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alive (袖底风),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似花非花(旧日文档,现在看来想吐)
发信站: 鼓浪听涛 (Thu Jun  3 13:26:21 2004)


有一個男人,喜歡把自己的頭像改來改去,但不變名字.我們在同一個暗地網站.我們從不說
起音樂,是留給自己的.
-銀子,你是同志麼?
-恩,不,我喜歡乾淨的男生.
-我很乾淨.他對我說此刻他神情肅穆.
-我的女人叫我小象.

我們談論如何把飯做的色相極好但難以下嚥.通常是在淩晨都有一點餓了才會這樣精細的破
壞自己的胃口.
那麼
就是晚上,一般都是晚上,上網,目的明確,來這裏和他接頭.
我的鍵盤在手指下尖叫
-銀子?
-恩
-我下午去電信局了,交了700塊半年的寬帶費用.
-來把,加入電信局的黑名單.
-爸爸叫我,我得去超市.
-乖孩子,快去.
他跳躍人類,把那些溝壑丟在身後,刷的一下扯掉新娘頭上的紅蓋頭.
躺在空船上的亡者固執的舉起手指向蒼茫的遠處,那頹敗街頭的小販守著一座小爐子呼呼的
沉睡.
懷裏揣著離婚協議,站在街頭,唯一的願望只是想要一碗熱乎的牛肉拉麵.
-?
-我去遊戲裏.
瑪法曆243年 戰亂
孩子,快跑,你的生活才剛開始,去遠方尋找想幸福.
我帶著滿臉淚痕從睡夢裏驚醒,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與我說話.我獨自生活在銀杏.這裏的冬
天似乎永遠沒有離去的跡象.外邊的風孤獨的裹著葉子飛舞,不知疲倦.
奔跑,奔跑,奔跑,不停的奔跑.獵鷹在頭頂盤旋著哀號,母親在身後呼喚我,我來不及回頭看
她,就被洶湧而至的人流推擠到一堵矮牆的角落裏.我蜷縮起身體,獸人的怒吼人們的尖叫自
耳邊呼嘯而過.
那一場戰爭裏,我與母親失散.
我清楚的記得母親告訴我愛情就是一場疼痛.
伴隨一生的疼痛.
她站在明亮的窗臺下面,镸發揚起來糾結在一起.然後她轉身擁抱我,用柔軟的手指撫摸我的
臉頰.
孩子,你知道麼,愛了,就註定為彼此痛直到你死去.
她拉著我爬上屋頂,指向遠處鬱鬱的森林,那裏是你父親生活的地方.我們要去那裏,終有一
天要去那裏.
母親是比其有名的歌姬.但自從搬到邊界,我從來沒有聽過她的歌聲.她總是一日一日的拉我
爬上屋頂,告訴我父親住的地方.母親每天清晨都會站在溪邊用一把骨梳梳她的發.我站在屋
外的陽光下看她.那之後,她已經很少和我說話.
天色蒼茫,我背著白色的小布袋上山.滿山遍野的花兒開放到處都彌漫著花香.我把布袋裝滿
這些無名的小花.去看望桔梗.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桔梗說她要等到來年的春天,與我一起去看盟重的沙漠.但我覺得我已經老了,老的等不及這
來年的春天.她微笑的時候喜歡側著頭,眼角有一顆褐色的淚痣.
-擁有的最終都會消失,沒有什麼是永遠的.
那個男人說
-我喜歡女孩子.
-是不是都象花兒一樣,漂亮的普通的高的瘦的.
-恩,新鮮的味道.
這個男人告訴我他是一個物理老師,告訴我他喜歡女孩子年輕的模樣,我坐在電腦前邊安靜
的看,我發覺我也老了.就象桔梗一樣,這實在是個蒼老的年代.我清楚的看見時間爬上我的
皮膚慢慢的腐蝕.
-你知道什麼是愛情麼?
-是疼痛
他說.

在秋天到來之前,桔梗離開了邊界.那一天我們爬上山頂,她指著北方告訴我那是她要去的地
方.她說她要去找一個人,一個可以牢記一輩子的人.她用力的擁抱了我,我感覺到眼淚在臉
上溫暖的流淌.她轉身離開,我們彼此錯身.
從此,
再無相見.
我告訴母親桔梗的離開,母親什麼也沒說.
那天的夕陽似血,悄悄的淌滿了整個屋子.那一刻母親的眼淚傾瀉而出,掉落在地上.
我至今記得那種疼痛的聲音,當眼淚掉落在地上.

--
熟悉一个人,却是为了认识另一个人
兜兜转转,只好说:原来你也在这里 :)

http://bbs.xmu.edu.cn/file/1084957587fish.jpg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8.193.3.4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