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NotePad (无标题文本),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无标题文本s之朔凛·栀子·狐·雪。
发信站: 鼓浪听涛 (Tue Jun  8 14:51:35 2004)

如果可以。在看的时候。听它。
http://www.deyichina.com/happer.wma
那个夜晚CD机里repeat再repeat。
来自第六晚咖啡馆自刻CD《欲爱书》第一首。
《我很快乐》。
==============================

  天又开始下雨。
  很久的旱季。然后是严冬。寒流控制了整个城市。春到的时候寒流依然不肯放手离去
。大片大片的乌云罩着天空。阴冷湿寒的天气。再然后,在这个四月,开始有大段大段的
雨。仿佛,从冬天突然就跳到了夏日的雨季。而春天,就这样隐没了。父亲不止一次地在
电话里说,今年特别冷,注意保暖。知道了。我说。嗯,你也保重身体。我轻轻挂了电话

  细细碎碎的雨。我站在窗户边向外面看。水汽已经把玻璃涂抹得一片茫然的白。外面
路灯的光变得柔和起来。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在窗上。清脆,如同女孩的笑声。
  我总是习惯性地忘记多穿衣服。直到冷得不行。然后瑟缩着肩头。想起父亲的叮嘱。


  父亲是朔凛山下最好的猎人。在一年四季飘着不停息的大雪的朔凛雪山,只能以猎捕
山中的动物谋生。而父亲便是族里最好的猎人。他把玄铁木的落日弓拉开。满得就好像十
五的圆月。族里的人传说,我出生的那一年,父亲一箭射下了朔凛山上飞得最高的大雕,
一箭射倒了朔凛山中最强壮的熊罴,然后赤手空拳掐断了最敏捷的雪豹的咽喉。年幼的我
从此躺在铺着熊皮的摇篮里,盖着雪豹的皮毛。面容安详宁静。
  我是族里唯一没有射杀过猎物的猎人。七岁那年我已经可以轻易地一箭射断族里所有
孩子向我射过来的弓箭。父亲让我独自上山射猎。而我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抛掉了我的熊
皮靴和雪豹皮的斗篷。一匹浑身洁白胜雪的狼驮着我回来。细碎的雪花飘飘洒洒落在我的
头上身上。我的肩头栖着一只山鹰。它们在我的族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惊诧里,又悄然而逝

  族人从此用这样惊诧的目光看我。
  我天生就与山里的动物心意相通。无论是熊,狼,野猪,还是野兔和松鼠。它们从来
都不像怕我的族人那样惧怕我。它们安静地俯在我的身前。轻舔我眉间的那一道痕。我在
河面的冰洞里看过。那是一块牙色的翎状的胎记。
  族人也看我的那道痕。族里最老的老人对我说,漠,你的身上带着雪山的力量。你是
注定要带我们活下去的人。可是爷爷,我甚至不愿成为一个猎人。又如何带你们去猎捕更
多的动物,让大家不再时常挨饿。况且,山里的动物已经一天天少下去。漠,我们的族是
被诅咒的。相传只有带着雪山力量的人,才能带我们走出诅咒的阴影。爷爷,可是,你说
我如何可能做到。漠,你要相信,大雪飘尽的那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会现出真实。老人轻
轻地说。

  天犹寒,水犹寒,漫天飞雪终不还。
  外面的雨似乎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漆黑的房间里舍友早已经酣然入梦。起身把沏好
的菊花绿茶倒进杯里。幽幽的清香弥漫了空气。轻轻抿了一口。看着窗外落进来的路灯的
光。在想那座因为不知什么时候被下了诅咒而与春天终年不遇的朔凛雪山。那里是不是也
有一个少年,和我同样孤独地望着天空中不断飘落下来的寒冷,一言不发。

