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eiyaweiya (找活ing),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家事(一)
发信站: BBS 鼓浪听涛站 (Thu Mar 10 21:11:45 2005), 站内


    春节,在家七天,膘减5斤。没喝咖啡也没泡茶,还是失眠得厉害,晚上就睡两三个小
时。撑到初三,坐火车回了学校。临走,父亲似乎没什么感觉,倒是母亲,眼圈红红的,半
晌说了句:“回学校后要好好睡觉。”

    失眠的病根,家里拆迁时就已落下。

    四年前,市中心西迁,我们整个林厝100多户人家的田地和房舍,全被被征用来建人民
广场和会展中心。征地自然要赔偿,而赔多赔少,钱儿落入谁的腰包,这里面的门门道道,
就大有文章可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性如此。从此,村里不再安宁。渐渐地,村里形
成两派,一派是村支书和厝里的少数财团,有镇委和市委撑腰,一派以伯父为首,支持他的
,是厝里的大部分人家,两派立场分明,形势僵持。某天,村委以开会为名,将吾两伯父及
吾父三人骗至广场,二十几个流氓对其群殴。事发时,厝里其他人全部被通知到另一地方开
会。待同厝人得悉真相赶到广场时,吾三亲人头破血流躺在地上,而那批流氓早已扬长而去


    被打前,伯父父亲已受过不止一次恐吓,村里,镇里早已有人放话,如果他再坚持插手
此事,后果自负。然吾伯天性善良,书生气太浓,竟天真地认为,都是族中兄弟,近的是堂
兄堂弟,远的也不超过七代,世代同居一隅,不会也不敢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出事后,伯父
遗弃了家里大半个房间的书籍,隐隐是对自己大半生的否定——“百无一用是书生”。

    医院里,两伯母和母亲,各自守着丈夫的床塌,形容憔悴,但神色镇定。多年农村生活
的磨砺,坚强已然成了习惯;这场灾难没有让她们手足无措。母亲很少开口,偶尔出阳台去
抹把泪,然后再进房间。大伯的伤势稍轻,肋骨断裂并轻微脑震荡。我进病房看他时,伯母
正给他喂石菇排骨汤。我叫了声伯父,他点点头,要伯母舀碗给我,说这是我最爱喝的汤。
推辞不过,我勉强喝下,然后到另一个病房看二伯。二伯伤势最重,大腿粉碎性骨折。伯母
眼泪簌簌下淌,伯父数落她:“我又没死,你哭什么啊。哭了给人看笑话不是?”又转向我
:“做人要有骨气,不能让人家看不起。”我再转回父亲的病房,问母亲,我做点什么。母
亲没有回答。

   母亲向来与人为善,征用之事一起,她便寝食难安,也时不时告戒父亲,莫管他人瓦上
霜,而父亲总是不听。而事情发生后,母亲更是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白天,母亲去医院
照顾父亲;晚上,有舅舅他们帮忙,母亲回家同我一起睡。那些日子,几乎每到半夜,睡梦
中的她仿佛给人捆了绑似的,身子不停地挣扎,嘴角抽搐,想叫却叫不出来。我赶紧搂住她
:“妈!妈!你醒醒!“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下来。触触她的脸,湿湿的,如水,再触触她
的手,冰冰的,如霜。我抚摩婴儿般抚摩着她。彼时,她不仅是我母亲,更是我的女儿,是
只受了极度惊吓的小东西,我有责任照顾好这个可怜的女人。月光从窗口泻了下来,柔软,
苦涩。

   再后来,堂哥亦以黑社会势力介入,方从元凶那拿到了医药费;而期间的精神打击,其
后的身心巨变,岂是钱能弥补的?何况,打了就打了,伤了就伤了,除了医药费,凶手没有
承担任何责任。弟弟气愤不过,欲写信上告,信被拦截,弟弟也受到了人身威胁。以后,学
习成绩猛降,身体和脾气每况愈下。伯父和父亲出院后,亦性情大变。大伯父天生极富知识
分子的幽默感,任你怎么愁眉不展,他三句话准能把你逗笑。可出院后,他与先前判若两人
,阴阴郁郁,话少了,笑也少了。二伯父的腿瘸了,行动都不方便,更别提干活。父亲原本
就脾气暴躁,脑震荡后,更是如此。母亲三两句温言暖语也能把他惹火;而且动不动就头疼
。大年三十那天下午,我们家很奇怪,母亲在厨房忙,我在门前屋内贴联挂画,而父亲和弟
弟俩父子却一个头疼,一个胃痛,在楼上睡了一个下午。

    父亲有些贪图小利,出院后脑子变得迟钝,常有人找他借钱,他被人家花言巧语两句,
也就真的几千几万地拿给人家。偏生这年头,借到钱的反成大爷,到期了,好脾气的还会央
延长借期,无赖的双眼一瞪:“老子就是没钱!你把老子逼急了,有钱也不还你!”这还是
比较温和的口吻,流氓到底的,干脆把你推出他家门,扬言你再上门打断你的腿。这样也好
,若干年后,父母归西,我也学学金圣叹的豁达,把一整盒的借据付之一炬。

   父亲三兄弟,三个家庭,一直是村里最团结最和睦的大家。而经历了这场大波折后,三
个家庭间也起了罅隙。对外立场依然一致,而萧墙内微词频起。大伯父家,由昔日的门庭若
市,转为今日的门可罗雀。世态炎凉,管窥一斑。二伯父腿瘸了,二伯母一直对大伯有怨言
,认为是大伯连累了二伯。我家则常常处在中间人的位置,尽力协调好大伯二伯两家人的关
系。母亲跟大伯一家的关系近些,而我父亲跟二伯的儿子要好。我跟弟弟,从小吃惯了三家
饭,再加上还没出社会,一大家子一直把我们当成小孩来疼。而如前所述,弟弟其实也卷入
了这件事。这样看来,我是唯一不受直接影响的一个。不然。

--
 不弄文字
 不碰情感
 不找工作
 借我根手指
 我就站起来

※ 修改:·weiyaweiya 於 Mar 10 21:36:40 2005 修改本文·[FROM: 218.193.9.191]
※ 来源:·鼓浪听涛 http://bbs.xmu.edu.cn·[FROM: 218.193.9.191]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Praise is like sunlight to the human spirit, we cannot flower and grow withou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