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NotePad (无标题文本),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无标题文本s之五一·信手·絮絮。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4年05月31日20:14:42 星期一), 站内信件


  终于又坐到自己的电脑前面来。闷而微热的夜晚。蓝色调的主题桌面。老妈在厨房里煮
甜食。这一切终于又是自己习惯的样子。这才意识到,是在家里了。


  我于是又放纵自己去玩那些过后就不知所终的游戏。然后安静地喝水睡觉。我的CD机子
里高速旋转的是一张《小王子》的CD。那本在第一个夜晚从书店里意外发现的《小王子》。
中英双译。外加这张中文读出来的CD。可惜只是节选。但是已经足够。我就在这样温情脉脉
的声音里混过

一天,又一天。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晒太阳的时候我在想这是不是一种病毒。在安逸的时候就不知道要
怎么样来叙述我的生活。可是终于决定5号回厦门。去看第六晚咖啡馆放的电影《蓝》。绛
黎借我的《红白蓝》中《红》还有《白》的原声CD里那些孤独又华丽的Violin早已经让自己
迷失不已。于是

在这个夜晚。4号。我往机器里塞了一张《迁徙的鸟》的原声CD。开了这个文档继续敲击这
块已经用了七八年,早就有点儿破破烂烂的键盘。意图给自己五天的生活做个了结。就像江
湖上那些从小无依无靠的孩子长大成人,去找当年的仇家做个了结一样。堆着我亲爱的老旧
电脑的房间里久

违地有蚊子想要打扰我来做这件事情。可是我想我怎么会输给你们。我的仇家就是引导我有
了四个半阳光灿烂日子的惰性病毒。这听起来的确是一件无比浪漫的事情。我想是的。

  总是那一些微小的眩晕划过。我想是的。它们并不是因为身体上的分子水平的问题。我
想。它们直接来自我的大脑。随机的。感性的。不动声色。只是要我记得。

  一不小心敲出一长串的句号。好像有一个朋友喜欢用很多的句号。连绵不断的。呵。可
是我记不得那个人,他是谁了。我带着一点点羞愧在安慰自己。其实很多的朋友慢慢地就分
开了。不是因为有矛盾。只不过我们脚下的路,总是各自在延续着。并不应该为别人而停留
些什么。所以

天突然发现原来很好很好的朋友也是可以离开的。然后某天就想不起来自己真的跟谁分离过
吗,或者只是一场幻觉。再然后如果机缘巧合在某个阳光灿料或是大雨倾盆的日子,在某个
意料之外的地方竟然就遇见了,就很开心。就像下午去买车票。然后逛超市。然后遇见在厦
大龙海校区读

的RE。然后在以前的学校以前的球场以前的大榕树下聊天。整个中午一阵一阵飘着的雨就没
有再下。
  似乎我们一直在走着不同的路。高考之后我去了集美而他选择重新来过。然后他去了厦
大龙海校区。我们始终不怎么常见到彼此。可是偶然地会在书店,在超市相遇。会去参加学
校里的歌手赛或是足球联赛。也许我们只是走着始终保持同样距离的两条路。可是殊途同归
。我想。坐在

榕树下面看着不远处的篮球场上那些孩子在篮框下齐刷刷伸着手抢球的样子,在想什么时候
是不是他们也会像我这样坐在一旁感慨。笑。

  那天卧在客厅的藤椅上面听《小王子》。午后的阳光真的很明亮。往窗外看出去的时候
在想我是不是也在撒哈拉大沙漠。微微的眩晕。我在半睡半醒里听见狐狸说,请你...驯养
我。我想我也是开始期待着驯养与被驯养了吧。呵。不想把孤独的泪水大把大把地像开水一
样喝。我在买到

