一个乖孩子都能拿到。
那个叫翡冷翠的美丽女作家告诉我。
你想吃糖吗?
Gray的笑容在阳光下有一种透明的单纯。
尽管我在五岁后不再吃糖,我还是忍不住收下了这颗糖果。
我想大概也许可能它会是甜的。
Gray并不高大的身影让我不再恐惧阳光。
走路的时候、搭车的时候,Gray会一直站在太阳斜照过来的那一边。
我走在Gray的影子里。
也许我注定是要一辈子躲在阴影底的孩子,因为太爱自己,所以害怕受伤,所以不爱别人

Gray看我的眼神有时很疼痛,可是我喜欢。
我们一起很努力地练习柔道,我喜欢我快要跌到时,Gray轻轻轻轻搂着我肩膀或腰的动作
,亲昵而甜蜜。我似乎又闻到了美丽的糖果散发的诱人芬芳。
我开始喜欢Gray了。
我从不说谎,因为我是个乖孩子。
也许我真的会有糖吃。
也许。


7
黑暗街角。
我喜欢一切阴郁隐晦的东西。这个网站从名字到内容都是我喜欢的形式。
难道同性间就不可能有真爱吗?
奇怪站长竟会和我思考过同一个问题。
唯一不同的是,她是LES,可我不是。
所以我还是特别的,我一直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我欣赏帕拉图式的恋爱,只是结局一定要是彻底的悲剧,要有让人完全窒息的痛苦和绝望

我相信如果爱一个人,爱的就是这样一个完整的人。
至于这个人的性别,应当一点都不够资格列入考虑。对于色情狂也许会是例外。
我相信一定有最纯粹的女人真心爱过花木兰,我相信。
我想这不是一些让人容易接受的论调。
爸爸告诉我,这叫变态。
可是我觉得我爸才是变态的。
所有古定别人言论的人才配叫变态。就好像五岁那年的幼儿园老师。
Gray也许会赞同我的观点,可是我从来不敢对 Gray说这些。
我害怕所有的理论会因为有了实体而变得扭曲。我是一个乖孩子,我不能容忍我说的实话
被迫变成谎言。所以Gray一直不知道我迷恋黑暗街角。
我沉溺却又恐惧着Gray眼里日益浓重的疼痛,它们似乎能轻易的将我杀死。
也许,它们知道我一直是个乖孩子。


8
“嗯,听完故事了,现在老师问大家一个问题,答对的小朋友有糖吃哦!”
花花绿绿的糖果,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对小孩有着致命的诱惑。“为什么七个小矮人那么
热心地帮助白雪公主呢?
“因为他们善良!”
“嗯。”
“因为他们很善良!”
“哈。”
“因为他们乐于助人!”
“好!“
“因为他们要向雷锋叔叔学习!”
“没错。”
“因为他们是好人!”
“……”
“……”
“因为白雪公主很漂亮!”我为我的答案骄傲。我觉得我应当得到两颗香甜的糖果。
“哦?那如果白雪公主不漂亮,小矮人就不收留她了吗?”老师带着明知故问的表情等待
我理所当然的回答。
“我想是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就没有人收留,她……”我看到老师从惊讶变到微愠。
“你这样想是不对的哦,嗯,知道吗?这样想的小朋友是没有糖吃的哦。”老师似乎还想
用仅剩的一点耐心努力表现出她的和蔼。
“我不知道。”
我没有说谎,一直都没有。
我只是个想吃糖的乖小孩,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说的不对。
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没有糖吃。
后来老师叫我到那间空置的工具房里思考这个问题。
“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就可以出来和小朋友一起玩。”
这间空荡荡的小房子里什么也没有,关门的闷响隐隐回荡,室内骤然暗淡。
借助虚掩的小窗透进来的一点光亮,我开始玩我的手指。
我第一次发现我的手指很好玩。
“一,二,三……”
数到我的岁数的时候,我看到那是一张完全张开的手掌。
红润细嫩,深深浅浅的掌纹却已开始错综复杂。
我用手指专心地顺着那片深深浅浅比划着,却始终找不到这迷宫的出口。
后来我终于放弃了,我继续安静地玩我的手指。
我那时一定没有意识到,这座无聊的迷宫其实蕴藏着我一切不可预知的宿命。
我注定一辈子在这片苍茫的迷乱中挣扎和寻觅。最后,像一只鱼一样死去。
我没有权利放弃。
我异常的安静使我几乎被遗忘。
妈妈焦急苍白的脸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正为过了十岁我还可以有肢体表示我的岁数而高
兴。
因为我发现脚趾也可以用来计数。
我想大笑地告诉妈妈这个重大的发现。
一开口却是惊天动地的大哭。
那晚原来是除夕夜。之后那个长长的新年,我都没有吃一颗糖果。
我没想好为了这些美味的尤物,我是否愿意放弃对做个乖孩子的执着。
没有糖吃,我还做不做乖孩子呢?
9
五岁之后,我一直拒绝吃糖。
后来我遇到了Gray。
Gray说,吃糖吧,好吗?
好的。
失去平衡时轻轻轻轻的搂抱。
麦当劳里的一瓶矿泉水。
看似无意安排的戏院座位。
滂沱大雨里只撑着伞挡书包的疯狂举动。
还有那并不高大却能让我安心隐匿在其中的身影。
一切一切都那么轻易地凝聚成了这只有两个字的简单回答。
我来不及思考,或者说,我无法思考。
和Gray在一起后,我依然是个不说谎的乖小孩。
我大声回应爸爸怀疑的目光。
“我现在绝不考虑拍拖的问题。”——因为我已在拍拖。
“我绝对没有男朋友,没有!”——我的确没有男朋友,Gray不是我的男朋友。
我发现做一个乖小孩其实并不快乐,到底为什么我一定要做一个乖小孩?


