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ciesnow (ccie),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天堂的阶梯(1)
发信站: 鼓浪听涛 (Sun Dec 19 03:38:24 2004)


夜晚的中山路,仍是那样的繁荣,并没有因改道或修路而影响多少。可能是许久没有逛街
了,也许是许久没有见那么多的人了。
经过一家小店,看到了一付耳钉很是漂亮,戴上。顺便给哥哥买了个圣诞礼物。
来到必胜客,哥哥已是在等,小跑过去。哥哥诧异的看着我,咦:“怎么变漂亮了,小恐

变成了小美。”
或许是发型的改变,或许是没有血色的皮肤在灯光下,映照的是白晰。
等了许久,还是没有轮到我们。又和哥哥转到雅子。雅子似乎在做一个关于爱滋病的慈善

义拍。没什么在意,走过人流,来到室外坐着。看着远处鼓浪屿的灯火,还有来往的客轮

。还有风。。吹过不只是脸庞,还有了一些轻松。
“哥,你变胖了。嫂子可把你喂成猪了!”我笑称道。
“是啊,都胖了好多了。我们有快一年没见了吧!”
“你还说呢。有了老婆不要妹妹了”。
“除了我给你打电话,也没见你打过电话给我,还说。是你叫我哥,还是我叫你姐。没大

没小”
顺着哥哥的口,应了一声。哥哥还是那么笨,每次都上我的当。
“你这丫头怎么老爱占这便宜。”看着哥哥无可耐何的表情,和以前还是一样。
“是你自已叫的,又不是我要你叫的。一个字‘笨’!”
哥哥停止了嬉笑,一本正经的说:“你们分手多久了?”
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可能是风。有了一丝的凉意。“五个月”。
“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什么事都要我问,你才说?”
“又不是什么好事。”低着头,轻语说着。
“你还是这样,什么事都自已做主,太独立也不好。”
可能是许久没有看到了哥哥,也许久没有人和我谈起他,泪夺眶而出。哥哥拍了拍我的脑

袋:“小恐,你叫我怎么说你。”
慈善的义拍好像暂停了一下,从里面传出琴声。哥哥说:还记得以前那个弹着琴,傻傻的

你,学会了一首曲子,就打电话对我说,哥哥,我又学会了一首噢。厉害吧。还要礼物。

还要说学小提琴,因为你喜欢<<梁祝>>。只有用小提琴才可以演绎精美绝伦的化蝶。还拉

着我陪你去挑琴。
一晃眼都三年多了。以前的丫头长大了,多的只有心疼。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可能是不想再让自已陷入回忆,打断了哥哥。
“以前给你打电话,你的声音都很清爽,最近打给你,语气都轻柔多了。搞得我还以为你

准备嫁人,学礼仪呢,还和你嫂子说你最近变乖了许多。后来听‘种树’的说才知道的。


(‘种树’的人是哥哥的一个同学,大学毕业到了农业局。下放到海沧,被我叫成是‘种树

’的。)
看到我一脸的狐疑,哥哥说他的GF,原来是我的朋友。我的事也只是耳闻。
是啊,过快一年没和哥哥见面,当然也不清楚‘种树’的事。

时间一点一点在走着,码头的客轮又走了一班。
“宝宝电话,快接,快接!”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与哥哥的交谈。
你嫂子的。看着哥哥一脸的甜蜜,我知道他幸福着。
这幸福也曾荡漾在他的脸庞,是为我。现在我想也有,只不过已不是为我。
哥哥放下电话,望着若思的我。“小恐,你真的变了。”“你刚才不是说我,变成小美了

吗?”
“不是指这个,你比以前静多了。”哥哥又说道。
“也许吧。这样不是更好,更有女人味了。省得你经常叫我淑女些。”
“如果可以,我宁愿要以前的妹妹。”哥哥严肃地说。

走出雅子,把我送上车时,哥哥仍在说:乖,一切都会过去,幸福在等着你。
天堂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有一点可以确定,那里是幸福的,没有痛苦,只有亲人的

关爱。
我正在通往天堂的阶梯。

--

血 依着脉落 滑下
心 没有节奏 跳动
漆黑的发
苍白的脸
疲倦中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1.161.22.209]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We must accept finite disappointment, but we must never lose infinite h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