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ander (徒步),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学会扯淡……
发信站: BBS 鼓浪听涛站 (Sat May 14 00:41:18 2005), 站内

自己,总想写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感人又罗曼蒂克的,而故事的主人公最好就是自己,
即使不是自己,也要映射上一点自己的影子,满足一点虚荣心,仿佛从此便有了在朋友们面
前炫耀的本钱。但每次提起笔来,心中却空空如已,于是立刻慌张起来,总总怀疑自己和别
人比起来,好像少了一点什么,哦!那便是爱情。即使从真实的角度看起来,能称之为爱情
片断的,却是那么的琐碎,也许是自己怕落后别人的分子在作怪吧,于是便有了不能称之为
“爱情故事”的故事的开始。

在这个故事里,应该有几个女主人公,或是温柔的,或是刁蛮的,或是什么什么性格的,都
无所谓了,但必须都是美丽的,因为男主人公是我——一个女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标准的
大众情人。于是男主人公和几位女主人公的故事便可以开始了,也许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开
始这个故事,但这些也许并不是重要的,因为故事已经开始了,至于结局,自己还没有想好
,就像失落的旅者,不知道目的在何方,但想起“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来,又不禁阿
Q式自信起来,虽然思绪还是一片混乱,但是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杂乱而又没有尽头,于是
在其中一个杂乱的日子,一个头发杂乱的黄毛丫头,便走进了自己杂乱的生活,从那天开始
的一段日子,应该是积极向上的——如果爱情是事业的话;从那天开始的一段日子又是无聊
之至的——因为,因为故事纯粹是扯淡,也就是瞎编的。

开场应该是个浪漫的天气,更应该选择一个浪漫的地点吧,实在俗套的很,反正就是在这样
一个环境中,第一位女主人公登场。她的开场旁白上应该写着:轻轻地/我来了/正如我轻轻
地走。镜头越来越近,那是一个黄毛丫头,十七八岁的样子,嘴轻轻地撇着,瞧不起任何人
的神气就从嘴角流出来,惹人怜爱却又惹不得的,她的外表应该是前卫的,内心却传统得很
的那种女孩子,难道那是自己的梦中情人?也许吧,也许稍微带有自己女友的模样,却又不
甘心写成自己女友的那份德性,于是自己当时的感觉是怪怪的,仿佛这位主人公是一个模子
,不是真实的,但确实引人的很。

当她和我的视线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一丝坏坏的笑容使她看不出自己的想法,这于是便引起
了她的兴趣。她的手从纸带里掏出似乎是薯片的东东,然后用摆一个优雅的造型,迅速的投
入自己的嘴里,然后微微一笑,迅速略微摇了摇头,露出自认为可爱的两个小酒窝,又像变
戏法似的掏出另一片薯片,递向我,最后便是“你要不要”的表情。

虽然自己受宠若惊的很,却还留有一丝警惕的,迅速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是和我说话以后,
便整整衣服,走向她,接过薯片,很绅士的说声:“谢谢”。因为那是一个酒吧的柜台旁边
,里面的女孩子都不是好惹的,尤其对于这种单独的年轻女孩,自己更是警惕的很。果然这
时她冒出来一句:“不请我喝东西吗?” 我连想也没想,要了两杯白兰地,顺着柜台的表
面推向她“白兰地,爱喝就喝,不喝拉倒”,我知道:说这句话的同时,我的绅士形象也彻
底的毁了。但又有什么呢?她不就是那种女孩子么?即使表面再骄傲,也就是一个小太妹而
已。我看你还能玩出来什么花样?我紧盯着她,慢慢浅酌着杯中的液体。并没有和我想象的
那样,她拿起酒杯,说了声“谢谢”,便盯着酒杯不再说什么了,脸上没有了微笑,但也没
有生气的预兆,她的表情突然就变得那么自然,在那一刻,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成为淑女
了。

一曲终了,她才抬起头来,哦,原来她在听歌呢!这时候她的表情又换成了那种什么都无所
谓的姿态,随着下一首歌曲的开始,她的身体轻微地摇晃着,看了看我:

“你多大?”

