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henlin (宝贝),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我堕落了,所以我过得比你好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4年03月24日18:27:49 星期三), 站内信件

昨晚,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又失眠了。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回想起自己这将近二十四载
虚度的春秋,经历的大大小小的坎坷,以及对人生的思考与感悟,不禁感慨万千!

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对我讲‘孔融让梨’的故事。我也乖乖的,从不和弟弟挣枪玩具零
食。5岁的时候,我从收音机里听评书‘三国演义’,最崇拜的是诸葛亮,觉得他是智慧
和正义的化身,邻居见我小小年纪就听三国,就问:‘这里面谁好谁坏呀?’,我说:
“诸葛亮好!曹操最坏了!”那时诸葛亮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童年的记忆总是那么快乐,转眼我上了小学。在班里我只是学习一般的孩子,但我也从
不曾感到丝毫的压力。就这么样,又快乐的过了三年。就在我三年级时,命运的方向盘
急速的打了弯。我一直有尿床的毛病,父母向老师请假,带我去看病,可是,第二天一
上学,那个老师却在全班同学面前,呵斥我:你会什么呀你!你说说,你除了会尿炕,
你还会什么呀!我小小的心灵受了莫大的刺激,再也不愿意回班里上学。而就在此时,
医院诊断我患了肾病。我休学了。一年后,我的病情稳定以后,我转到了同一所小学,
比我小一届的班里继续上学。也许是经历了一年的治疗疾病的经历,我变的坚强许多。
学业上我很努力。始终在班里名列前茅。到了六年级,命运又无情的捉弄了我。我所在
的小学,是北京有名的重点,分到我们学校的保送名额平均到一个班有二十多个,那是
将近半个班的人数。可是,老师告诉我,因为我有肾病,没有参加体育课,所以不能被
保送。我只能就近分配到一所普通的中学。我哭了,但是还是打起精神参加了毕业考试
,然后去中学报道了。但是,我心中明白,事情并不像老师说的那样,因为,另个班的
一个女生,同样是免体生,但因为他父亲是学校所在的街道办事处主任,她只在六年级
下半学期跟着上了几节体育课,竟然也得到了六年的体育分,被保送到了北京市的重点
‘汇文中学’,她现在在清华。我并不否认,这里有百分之九十是她努力的结果,但在
那时侯,我还是为命运对我的不公,感到深深的不平。

也许是要对命运给与我的不公以回击。我在中学非常努力的学习。初一到初三的每次小
考大考,我都是班里的第一,全年级的前三。我那时就是欣赏魏征和包拯,自己也很是
嫉恶如仇。可能是因为太玩命了,我的肾病更加严重了,发展为尿毒症。医生告诉我,
让我准备做透析治疗。中考前,我支持不住了,在父母的劝说下,我再次休学了,这次
休学,让我永久告别了学校。

休学以后,父母到处打听能治疗我的病的地方。每次一听到哪里有什么大夫能治肾病,
就千里迢迢的感到那里。可是,大多是骗子。中央电视台夕阳红栏目宣传的专治尿毒症
的长春博爱医院,焦点访谈报道的天津中医医院张大宁我们都去了。可是,一个是修改
病人的化验结果,一个是不论病因,全都服用同一种药。而治疗费用一个月就要一万元
。热情的骗子,冷漠的医生。几年的求医经历,使我慢慢的对人世间的事情,有了更现
实的看法和理解。我再也不埋怨命运的不公,也不再执卓于某一件事。我接受了医生的
建议,开始做透析治疗,然后做了血液配型,等待做肾移植。

做完肾移植手术以后,每月几千元的抗排异药费又成了问题。此时的我,对上天已经没
有什么舍求了,我只想活下去,我信过佛,信过基督,练过FL功, 企求一切能企求到的
神。可是,那有什么用呢?当我看着父母一夜斑白的头发,看着渐渐疏远我们的亲友,
面对着借贷无门而遭到的白眼时,我再也不相信什么上帝菩萨了。那些贪官污吏,那些
吃回扣收红包的大夫,他们快活的生活着。而我,既不想吃鲍鱼,也不想开宝马,我只
想活着,我才二十岁,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我只想活着,可是,连这点希望都不给
我吗?

