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ylm (小丫头),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做梦后写下的【原创】
发信站: BBS 鼓浪听涛站 (Sat Aug 27 19:22:23 2005), 站内

午睡做梦后,写下的文章
里面的主角应该是个没毕业的大专男生吧,呵呵,有不合逻辑的地方,大家包涵

《乞丐》
那年的夏天,四处流火。
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倔强,我放弃家里给我安排好的实习单位,执意南下,去陌生的A市
,想凭自己的本事,找到一份实习工作。
没想到初来乍到的我,不仅粗心地在车站丢失了大半行李,连钱包也被可恶的小偷顺手牵羊
。身无分文,我沮丧地提着一小包随身的衣物外加一碗一盘,一声不吭蹲在了天桥下,看着
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所措地发呆。八月骄阳暴晒之下,垂头丧气的我更显出一副蔫样,活
像落魄的打工仔。
一片枯叶飘然而下,落在我眼前的地上……嗯?等等,枯叶?!不,那是一块钱!我两眼发
亮,赶紧往左右看看,见没人发现,伸手就把那钱攥到手里,跟捏救命稻草似的紧握在手心
,生怕有人抢去。过了半晌,才再微微摊开手确认一下——的确是一块钱,老天开眼,真是
绝处逢生!我心里一阵窃喜莲着一阵激动,差点两眼泪汪汪。
没多久,又有一张两块钱悄然飘落在我眼前。我抬头,只见一个摩登女郎款款而去的身影。
突然之间我明白了——原来,原来他们把我当成乞丐了!意识到这一点,我并没有太多的愤
怒,人落难到了这个份上,也由不得你再有什么“不吃嗟来之食的”骨气了。我捡起两块钱
,和刚才的一块钱一起握进了手心,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要是钱包不丢该多好。那里面的钱,好歹也够我几天的开支,等我找到了实习单位,等我…
…唉,现在,我全身上下,就只有三块钱!我又叹了口气,抬头望望天桥熙来攘往的行人,
再看看桥上杂耍的艺人和卖狗皮膏药的,心里盘算着当一个职业乞丐的话,一天可以收多少
钱。时间一个点钟一个点钟地过,我已经把饭碗和盘子摆在面前——开始正式扮演乞丐的角
色了。不时的,有几张皱巴巴的小额纸币飘下来,有时候是硬币,在碗里叮当作响。随着碗
里的钱慢慢变多,我的反感情绪也越来越强。我越来越觉得扔钱的人那种轻蔑的目光在烫伤
我的自尊,我还听到行人私下里议论,说有手有脚的年轻人当乞丐,明摆着是懒骨头,骗钱
的。“不,我不是乞丐,我不是一个可耻的要钱的!”我在心里拼命喊,可是同时我也只能
安抚自己:“就这一次。再要些,够吃饭坐车,我就走……”
下午四点,街心的大钟当当地敲起来。我中午就没吃东西,又晒了一下午滴水未进,这会儿
饿得两眼发花,忍不住又偷偷地向街对面投去一瞥期待的目光——那里有一个架在手推大车
上的街头面摊。只要天黑,我就收拾起这要钱的行头,过去好好吃一碗面,现在不行,现在
千万不行,我要等到天黑……卖面的老头冷不丁突然回头,碰上我直勾勾的眼神,我心里一
紧,赶紧低头。
五点半,天色还没晚,老头却收拾起面摊,推着车子要走了。我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想着那
顿就这样平白消失的晚餐,忍不住心如刀绞。梗着脖子咽下一口口水,我微微转了一下身子
,朝另一个方向坐,努力不去想热气腾腾的面条。远远地,有大车吱吱呀呀的声音传来,那
声音越来越近,最后,竟然在我身边停了下来。我猛地一抬头,见到老头挂满汗珠的笑脸。
他向我伸出一只布满皱纹的粗糙的大手,“快把碗倒空了给我。”
我原是坐在地上的,听了他的话,忍不住一下跳起来,把钱稀里哗啦往盘子里一倒,然后将
一个空碗交到老头手里。他用面汤把碗仔仔细细烫了一遍,然后拿起篦子,把面汤里剩的各
种面条的碎末捞出来,装了小半碗,加点汤,递给我。我双手接过来,说了声谢,急急地端
起来就往嘴里倒。
“咳,这孩子,慢点,小心烫!”老头笑了,“年轻人,我看你一天了。怎么看怎么觉得你
不像那些个骗钱的乞丐。孩子,当什么都不能当乞丐啊……”老头说完,拍了拍我的肩,慢
悠悠推着大车又走了,我从碗里抬起脸,眨巴着眼,无限感激地望着他,却连声谢也说不出
口了。
太阳终于下山了,晚霞在天边绚烂地变幻,满世界还是红彤彤的一片。下午坐在阴凉地里的
一个大妈这会儿也挪到我旁边显眼的地方坐下,她的面前,也摆着一个破碗。整个下午,她
有时候也朝我笑,我无意与标准乞丐有什么瓜葛,所以全当没看见。可是总觉得她的笑脸很
亲,就跟自己家的老人笑起来似的。
我吃完面条,挂了半撮在嘴角,没人告诉我。大妈一阵大笑,伸手给我抹掉,这一来打破了
隔阂,我们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原来大妈的儿子和儿媳都在这个城市打工,可是两个人都嫌
大妈是个累赘,身体差,不赚钱还要吃饭,就天天赶她出来要饭,要到的钱不多,晚上就不
许进门。大妈说着说着,拿衣角抹了一下眼睛,又露出了笑脸。可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辛
酸了。
天开始慢慢黑了。我把盘子里的钱抓出来,一张一张地数,还不少,四十多块呢。看来晚上
该是有着落了,还要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正美滋滋地盘算着,突然听得天桥上一阵乱哄哄
的吵闹声,夹杂着哭声。大妈脸色一变,抓住我的衣服说:“孩子,快走,城管来抓人了!
”我把钱往兜里塞好,拿起行李要走,回头一看,大妈还在手忙脚乱地收拾她的破碗。我蹲
下身正要帮忙,后面有声音冷冷地响起来,大妈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我被当成无业游民训斥了一番。大妈,连破碗带钱一起被没收,还被警告——下次再被抓,
就要到拘留所呆几天。望着那帮人远去的背影,大妈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我咬着嘴唇,手插
在口袋里,把钱狠狠地捏了一下。然后抽出一两张,其余的又在手里紧捏了一下,掏了出来

“大妈,别哭了。”我的声音沉着地令自己都有些意外,“这些你都拿上,回家吧,天黑了
,不安全。”
“那,那你……”大妈吃惊地停止了哭号,一边推开我拿钱的手。
“不要紧,你拿上!”我把钱往她手里一塞,“我,我……”
我笑起来:“大妈,我是表演系的学生,我今天当乞丐是要体验生活,哈哈。这钱你拿上,
我不缺这点钱花。”
有生以来第一次大义凛然地撒谎之后,我转身向旁边的A城轻工学院走去。我要在那里的宿
舍走廊里过一夜。明天,明天一早,我就出去找活干,我要问问谁要搬运工,也可能有人会
要家教或者抄写打字的,或者……
事隔多年,当我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当我的事业已经小有起色的时候,我依然忘不了
那个流火的夏天,那天桥,那个“体验生活的表演系学生”所扮演的乞丐……

--

※ 来源:·鼓浪听涛 http://bbs.xmu.edu.cn·[FROM: 218.85.105.23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8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如果你仔细寻找,就会发现爱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