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uying (皮子),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赤》
发信站: 鼓浪听涛 (Sun Sep 12 10:07:27 2004)



                                 赤
   在她还没遇到他之前,她只是一只山野中的小狐狸,有火红的皮毛,杏核一样的眼睛。
但她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阴险狡诈的,相反,她浑身满脑都是山野赋予浑然天成的灵气
与完全不谙世事的天真。她是一只善良的小狐狸。

  但是有一天她遇到了不小心闯进山林里的他。他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同于她所见过的所有男人——那些猎人樵夫们庸俗粗暴,眼神凶狠;但他风
度翩翩,谦和温存,脸相善良,亲切近人。小狐狸杏核一样的眼睛顷刻就闪闪发光了。没
有多想,来不及多想了,她担心片刻的犹豫这个男人就会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于是她赶紧
变成了一个少女,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着一件火红的赤衫,肤白胜雪,一双杏核样的眼睛里波光潋滟,不胜娇羞。但她的
美显然不仅于此。她有一种纤尘不染的脱俗气质,灵动可人,但眉眼之间又暗暗的透着一
丝难驯的野性,足以令每一个山外来客为之动容。

  男人显然有些吃惊。他大概没有想到他迷路误闯进这片山林,却凭空出现了这样一个
小美人儿。他问她是哪里人氏,她不作答,只是盈盈的笑着;问她为何在此处出现,她也
只是憨憨的笑着毫不躲闪的看着他。男人也笑了,他摇了摇头:那我把你捡走吧。

  她于是欢天喜地的跟着他走了。

  她跟在他后面,一点儿的畏惧也没有。尽管她要第一次离开这片山林,她要跟着一个
陌生男人走了,前途未知,凶险难卜,但她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走了,甚至没有回头多看这
生她养她的大山一眼。

  对了,男人突然转过身来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愣了一愣,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她还没有来得及想她该叫什么名字呢。

  男人又笑了。你大约没有名字吧。这样吧,他低下头,微微思考了一小会。

  赤。我以后就唤你赤了。

  男人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看了一会,满意的转身继续往前走了。

  赤,赤,她默默的在心里反复的念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漾满了她小小的心。原来
人类有这么美妙的感觉,还有这么动听的名字。她庆幸的想,做人真是太美好了。

  她跟着他辗转走出了那座山,终于回到市集,穿过热闹的大街小巷,路过拥挤的熙攘
人群,一路上她可算是大长了见识了。她也见到许许多多同她年纪相仿的娇俏少女,珠琅
耀目,粉衫翠裙,姹紫嫣红,甚是美艳。她还在路边的小摊上见到许多从未见过的新鲜玩
意儿,其实不过是些普通的胭脂水粉,珠钗首饰的,但对于初涉人世的她就好似奇珍异宝
了。仿佛是女人的天性,她既好奇又向往,忍不住停下脚步,扯了扯男人的衣角,眼神毫
不掩饰的望向那些小东西。她其实也是想要变得像今天见到的那些少女们那样,她不过是
想要更加美丽些。

  男人心领神会的笑了。但他却没有应允她的小小要求,只随口小声吟了一句诗:清水
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然后便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她很有些不解,那些诗句她断然是听不懂的。但亦没有纠缠,只好懊恼的跟在他的背
后。当然小嘴脸上还是难以遮掩的一丝怨气。

  他当然也注意到她的表情,但笑不语。

  好歹终于跟着他回到了他的家。她仍然是那一脸全然无知的茫然,无谓的举止里又夹
杂着些些怯意。毕竟是陌生的地方,完全不同于她所习惯的自由山野,刚开始她甚至有些
无所适从不知所措。再说府上的下人们也都用奇怪质疑的目光打量这个来历不明神情恍惚
举止怪异的小女子,她便更加怯怯的了。当然他还是待她宽厚温柔,目光一如她最开始看
见他的第一眼那样,让她安心,让她可以不顾一切的跟他走。所以她还是忍耐着留下了,
并且也日渐了习惯烟火人间的生活。

  什么都是男人教她的。

  赤,过来。

  男人只要这样低低的唤她一声,她就会欢喜的像林中小鸟般雀跃着一路小跑奔将过来
。他一点一点的教她怎么使用府里的每一件东西,十足耐心,百般细心,温言软语,从无
改变。聪慧的她当然也是一点即通,并且她愿意为了他学习这些复杂繁多的人间事宜。他
也教她习字吟诗,她再不是当初那个目不识丁毫无家教的野丫头,俨然已是寻常百姓家的
小家碧玉模样了。当然,他还是细心刻意的保留了她身上最为宝贵的天性,仍然不施粉黛
,不饰珠钗,永远是那一袭火红的赤衫,浅笑盈盈,珊珊可爱。