10
Gray要回美国的事是Ice告诉我的,在我和Gray认识了十三天拍拖了三天的时候。
Ice是师兄的第四个女友,最理智的一个。
师兄的前三个女友都在认识了Gray以后无可原谅的变了心。
“我结婚那天一定要找个暗房把你绑架起来,省得你拐走我老婆。”
师兄的玩笑半真半假。
师兄没有办法恨Gray。因为Gray很可爱。
也许Gray也是一个乖孩子。
也许Gray也从不说谎。
我一直知道Gray是要回USA的。
Gray有一个很好的妈妈和一个很不好的爸爸。,他们一家三口在一年前移民到了美国。

从此美国才是Gray的家,中国不是了。
我本来拒绝去机场送Gray。
“如果你明天不来,我从今晚就开始消失。明天飞机起飞后我来找你。”
我喜欢别人威胁我,因为最后妥协的总不是我。
可这次好像是个例外。
这次真的是个例外。
为了Gray,也许,还有那诱人的糖果,我决定不做乖孩子了。
“我明天陪同学去买书。”
原来说谎话比说实话要容易很多。
做坏孩子比做乖孩子要容易很多。
很多。很多。


11
和Gray的离别没有眼泪。
我的眼泪在十四岁那年就流光了。
为了那个我深爱并深爱我的陌生女人。
那的确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在我两岁以后她只会在我的生命中偶尔出现。
两岁后我是属于幼儿园和学校的孩子。
这个陌生的女人在我十四岁那年送了我一件内衣,并且温柔地帮我扣好以后,就永远的在
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我们的陌生使我从不知道她一直有心脏病,无药可救那种。
殡仪馆里的她睡得安祥而宁静,没有蚂蚁死时兀突的眼睛。这使我感到安心。
后来我学会了自己扣好内衣,我以为我是已经长大的孩子。
长大的孩子要坚强。
坚强要学会遗忘眼泪。
“不要哭啊,这是公共场所啊!”Ice一边哭一边说。
居然是对我说。
“Gray是喜欢你,很喜欢。可是你们只能做好朋友的,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们都明白的,
对不对?”
“嗯。”
其实,我一点都不明白。
师兄有一点明白。
Ice很明白。
我忽然有一点可怜走在我和Ice身后的师兄。
Ice只是很理智。过分的理智。
Ice不我和师兄的前三个女友都清醒。
我还是那个工具房里的五岁小孩。
我一直在我掌心的迷宫里迷惘徘徊……
只是那个焦急苍白要带我走的女人已经不在。
我已经不是个乖孩子了。


