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qcq (药做的小孩), 信区: family
标  题: 回家琐记--听着《娃娃》写
发信站: 鼓浪听涛 (Wed Dec  1 22:57:47 2004)


   车靠站时天色已全暗下,街上灯光阑珊,但不热闹。太久没长时间坐车,头晕得厉害,
还好没吐。带的东西很少,一瓶水,一把伞,一个包装两本闲书。我喜欢简单,即使长足
旅行。
   爸来接我的。笑问着关切的话,听的出声音里夹带着微微的激动。他握我的大手干燥粗
糙,男人的手。很久没有被这样暖暖地握在掌心了。很塌实.很安稳.
   放下东西便洗澡,一路风尘,我讨厌的车里空调的味道。
   吃饭时依旧不多言语,他们津津乐道于菜肴的制作,汤只加了少许盐,知道我喜食淡。
我只是“恩”“哦”,微笑,偶尔俗套几句学校的菜少且不好吃一类话,埋头大吃。都是
我喜欢的。
   没有被问及感情的事,这一点我是可以足够被放心的。从小就好孩子,不住校,放学到
家时刻一般不会有五分钟外之差,不会在外疯玩晚归,有事必打电话回家,单调而规律。
也好,反正会一直空白的事,没有什么可渲染的,况我想他们也不懂。
   学习同样不会谈起,专业的累很少说,通宵熬夜总在期末已成定律,再难熬也可以轻描
淡写带过。他们关心的永远只有身体和生活冷暖,药我自己会买,尽管没人在耳畔提醒常
忘了吃。我性格的孤僻离群他们清楚,一样不说。在学校如何懒散成性,厌学逃课是羞于
挂齿的,没混出个样来心里偶尔憋屈,但认了,生性慵于竞争。
   离了学校于我远离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刀光剑影,鲜血流尘,与我无关,我的与世
无争可以张牙舞爪地生长,便是个正常的孩子。
标  题: 回家琐记--听着《娃娃》写
发信站: 鼓浪听涛 (Wed Dec  1 22:57:47 2004)


   车靠站时天色已全暗下,街上灯光阑珊,但不热闹。太久没长时间坐车,头晕得厉害,
还好没吐。带的东西很少,一瓶水,一把伞,一个包装两本闲书。我喜欢简单,即使长足
旅行。
   爸来接我的。笑问着关切的话,听的出声音里夹带着微微的激动。他握我的大手干燥粗
糙,男人的手。很久没有被这样暖暖地握在掌心了。很塌实.很安稳.
   放下东西便洗澡,一路风尘,我讨厌的车里空调的味道。
   吃饭时依旧不多言语,他们津津乐道于菜肴的制作,汤只加了少许盐,知道我喜食淡。
我只是“恩”“哦”,微笑,偶尔俗套几句学校的菜少且不好吃一类话,埋头大吃。都是
我喜欢的。
   没有被问及感情的事,这一点我是可以足够被放心的。从小就好孩子,不住校,放学到
家时刻一般不会有五分钟外之差,不会在外疯玩晚归,有事必打电话回家,单调而规律。
也好,反正会一直空白的事,没有什么可渲染的,况我想他们也不懂。
   学习同样不会谈起,专业的累很少说,通宵熬夜总在期末已成定律,再难熬也可以轻描
淡写带过。他们关心的永远只有身体和生活冷暖,药我自己会买,尽管没人在耳畔提醒常
忘了吃。我性格的孤僻离群他们清楚,一样不说。在学校如何懒散成性,厌学逃课是羞于
挂齿的,没混出个样来心里偶尔憋屈,但认了,生性慵于竞争。
   离了学校于我远离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刀光剑影,鲜血流尘,与我无关,我的与世
无争可以张牙舞爪地生长,便是个正常的孩子。
   妈早把水果洗净,杨桃切成片,全是可爱的五角星,晶莹剔透,我叼了走进书房。上次
离家前没看完反扣在桌上的书在看的那页夹了我高中时做的叶脉书签,放在桌角。心里有
些酸。
   他们看电视,我看闲书。没有多话。想说的在平日电话里说尽了,所以沉默。十点左右
就剩我一人窝在沙发裹着毯子看书了。在学校晚睡惯了,一直到十二点。一口气喝完凉了
的牛奶,合上书,洗手,刷牙,洗脸。说好和妈妈睡的。
   借着窗外的光,蹑手蹑脚爬上床,往墙角缩,面着壁。妈醒了,伸出手抱住我:“总睡
不暖,一到冬天就像冰块~~”我没吭声,忍不住转身抱紧她,抚摩她的手臂,脸,脖子,
还有,肚子:P。只是指尖滑过的每一寸皮肤都干燥而微微有些松弛,像缺水的番茄。心疼
了。想想多年前同样是这手臂,在黑暗中环住我时的无助和脆弱,两个女子的相互撑持``
````眼角有些湿。
   入冬,天亮得晚了。端着加了蜂蜜的绿茶在阳台站了一下午,心情平和恬淡。河对岸竹
林边,大片大片的山菊盛开,橙黄色,绚丽。记得外婆告诉过我,那种菊花闻起来是臭的
,远看倒是好。想起身边的人,从前的,现在的。我想,很多时候,如果我努力点,投入
点,是可以和他们走得很近,做谈笑风声的朋友,彼此礼节性嘘寒问暖。可惜,我没有。
只定定看他们走近了又走远。没有言语,不想靠近,不想融入,所以一直孤独。文那年说
要把家里一盆白菊花送我养,只是后来忘记了,大家都忘记了,天各一方。
   傍晚和表弟骑车到处逛,在街角看见了从前常吃的炸地瓜片。边炸边卖,热且脆,清甜
的。两个人很热闹地吃开了。童年时简单的快乐释放出来,没有任何忌讳。一个被抱着的
孩子路过,冲我脆脆地叫:“姐姐”。我开心地笑着答应。很想去亲亲那粉红的小脸蛋,
可惜嘴边都是油,算了。心里还是高兴得像老鼠。
   本想只住一晚,妈为留我,竟在这阴湿的天气把要穿的衣服洗了,心里有些火,更多是
疼,她的用心良苦!
   直到我坐上返校的车,透过被雨丝打模糊的窗看他们挥手微笑时,才猛然想起回来两天
竟没正眼仔细端详过他们,而这一走又是两个多月,心里一阵刺痛,泪就出来了。他们的
身影在颤抖,更模糊。
   我知道自己是淡漠的孩子,很久不曾撒娇,内心冰冷坚硬,总压抑自己的感情,像很流
畅的音乐突然卡住,像摁住伤口上喷薄欲出的血。有过深刻的绝望。这么多年,我丢了最
初的透明和澄澈,浑浊地苟延残喘。常常茫然无助,思绪混乱。从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该做什么,往哪里走。很多事我想我永远改变不了。无奈。作罢。
   我知道,我是爱他们的。
   但,
   我从不说起。
   仅此。
--
        是时候了
        用血洗净剑~~~

沿着风的梯子爬上去的
是比昨晚更瘦的月亮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 [FROM: 218.193.20.182]

※ 修改:.bqcq 於 Dec  1 22:58:13 2004 修改本文.[FROM: 218.193.20.182]
※ 修改:.bqcq 於 Dec  1 23:09:43 2004 修改本文.[FROM: 218.193.20.182]
※ 修改:.bqcq 於 Dec  1 23:50:45 2004 修改本文.[FROM: 218.193.20.18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7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从来不会脑残地,在网上晒自己买的名牌,因为我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