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tysn (aa),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the beauty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4年12月25日03:09:15 星期六), 站内信件


    不知..
    是梦里醒着,
    还是醒中梦着.
    这一程,
    已是雪满西窗,
    无处寻舟.
    亲爱的薇拉公主, 竟自作主张去讨伐猛兽, 为什么在我们刚刚订婚的第二天? 你不
顾所有反对的意见, 不听任何人包括王后陛下的好言相劝.. 只有你的父亲支持你, 那个
至高无上的老头, 说你是皇家正统的遗传, 身体里流淌的是天生的勇士之血, 不愧是他
的女儿. 而我, 作为公主的未婚夫, 不明白为何你的决定如此突然, 一个字也没跟我提
过. 原本以为, 从此以后便是我们常相厮守的日子, 不管天塌地陷, 你是我的唯一. 可
你却弃我而去, 征讨那该死的比蒙巨兽..
    比蒙是野兽王国的领主, 野蛮的象征, 半兽人尊为圣兽, 而其他人称之为梦魇兽.
最近它们骚扰我国北部边境. 百年来我国边境一直很不安宁, 常常有外族入侵边地居民
. 难道你要告诉我, 在这样一个不安的国度里, 什么都不会有保证?
    前尘旧事, 再一次浮现, 历历在目.
    那天晚上, 过年的时候, 我没有看清爸爸是怎样把妈妈按在角落, 我直接冲了过去
, 揪住爸爸的衣领, 我忘记了, 爸是用拳头, 还是用巴掌, 打在妈妈的身上, 我用尽了
全身的力量, 一举托起爸爸, 甩出去.. 我是穿着睡衣从自己的房间冲到爸妈的房间, 我
听到他们争吵, 妹妹惊恐的叫声, 寒冷的冬夜, 前一天晚上我还穿着毛衣在火笼子旁打
哆嗦, 此刻, 没有感觉到冷, 尽管穿着薄的睡衣. 回到自己的被窝时, 才突然剧烈地颤
抖, 止不住的泪水往外流, 怎么擦得干净.
    我终于离家出走了, 妈妈, 这生活太难, 我要去远方寻找究竟, 我要暂时离开你..

    总以为, 这世界上所有的道理我都懂, 每一句话都是道理. 那又怎样, 不过也是上
帝手中的一颗棋子, 只有等待幸运之神的垂青. 也许, 也许我真的必须努力奋斗, 直到
粉身碎骨?
    小的时候, 玩啊玩啊, 每天都有欢乐, 连做梦也常常是恍恍惚惚的甜. 可是乐够了
之后, 总会做一些恐惧的梦, 一些空荡荡的场景, 一些无路可逃的尽头, 一些孤单绝望
无助和悲伤的交织. 没有与人诉说过, 没有人与我分担过.
    这山间的道上, 竟有疯子在歌唱:
    "我看见高山吻了白云,
     我看见月光吻了大海,
     我看见鱼儿吻了浪花,
     我看见风吻了落叶.
     所有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你吻的不是我."
    大白天的, 一个人走在山道上, 也觉得空荡而孤单. 竟害怕背后有鬼, 勇敢地回过
头去, 只是满道的枯草灌木. 于是更加紧了脚步.
    那天, 是圣诞节, 我独自徜徉在皇室的御花园里. 我已是皇家骑士的一员了. 又是
久没回老家了, 家里过的是春节. 故乡, 那一片绿竹猗猗的圣地, 是童年时的伊甸园.
风吹过, 送来一阵幽幽弦音. 循声而去, 看到一名女子的背影, 于楼外青石上. 是的,
弹的正是那一曲"月亮女神", 我曾听过多遍. 那一曲, 空灵婉转, 欲乘风而去, 满怀激
荡. 总是有个疑问, 是不是存在某种强烈的欲望, 让这一切变的如此美丽, 又如此丑陋
? 就让我消散在这样的节奏里, 不要停止..
    我又沉醉在.. 许久, 声渐悄. 回首看人, 只是无觅处.
    她也懂得这一曲..
    此后我每日来这里窃听. 古有子建赋神女, 翩若惊鸿, 婉若游龙, 明眸善睐, 靥辅
承权. 她不是这样. 曾经梦想过一种温柔, 如一池清水, 层层渌波, 仿佛通晓心灵隐处
的声音. 而她也不是这样. 她的静像天边的晚霞, 梦里天和地定格在一瞬间; 像树梢上
的月弯, 幽幽吟唱, 夜空广寒.
    结果, 我们就在一起了.