“比你大,你呢?17?18?”

“18,这里的人都叫我黛黛,你呢?”

“小丫头,有什么鬼心眼,说吧!”

她想了一会儿,问:“你是学生?后面丫大的?”

“怎么了?”我没有回答,反问道。

她的表情有点怪怪的,突然冒出来一句:“你下周末还来么?”

“来,我总是8点来。”虽然感到奇怪,我却老实的回答了。

“噢,没什么,随便问问,别介意,我先走了,下次见。”说完,笑笑便消失在昏暗的空气
中了。

也许相处太短的原因吧,虽然她出现的方式很特别,几日下来,自己渐渐淡忘了。忽然有一
天,她打电话来让我去酒吧一趟。这个小丫头真是神通广大得很,怎么会弄到我的电话号码
的。想想反正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出去就出去吧,难道她还会把自己吃了不成?心里想着,
不久便到了酒吧,一进门就看见她微笑着和我打招呼。

那天霸必龙的人不太多,轻柔的音乐,有点暗淡的灯光,气氛惬意的很。她那天穿的衣服至
今我还记得很清楚,因为四月的天气,在北京还不能说是热,但她的打扮,好像已经是七月
份了,使我发晕的并不是半透明的衣服,而是,而是她——她竟然穿了一双拖鞋!!!不仅
是拖鞋,而且是冬天的那种布拖鞋。当时我就看着她发了一会儿怵,后来见光线比较暗,没
人注意到我,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一把拉住她就跑出去了。

出去以后,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愤愤不平地说:“你要丢脸,也别把我拉上呀!”

她坏坏地笑了:“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哪种人?”我明知故问。

“就是那种人啦!”她得意的笑了。

“那也不一定,我就是怕丢脸罢了,说,有什么事情?”

“没有事情不能约你出来玩嘛?”她眨眨眼睛,反问道。

我有点生气:她穿成这样子,谁敢和她到公共场合玩呀,看来只有逛逛校园了。没有问她的
意见,我就领着她进了学校。当从31楼经过的时候,她忽然冒出来一句:“我住306寝室!
”当时我大吃一惊:“你是我们学校的?”口气里充满了不信任的表情。她并不解释,接着
说:“中文系,大一,你呢?”我愣愣地说:“大二,计算机。”看着她眼光里流露出来的
得意,我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怎么会这么听话的回答呢?真是傻冒。

默默地走着,谁也没有打破寂静,二体,静园,临湖轩…….默默的注视着我们的身影, 就
这样来到了湖边,来到了湖心岛,那天的天空中没有月亮,天气比较压抑。看来她的心情也
不是很好,没有多说话,我直到现在才注意到:她是标准的淑女——在思考的时候,为什么
这个女孩子说话和不说话的时候差别这么大呢?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竟然对她产生了兴趣


到石舫了,从湖心岛到石舫需要经过一块不平的大石块,因为她穿着拖鞋,于是先过去的我
伸出手来朝向她:“把手给我!”

看到她有点犹豫,我立刻把手缩回去了:“自己来吧。”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有点绅士风度好不好??”她大喊道。

我不想和她吵嘴,于是再一次伸出手来,她的小手半握着我的手,并不太牢靠,我没再说什
么,使劲一拉,她就冲过来了,但可能用力过度的原因,她一下子冲到我的身上,从那时候
开始我才知道她竟然是那么的轻。我怕她说出来什么不好听的话,先她一步推开她,手也放
开了。她用一种怪怪的眼神望着我,一种我承受不了的眼神,我低头说:“那边坐吧。”

也许是因为天气不好的原因,石舫上没有别的人,东南边的博雅塔只有一个模糊的巨大的黑
影,偶尔有一辆湖边经过的汽车的灯光掠过湖面,除此以外便是无边的黑暗,我渐渐不安起
来,说不出来的一种不安,于是我看着她在湖面上晃来晃去的脚,没事找事地问:“你不是
北京人吧?”