我一夜之间变得豁达了。我想开了。我认为这个世界还是有神的,那就是魔鬼撒旦。上
帝与菩萨大概洗洗睡了。我想活着,我已经顾不得什么礼仪廉耻天理王法了。我要去挣
钱,没有钱,冷血的医院就不会给你药。我没有学历,但我有脑子。我从10岁起就经常
到医院去看病复诊。我知道医院的哪些专家号最紧缺。我当了号贩子。我半夜三点就去
排队,把14元一个的专家号,卖给急需看病的人,一个号我能赚200元。谁敢骂我!那些
标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医生,吃药厂的回扣,那些标榜为人民公仆的官员,贪污老百姓
的血汗。我却是半夜里爬起来,到医院站4个小时的队,赚的辛苦钱。我挣的是辛苦钱,
也是出卖劳动力。比起这些人来,我毫无愧色。我从不像其他号贩子那样,一个人挂好
几个号,我如果带着父母的身份证,最少一次能挂三个,一出手就能挣600元,而花的时
间却不变,可我从不那样做。我一个人排队,就挂一个号,因为我只付出了一份辛苦,
我就只要求一份的回报。

我发现自从我把灵魂出卖给撒旦以后,我的生活变的好起来了。在医院长时间的浸淫,
我认识了一个医药代表。她就代理我吃的那种进口的抗排异药。那种药的出厂价300多一
盒,而经过两级经销商到医院后,要600多。她以前是医院的护士,因为和大夫都熟悉,
出来后做了医药代表。她每月都要定期来医院,等中午大夫们休息时,约他们到外面的
餐厅吃饭,其实就是联络一下关系。为了让她能以出厂价卖我药,我像一条狗一样,帮
她忙前忙后,跑跑颠颠。我每次都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帮她擦洗她的本田车,他们吃完
了,都会把剩下的饭打包送我。就这样,我达到了目的。我吃着剩饭时,体会到一种做
龌龊的小人物的快感,我给自己起名叫慕陶,羡慕的不是陶潜,而是陶朱公范蠡。和勾
践一起替夫差守坟,养马,吃大便的那个人。
现在的我,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我改了家里的电表,水表,煤气表,省下了日常支出
;我在超市买东西,总是用习惯性的用剪刀剪下食品上的磁条,省下了吃喝的钱;在一
辆停在路边等待修理的公共汽车上,我发现了售票员披在椅子上的公交制服,我毫不犹
豫的穿在了自己身上,我连月票钱也省了。

我现在的生活很惬意,用着不花钱的水电煤气,吃着不花钱的面包牛奶,天天早早的起
床,到医院‘锻炼身体’,然后拿自己的200元工资,再坐不花钱的汽车回家。回到家里
,先睡觉,醒了,就看看书,上上网,发发帖子,每天过的很充实。我现在又认识了不
少在医院泡病号的老干部,他们都是公费医疗。每个人一年下来都要花几十万的药费。
而自己一分也不用掏。我从他们手里收购来了许多廉价的高级药,价钱只有原来的十分
之一。然后再卖给外面的药店。呵呵,年底我也能买一辆本田雅格了,可是我不准备买
,因为我还没有找到不花钱的汽油,等我找到了,我一定买一辆。

人类社会是丑恶的,谁说它是美好的,谁就是堕落了。我就堕落了,所以,我觉得现在
特美好。 有时候,静下来想想,不禁唏嘘。人果真是可以有两面的。我整天和一帮号贩
子,药贩子为伍,赚着在别人眼里不干净的钱,但我用那些钱,买来许多的书籍,用他
们伪装自己,股票期货炒汇集邮,苏辛李杜唐诗宋词,卫惠棉棉鲁迅老舍,我在别人面
前,是一个十足的博学者。就像那些名牌高校毕业的白领们,表面上都是斯斯文文的样
子,背地里还不是大玩什么3P一夜情。不过,比起这些人,我简直是正人君子了。你说
我不是?呵呵,不是就不是吧,反正我早就不在乎了。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193.4.120]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Some love stories aren't epic novels. Some are short stories, but that doesn't make them any less filled with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