  他总是满意的看着她,眼神温柔,他说:赤,你是我从山野里捡回来的精灵。

    她还是笑,杏核样的眼睛里,流不断的满眶春意盎然。

  作为一个人类女子,她心智上尚是一个小女孩儿的。她尚不懂人间欢爱,不悉男女情
事。她没有想过也无法理解她对男人的这种未名却无端深厚的感情,她更没有想过去探究
男人对她是何种欢喜。她是一个小狐狸精呢,理所当然的妩媚动人,亦有惑人之嫌。但她
实在单纯天真,没有一点害人的心思,她只是,她只是太迷恋这个男人了。

  冬去春来,她与他相伴,已是三载。

  赤,过来。

  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唤她。她正折了庭院里初春的第一朵花儿,乐不可支的递到他
面前,得意的要与他分享她那太容易就满足的小欢喜。

  他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目光里平素少有的郑重。

  赤,他顿了顿,你该成亲了。

  成亲?他的表情让她有一丝隐隐的不安,但她还是笑吟吟的问:什么是成亲啊?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有一点埋怨自己怎么大意疏忽忘了教她这么重要的人生大事。他
有点为难的想了想,第一次不知该如何给她解释这个;罢了,他只好说:成亲,就是一男
一女一起过日子,过一辈子。

  哦?她听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是诗经里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嗯,他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那,我们不是在一起过日子吗?那我们成亲吧。她仰面望着他,一脸期待与兴奋。


  我要和你成亲。她又重复了一遍,带着一点不可抗拒的娇纵语气。

  呵呵,傻丫头。男人笑了。

  他轻轻抚摸着她年轻娇好的面庞。你怎么能和我成亲呢,傻丫头。你要嫁给另一个男
人,你将来的丈夫。

  另一个男人?她愤怒的拨开他的手,像受惊的小兽一般从他的怀中挣脱。

  我不要!我不要!

  她歇斯底里的大嚷,眼神咄咄逼人的直望向他,似乎在问:你为什么要把我丢给别人


  他回避了她的眼神,也不作答。

  她怒不可遏,闹了一夜,而他始终一言不发。清晨的时候她终于精疲力竭,脸上挂着
还没干的泪滴,失望的沉沉睡去。

  她醒来的时候,他正坐在她的床边,眼神爱怜,一如当初。她以为希望来了,于是慌
忙拉着他的手,死死的拽着,求他不要把她嫁出去。

  你不与我成亲也可以,但你不要把我嫁出去。我不要嫁给别人。她一遍一遍的求他,
眼神恳切而哀怨。

  他有一点心软,眼里闪过转瞬即逝的犹豫。但马上便又回复最开始的坚定。

  你必须要嫁。他笃定的说,人我已经给你挑好了,日子也定了。非嫁不可。他神色凝
重,语气坚定,不容推翻。

  是吗。她绝望的放开他的手,一下子失去所有的力气,亦不再看他。

  你不要我了吗?她垂下头,低低的说,好吧,我是你捡来的,一切依你。

  此后她真的不再反抗,像所有的待嫁女子一样安顺的等待吉日的到来。但她亦不再欢
喜,脸上再没有往日的笑容了。她好像一下子黯淡了。

  这些他都看在眼里,亦是心疼不已。但没有人可以改变他的决定。

  终于到了这一天,迎娶的轿子吹罗打鼓喜气洋洋的入府了。她也终于褪下了她那火红
的赤衫,凤冠霞帔,锦衣重重,红妆粉黛,珠钗铛铛。所有的丫鬟嬷嬷都惊叹她的绝色姿
容。她的美丽足以赛过人间的任何一个新娘,但是她却没有一点笑容,更没有其他的新娘
待嫁时那种急切和期盼。她好像完全置身事外一般。

  只是在盖上红盖头的那一刹那,她最后的,凄凄的,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想起当初
她不顾一切的跟着他走出山林。三年了,已是够了。

  最后,她踏上花轿,在喜乐声中渐渐远去。她可以感觉到他一直在后面目送了她的花
轿很远。但她没有回头。

  如他所愿,拜堂成亲,她终于嫁了他指定的如意郎君。

  七天之后,男人得到消息说:新婚的少奶奶离奇失踪了。没有任何前兆,亦没有留下
任何痕迹。只是,据说她失踪的那天,有下人看到府里窜出去一只狐狸,毛色火红,宛若
赤焰。



--
我爱奶茶!
很爱很爱她!
我也爱莹莹!
可惜只能在梦里!

※ 修改:·barbule 於 09月13日10:28:50 修改本文·[FROM: 210.34.0.49]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9.229.121.56]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0.49]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9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人永远都长不大。他们只是看起来像大人而已,但这只不过是时光雕塑出来的泥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