  父亲渐渐老去。他那一辈的人,都有了斑白的发色。而我们这一辈,开始为族里猎取
食物。他们年轻力壮,一往无前。却再没有人能拉得动父亲那张玄铁木的落日弓。而我,
虽然我能用它毫不费力地射穿巨大的岩石,却始终拒绝狩猎。我宁愿像松鼠那样去采松树
的果实,或者在野兔们的乐园摘一些野菜。
  父亲从来都不说什么。他的双脚在长年累月的翻山越岭的劳累之后落下了隐隐作痛的
病症。所以他总是留在山下不大的范围里。防止因为饥饿而发狂的狼群偷袭族里的老弱病
残。当然更多的时候,他只是望着雪山出神。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很久。
  有一天我在林子的深处和野兔嬉耍。然后我突然回过头来。
  那个女子从雪杉的后面走出来。白衫白裙。面容清秀。碧眼澄澈。
  你是谁。我说。我是小昵。她微微的笑。嘴角有甜美的弧度。小昵。很温暖的名字。
我是漠。我知道。这林中的野兔都知道。这雪山里的所有的动物,都知道。她的声音清澈
,好像冰雪下面的河水流过石块的声音。小昵说,漠,认识你我很开心。

  凌晨一点四十一分。我握着接触不良的手电筒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写字。在CD机子的单
曲循环里隐约听得到笔尖在本子上的沙沙声。窗外的雨停了。夜雾却弥散得很浓很浓。我
轻轻地走到窗前,夜雾的微涩的味道像潮水涌进脑海。耳朵里钢琴的琴键依然孤独地落下
又弹起。吉他的和弦反复着自己的旋律。一个素白衣裙的女子撑着一把蓝花布伞站在窗下
和我对视良久。我说,小昵,你来了。她微微一笑。却不回答。

  小昵。我轻声地唤她的名字。漠,她转过脸庞。我要带你去看我的花园。可是小昵,
朔凛山常年的寒冬大雪,怎么会有花园。漠,雪花总有落尽的那一天。在那里,一切,都
会现出真实。我于是跟着她走进树林的深处。
  那一天我看到了大片大片的花朵。一年里难得在野菜丛里见到一朵花。而这里的花,
比野菜的花朵娇嫩和美丽无数。而且,带着清澈的香气。小昵看着我惊喜的样子笑了她说
,这是栀子花,这是百合,而那是玉兰……小昵说,我只喜欢白色的花朵。她们是那么纯
洁的模样。漠,你喜欢吗。喜欢。小昵,我喜欢这所有的花朵。而你是这里面最最娇艳的
一朵。漠。小昵,我喜欢你。漠。我知道的。可是大雪飘尽的那一天,你是否还会喜欢我
。小昵。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介意的。即使我告诉你,我是雪狐么。是的,小昵。我知
道。我依然愿意和你在一起。小昵稍稍愣住。然后她笑了。漠。可是我看不到尽头,那里
是不是堆满了雪花的残片。

  凌晨两点钟。胃开始烧灼地痛。从抽屉里翻出最后一个苹果来。去洗了然后轻轻推开
宿舍的门到走廊上。咬了一口。甘甜的汁液溢满嘴里的清香。我说小昵,你在吗。
  她说是的我在这里。她从我的身后走出来。手里的蓝花布伞上凝满水滴。她说你会不
会让我这么幸福下去。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小昵,我们始终都无法动摇那个开头,所
以也同样不能够预知那个结局。所以让我们继续。我伸出手轻轻抚过她的脸庞。在那里感
到潮润。我说小昵,雪总有飘尽的那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会现出真实。让我们一起等待。
我把唇贴在她的瞳仁。淡淡的栀子的清香散落一地。