    仿佛, 我就是那一片护花的绿叶, 平凡而渺小. 饱经风霜的脸上, 有淡淡的哀愁.
多少次早晨醒来, 发现身上滚动着晶莹的露珠, 是谁的眼泪落在我胸膛?

    前线传来消息, 说公主成了比蒙的统帅.. 人们议论纷纷, "她竟然喜欢这些丑陋恐
怖的怪物, 这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更不可思议的是据说那些巨兽在她面前也非常乖巧
和温柔!" "她竟然和巨兽交上了朋友, 多么顽皮可爱的小姑娘啊." 国王异常恼怒: "薇
拉怎能做出如此没有教养有辱家门的事情呢? 真是太任性了. 你马上去把她抓回来, 如
果她不肯回来, 你要立即杀了她!"
    我无言, 只是有点恍然如梦.
    国王送给我一支泰坦之剑, 那是我们泰坦族最强大的武器, 原本埋藏在深山中的潘
多拉宝盒里, 由天界派遣大量的泰坦巨人和圣龙守护. 是几代先辈花了无数的心血和生
命, 终于战胜天神, 取得宝物. 几百年来, 它一直是我们的传国之宝.
    此去路途遥远, 我要作点部署. 结果我只带了99名大法师. 途中有大量木精灵加慕
我们, 他们是邻国边境上的勇士. 于是我的队伍逐渐浩荡. 只是天气不好, 道路泥泞,
我情绪低落. 每天醒来的时候, 外面总是雨声淅沥. 我就这样走进雨中, 愿苍茫的雨幕
, 洗尽一身疲惫.
    想当年, 百步穿杨视为雕虫小技, 到如今, 跋山涉水成了家常便饭.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我们行进到一座叫做棠拉的村庄, 受到友好的接待. 我永
远也不会忘记这座宁静的村庄.
    我把队伍驻在村口, 自己接受邀请到村里的一户人家住宿. 这家人屋子很小, 厨房
跟客厅连在一起. 灶上点一盏油灯, 还摆满了油盐酱醋的瓶瓶罐罐. 妻子在灶前看着锅
里的饭, 丈夫坐在旁边生火. 有几个邻居的男人来这里拉家常, 他们谈论着这个秋天的
收成以及来年的果园里该种些什么. 灶前的火光在丈夫的脸上跳跃, 锅里发出"咕咕"的
沸声, 灶上热气升腾. 我想起了遥远的家乡, 久别的父母是否更加苍老? 弟弟妹妹该懂
事了吧? 女主人端来一盆水给我洗脸. 盆里映出一张枯瘦的脸, 胡子拉杂, 头发又长又
乱. 深陷的双眼毫无生气, 这就是我自己?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建议我去村里的
一家理发店接受"修理".
    理发店窄得像个更衣室, 只有王室里的走廊那么宽. 店左边是个杂货铺, 右边是卖
烧饼的. 这个理发店不过是搭在两墙之间的一个小木棚. 它的主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
女孩, 远远就看见她安静地坐在门口, 望着来往的人群.
    "你就是路过我们村的将军?" 女孩一边剪发一边问.
    "是的."
    "将军带队是不是很辛苦?" 女孩的声音温柔而体贴, 不知道是不是对每个来理发的
人都会问长问短.
    "是啊, 很辛苦." 女孩是朴素的美丽, 我这样想.
    "那你是不是骑士?"
    "嗯.."
    "好棒:)"
    女孩静静地为我理发, 屋里只有我跟她两个人. 我想找点话聊, 又不想破坏这宁静
的和谐. 许久..
    "你一直在这里理发的?" 我终于开口了.
    "不是啊, 侬是去年才搬到这里的. 这儿以前是个裁缝店, 再以前是隔壁村的一个女
孩在这里理发. 这个店已经换过很多主人了, 还有人在这里卖过豆腐."
    "哦." 她说"我"的时候只发出轻轻的鼻音, 便成了"侬". "你不是本地人?"
    "侬是棠拉人呀."
    "那你怎么说'侬', 棠拉人都说'我'?"
    "说习惯了:), 像不像爱尼斯人?" 爱尼斯是附近的一座小镇, 但我没去过.
    "爱尼斯人..不知道.."
    "爱尼斯人都说侬:)"
    "......"
    不知不觉就理完了.