《小王子》的前一天晚上还在集美淘碟。两个打口贩子为着抢生意把几箱子陈年剩下的简装
CD意气用事着低价出售。买下其中的一张碟只为那本漂亮的歌词。那么纯粹的蓝天。金黄金
黄的沙漠里那个带着围巾的孩子的身影望着天空中的星星。皎洁的星光洒落在他身上。《
le
Petit Prince》。我问一个打口贩子说,这是不是小王子。他瞟了一眼说不是。可是我还是
忍不住买了下来。后来我读那本《小王子》,看到了精美内页中,同一个孩子的身影。笑。


  某个午后我骑着破破烂烂的脚踏车去外婆家。高三那年刚刚修好的一条路。两边还是乱
石和废弃的建材。所有的路人在阳光里无所遁形。索性就不出来。我一个人过去。路边小铁
皮屋里做小生意的人家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碎花的连衣裙子。露出手臂和后背的棕褐的肤色。
有妩媚的线条

被拴在店门口的狗安静地趴下来睡午觉。旁边的农贸市场有从乡下挑了自家种的蔬果来卖的
农民。体育场边的草大篷大篷地肆意生长。似乎是唯一的生命力的所在。陈年的小巷里,食
物,汗水,土地庙里燃的香的气味混在一起。暧昧,诡异却又如此慵懒。


  从昨天下午开始的一场雨。天气微潮阴湿。从房间的窗口望出去,只在楼房之间看到一
小块白茫茫的天空。而我一边听着第六晚咖啡馆的第二张CD《梦游第六晚》,一边继续我的
敲敲打打。

我坐着一只鲸鱼到第六晚
   坐在鲸鱼背上
  喝一壶熏衣草蓝
  那层光就慢慢变成熏衣草蓝

  我于是又笑。我总是笑。当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那些突然从心底里疯狂生长蔓延的异色
植物的时候。可是我想大概还是会有什么东西沉淀下来吧。譬如荒凉或繁茂的记忆。
  昨天和父亲一起回老家的小村子。吃过中饭再回来。雇摩托车。一路大片大片的掠过去
。于是想起一号的早上,哥开着车到集美来接我。车子平稳地加速。微小的加速度那么平静
,有一刻竟然感觉晕眩。把《Goofy》的CD塞进车子的音响去。于是激情的迪斯尼音乐就在
小小的空间里cr
a
zy起来。换一盘,是《梦游第六晚》。阳光透过车窗落在手臂的皮肤上。漫漫的暖。但是摩
托车的颤动让我回过神来。这是在从后埔回家的路上。十二点钟的太阳。路面泛泛开来一整
片的灰白。路边的草丛里有成片整簇的紫红色细碎花朵。蕉的裂开的叶子有颓废的样子。苇
大丛大丛浓密

生长。枇杷树新长的叶子带着温润绿白的玉色。剑麻把锯齿的如剑的叶片指向天空。山上大
片大片的荔枝树浓密连成丛林一般。间杂的草布满整个山坡。看着的时候就想起了张耀那本
《托斯卡纳的蓝》里面看到的一直连到天边的草原。可是不是因为这里像托斯卡纳。而是,
我想,我的意

是说托斯卡纳的草原,虽然坦然平荡,可是也许我更喜欢这样的地方。如果一直一直地走在
这里。行走的感觉。车子拐了个弯从桥上过。漳江在这一段是碧莹莹的绿。两旁岸上的翠竹
仿佛梦里看到的某个理想。我想那是不是我的永无乡。可是它真的可以永远存在下去么。而
我又如何能够

伴左右。笑。都不是永恒的继续。所以无可期望。


  可是现在我坐在这里对着电脑屏幕敲打键盘涂抹文字。外面有漫漫飘落的雨。我却在回
忆昨日的阳光之下,并不存在的新事。转眼已经闻到了的春末夏初的味道。眼睛干涩的酸痛
。想起的那些过往。时光让那些东西如此遥远。可是脚下的路,还是要继续。
  买的是下午两点钟的车票。在这里只是一段停留。等待自己的,又是另外一段的旅程。
11:50a.m. 我收好自己的行李和絮絮的唠叨。准备重新开始我的行走。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128.34]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据说到2020年,要消灭贫困人口,我还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