  猎人们空手而归已经有许多次。所有的人都陷入辘辘饥肠之中。开始有老人和孩子沦
为饿殍。我挖回来的野菜又能救活多少人。族里最老的老人说,漠,我已经老了。是时候
走了。你不用管我,把这些吃的留给别人吧。可是爷爷。漠。除非你能够像预言里那样,
带我们找到四季温暖如春的地方。我们可以在那里活下去。我们的族人所受的诅咒里说,
只有一个拥有雪山的灵力的人,才能够领我们找到那里,从而解除这个诅咒。我的心里有
了碎裂的疼痛的预感。我说爷爷,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诅咒。为什么要有这样
的预言。老人淡淡地笑。他说我们不过是一些雪片,在大雪来临之前就已经被决定了飘落
的轨迹。我们始终都无法动摇那个开头,所以也同样不能够预知那个结局。所以让我们继
续。他伸出瘦削的手,轻轻抚过我眉宇间那一道痕。

  漠。我明白。可是这是狐与人之间太过久远的积怨。你我无能为力。我伸出手去遮她
的眼,不让她看见我的泪水。放开来时,掌心已是一片湿润的潮湿。

  吃完苹果我静悄悄地回到我的床上。经过镜子的时候借着走廊上的灯光。看见自己苍
白的脸色。就这样吧。我说。

  我终究还是背起了父亲那张玄铁木的落日弓。雪豹毛皮的长袍。熊皮长靴。狼皮帽。
我终于不像以前那样因为没有它们皮毛的温暖而瑟缩起肩膀。我把装着雕翎箭的箭筒带在
腰间。我站在开始佝偻下去的父亲面前。他看着我长久地不说话。最后他轻叹一口气。漠
,我的孩子。你还是成为了当年的我的模样。
  我轻而坚定地拥抱父亲。我说父亲,大雪总有飘尽的那一天,那时所有的事情都会现
出真实。所以继续。
  可是我想我只是不希望让小昵认出那个带领族人前行的人,他的名字是漠。

  天犹寒,水犹寒,漫天飞雪终不还。
  女孩的清脆笑声。我走到窗前。看她走在雾汽弥漫的街道。她看着我。她说,这一切
就要到尽头了,是么。我点点头。小昵。我们的痛苦,终于就要有个了结。她说是吧。我
们会在云朵上夜夜吟唱起永不飘散的歌谣吗。会吧。也许会,也许不会。可是,这又有什
么关系呢。

  花朵的尽头是一棵镶着碧绿宝石的栀子树。我轻轻地走过去。风雪突然狂怒地呼啸着
把所有人包围在里面。族人们有少许的慌乱。可是很快镇定下来:他们都是最好的猎手。
他们知道风雪里闪动的无数双碧莹莹的眼睛代表着什么。他们举起了手里的武器……
  狐一只只倒下。人也一个个倒下。我的心已经疼痛得说不出话来隐隐约约看到父亲手
里的武器被暴风雪吹落。然后他被凶悍的白狐掀翻在地。我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可是那里
只留下了撕杀的痕迹。还有血。我的族人们也大都浑身是伤。我终于咬紧了牙关。拉满落
日弓搭上雕翎箭。射向风雪来袭的栀子树下。

  甚至没有一点声响地,所有的一切突然就嘎然而止。我和我的族人们站在重新回到了
春天的花丛里。那些花儿依然清纯甜美。风雪,狐群,什么都不见了。
  栀子树下,我看到了小昵。她的胸前凄艳的红已经涂满了缟素的衣裙。她还是微微笑
着看我。我伸出手去抚摸她洁白的脸颊。冰凉的泪水无声地滑过。
  我轻轻抱起她。在身后欢呼的族人们的沉默里,我走向树林的深处。

  凌晨三点七分。在备用手电筒的光线也终于变得微弱的时候,我听见一个女孩的歌声
渐然远去。
  天犹寒,水犹寒,漫天飞雪终不还。

The End
3:10 am
2004.4.2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0.34.163.47]

※ 修改:.NotePad 於 Jun  8 15:00:46 2004 修改本文.[FROM: 210.34.163.4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7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据说到2020年,要消灭贫困人口,我还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