    翌日清晨, 早起, 推开窗户, 空气清新而湿润. 屋檐上结了一个蜘蛛网, 沾着雨水
, 在风中飘摇. 不禁对着屋檐发起呆来..
    风定雨住, 落花飘香, 一片清凉的世界. 瓦上的滴漏, 正在演绎一场似醉还醒的歌
谣. 清晰透明的梦境里, 水雾氤氲.   壕沟里的积水汇成一条九曲的滔滔, 争先恐后地
往低处奔腾. 折一只纸船, 付与那滔滔, 满载着无畏的童真, 它却泊在潮湿的滩上. 山
默默, 水默默, 人也默默.

    前面是个大峡谷, 乌烟瘴气的, 老远就闻到尸体的腐味. 抬头只见两旁怪石嶙峋,
中间一块灰蒙蒙的天. 路口斜插着一块标牌:
    "一个老人的忠告: 不要再往前走了! 前面是死亡之谷, 那是无数鬼怪出没的地方,
 没有人能活着从这里通过! 回头吧, 你的家人在等你."
    这是个险要的关口. 我知道, 就在四十年前, 一支人类的军队在这里遭到地下洞穴
人的伏击. 它们从山上往下扔石头, 人类全军覆没. 如今这里尸横遍野.
    我把鞭子举过头顶: 我们的队伍永不回头! 山上滚下几块石头来, 接着听见一片"吱
咯吱咯"的声音. 大家惊呆了, 地上的尸体纷纷站起, 朝我们扑来..
    僵尸! 该死的, 砍倒它又爬起来. 寸步难行, 拼命地砍, 直到手酸了, 刀钝了. 出
口在前方, 这个峡谷并不太长. 可我们从中午杀到深夜, 昏天黑地, 终于冲过来了. 月
亮不知何时爬上山头, 冷冷的. 疲惫, 困顿. 大伙只想美美地睡上一觉, 管它前方还有
多少路, 路上多少魔鬼野兽, 这一觉之后, 我们又可以踏平世界上所有的山川! 可是我
们还没躺下, 远处传来阵阵"呜呼啊"的鬼哭狼嚎. 天, 是数不清的幽灵和吸血鬼, 这是
一片诅咒的大地. 上帝, 为什么不派些天使来给我们帮忙? 我们是你一手创造的, 我们
正在受太多的苦难.. 我们忘记了时间, 忘记了身在何处, 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我醒来
的时候, 发现身旁还有十几个战士. 他们说一只吸血鬼咬了我的胸口, 然后他们拼死把
我带出那个鬼地方, 带到这片树林里. 一条小溪从我们旁边穿过, 轻轻地流淌, 轻轻地
呜咽, 阳光照在溪水上, 闪闪发光.
    当我还在烦恼, 这十几个士兵如何与强悍的比蒙对抗? 前方探子来报, 说国王已经
俘虏了公主! 什么? 原来国王已经暗地里派另一支部队抢先到达, 并扫荡了比蒙巢穴..

    终于又见到薇拉的花容, 还是那样的宁静.
    是的, 是我亲手刺中了她的心脏, 在另一个将军动手之前.
    在我流尽了所有的泪水之后, 在薇拉的墓前睡着.
    在我的坚持之下, 他们决定放弃运回公主的尸体. 薇拉将永远躺在这个荒凉的边地
里. 然后我们踏上了归途.
    云起叶飞, 大雁成行, 人不同归.
    我又想起外公, 外婆临终的那个晚上, 他守在她的身边: "记得二十岁的时候, 我把
温存多年的一块暖玉打碎了. 那时, 我感叹, 什么东西终有一天都会碎掉. 从那以后,
我小心翼翼地保管每一件属于我的东西. 可你终究还是离我而去.."

    谁与我一同沉醉到天荒地老
    谁与我一同感受田野的清风
    谁与我一同回忆儿时的欢笑
    谁能与我分担这份旷古哀愁
    谁与我并肩徜徉于暮雪青山
    谁与我携手漫步在古道长亭
    何处是浪子停泊的港湾
    何处是落叶归根的故乡
    何时结束黎明前的黑夜
    谁栽了那棵岸边的金柳
    伊人曾在水一方
    谁在后园默默祭奠落花冢
    轻轻吟唱"死生契阔" ?
                                  根据<死亡阴影>网友地图"美女和野兽"改作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193.23.184]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是深知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你怎么能说我有拖延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