“西双版纳的,你呢?”

“风筝城的。”

“你真的相信我是西双版纳的呀?”她笑着说,“不过我老家在那罢了,我从小就没有离开
过北京。没想到吧?”

我有点奇怪:“你没有到过北京以外的地方?”

“是呀!我很想到外地去旅游。”她的口气一种落漠,一种憧憬。

不知不觉谈了许久,彼此都了解了很多,后来我们交换了彼此的电话号码。我问她有没有
QQ,她说你给我申请一个吧。她说她经常上《新青年》网站的“文学大讲堂”,那儿有她的
作品,主要是童话。

我忽然想起来,有一个叫“黛黛”的才女,是写童话的,经常到《新青年》去发表自己的作
品。我一下子跳起来,吃惊的问:“你的笔名是黛黛?哦,你上次告诉过我了。”我没想到
她竟然是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子,没记错,她说自己18岁,真是人不可冒相。

与沉闷的天气相反,我们的谈话进行的很愉快,彼此感觉像一对老朋友,并没有陌生的感觉
,她谈话的时候,思维跳跃的很,可能与她平时写童话有关吧。

她的外表和她的内心世界以及作品中反映出来的性格差别很大,其实她对自己的穿着随意的
很,往往怎么方便怎么来,从来很少介意别人的看法,问她那天为什么穿的那么惊世骇俗,
她说:只是想吓唬吓唬你,也想看看你是不是俗人,果然你是比较俗的那种,但还俗的算可
爱。

“俗的可爱?”我不禁笑起来,这是什么批语?没听说过。

“俗有很多种呢!”她解释道,“周星驰的电影有的俗的深刻,有的俗的肤浅,有的俗的令
人感动——譬如《大话西游》,明白了吗?”接着又补充道:“对了,还有王朔的作品,是
另一种俗法。”她没有具体说明。

我对这句口气似乎是大姐姐的话“思考”了半天,终于明白了,她说的可爱,可能是符合她
童话中人物的性格。我不禁苦笑起来,我还以为她喜欢上自己了呢? 啊?自己是怎么了?
怎么想的这么多呢?不是不在乎她吗?再说自己和她仅仅是第二次见面而已。我有点慌张起
来,这还是自己一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

也许她有点看出来我的失措,不明白的问:“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了”我有点脸红,这种想法怎么出口呢!

她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哦,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心事呢!”说完这句话,她长时间注
视着我,似乎想从我脸上寻找什么答案,我恢复了平静,“哪会呢!说吧,我在听呢!”

“你对我,我,我的作品有什么看法吗?”她迟疑了半天才说。

“很好呀,纯净的文笔,很适合小孩子读!”我心里想着她的作品,脱口而出,的却,对于
她的作品,我确实佩服得紧。

“难道不适合你——”她停顿了一下,立刻接着说“——不适合你读吗?”

我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聪明,说真的,我的确时间见喜欢上
她了,但我又觉得她对于自己,似乎是一片云雾,她像是一个生活在童话里的人,一个虚幻
的人物,一直自认为表现很洒脱的我有点结巴了。

“有些很适合——恩,大多数适合!”面对这么聪明的女孩子,我有点慌张,只有含蓄的模
糊的表达自己。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吧,湖边已经看不到人影了,天气似乎慢慢晴朗起来,月亮羞涩地露出
她的半边脸,偷偷的瞧着我们,博雅塔渐渐露出它秀拔的身影,湖中的倒影渐渐清晰,白色
的石舫,默默无语的一对人,越靠越近,这时镜头慢慢扯远,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


--
什么叫情什么叫意还不是大家自已骗自己
什么叫痴什么叫迷简直是男的女的在做戏
是男人我都喜欢不管穷富和高低
是男人我都抛奔你
要是爱上了我你就自已找晦气
我要是爱上于你你就死在我手里    不怕你再有魔力


※ 来源:·鼓浪听涛 http://bbs.xmu.edu.cn·[FROM: 218.193.21.244]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别说自己是单身狗,狗还可以三妻四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