12
B&W最近心情似乎不太愉快。
B&W是黑暗街角的站长。
在我沉溺于黑暗街角的同时,我和B&W是不需犹豫的好友。
朋友是心脏上的影子。
只有灵魂相通的人才会成为朋友。
就像我和B&W。
迷惘,狂乱,孤傲,敏感,忧郁,绝望……
是隐匿在阳光的阴影里的青苔,畸形而任性地生长,永远缠绵而痛苦的挣扎……
可是,我们一直都想做个乖孩子。
我们真的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尽管她是LES,而我不是。
B&W用文字向我倾诉两个女孩子的爱情故事,阴冷的文字却常常让我嗅到阳关的味道。
Gray让我不再恐惧阳光。
一个女孩让B&W爱上阳光,因为女孩说有古铜色皮肤的 B&W很帅很帅。一起走是B&W总是在
阳光晒过啦的那边。
B&W说她喜好女孩温柔地帮她按摩时的触感,暧昧而亲昵,以至于过了很久才发现扭伤的是
另一边的肩膀。
B&W说女孩不喜欢甜食,所以她们去麦当劳时,她会趁买餐时“顺便”跑过几条街帮女孩买
矿泉水,然后轻松地说:“不知道什么时候,M记也开始卖矿泉水了,呵。”
B&W说……
B&W说……
B&W的女孩现在在很远很远的地方。Gray也是。
我和B&W疯狂地在网上聊天,一天十几封E-mail。
我们依然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尽管她是LES,而我不是。
B&W有我的电话号码,可那绝对只是一窜无聊的数字。我们注定只能是对方灵魂上的一个幻
影,任何一丝的真实接触都只会让我们立刻灰飞烟灭……
我沉浸在B&W的故事中。流泪,或者微笑。
我以为我已学会了忘记太平洋那边的Gray,忘记Gray几天就能炸掉我邮箱的E-mail,还有
,每天一封贴着花花绿绿美国邮票的信……
可是,我还是想做一个乖孩子,在我已经不是乖孩子的时候。


13
Gray不是个乖孩子!
三天前我接到Gray电话,我不知道Gray为什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那不重要。
“三天后的飞机,我要见你!”
全世界的喜悦全部向我涌来,我愿意沉溺在里面,就这样死去。
如果这样,我一定不会有蚂蚁死时的眼睛,鱼一样兀突出的眼睛。
可是我注定是一个不能长久快乐的人,尽管我曾经是个不说谎的乖小孩。
三天后我见到的是Ice而不是Gray。
Gray没有来见我,Gray坐着飞机去了天堂。
我想起了Gray在阳光下透明单纯的笑脸。
也许像Gray这样的人是只应该只属于天堂的,上帝也思念Gray了,所以他收回了对我的舍
予。
我知道我不会喜欢天堂。
天堂里没有柔道,所以也不会有Gray轻轻轻轻的搂抱。
天堂里没有麦当劳,所以Gray不能再告诉我里面能卖到矿泉水。
天堂里没有剧院,所以我不能在心里偷偷地对身旁的Gray说:“Gray,我好想借你的肩膀
来靠一靠。”
天堂里的光芒一定来自四面八方,所以即使在Gray身边我也不能再找到让我安心的阴影。

……
我不喜欢天堂!
我不是个乖孩子了,可是我还是可以不说谎话。


END
“我希望她喜欢那里。师兄的脸憔悴却平静。
“她会的。”
Gray到天堂的第七天。
在这一刻我又做了个乖孩子,真的,我知道Ice一定会喜欢天堂的。
因为大概也许或者她能找到Gray.
Gray和Ice都不是乖孩子。
Gray说过会永远陪我练柔道帮我挡太阳给我买矿泉水陪我淋雨让我在肩膀上睡觉。
后来Gray去了天堂。Gray不要我了。
Ice说过不要哭这是公共场所Gyay很爱你咳我们和Gray都只能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们都明白
我们不可能和Gray在一起。
后来Ice也去了天堂。去找Gray。
我不感去送她,我怕她有蚂蚁的样子,我怕鱼一样不能瞑目的眼睛……
我知道我们终于都做不了乖孩子……

我将大瓶大瓶的防晒油一滴一滴地挤到那缸烟雾缭绕的热水里,看着那些眼泪状的液体在
水里溶成孤独的圆晕,不由自主地荡漾着[膨胀,无助而迷惘······
我以寂寞的姿势在这片温暖的陷阱里快乐的挣扎,贪婪地独自欣赏着水中那杂血色的奇葩
,它尽情怒放着我生命中所有的苍凉和繁华······
我在这片鲜艳的苍凉和繁华中,我又看见了蚂蚁留下的那三条小鱼,它们被微波炉烤焦的
尸体一定已被我的胃液完全消化;还有那个无数次在工具房门前闪现的焦急苍白的面孔,
那个女人最终没有把我带走;后来Gray轻轻地问我要不要吃糖,Gray在阳光下有透明单纯
的笑脸,Gray最后还是选择回到上帝身边······
我曾经是一个很乖很乖的孩子,可是没有人愿意要我!没有。没有.没有······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8.85.144.60]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Do not know how high the sky is until one climbs up the tops of mountains, and do not know how thick the earth is until one comes to the deep r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