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huakaihualuo (花开花落),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花开花落(1)
发信站: 鼓浪听涛 (Wed Apr 11 11:02:55 2001), 转信

    那一场露天电影放了很久,天都黑了,操场外是一条没有路灯的
跑马道,铺着粗糙的石子,道旁的矮灌木显得过于拥挤了,白天的雨
水都闷在繁密的草叶间,散发出腐败的味道。
    散场后,她没有立刻离开,她和放电影的工友一起收拾零乱的操
场。他们临时拉起一条电线,用两盏萤黄的灯泡照明。这位工友的头
发已经半白了,很瘦, 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蓝色工作服。他是她的爸爸。
    "爸爸,"她开口了,"陈幼萍和华少浦是相爱的吧?"
    她还没有忘记刚才的电影,那是一部"古老"的片子,黑白色彩,
画面里不时还有雪花。女主人公也并不美,皮肤雪白,平凡得像野地
里的雏菊,所以她的忧愁就格外绵长,令人心碎。
    老工友默默地收拾他的机器,女儿没有放弃追问。
    "假设这不是电影,没有电影、没有剧本,他们会照自己的意思继
续相爱下去的,对不对?"
    "谁知道呢?"她爸爸这么说。


    民国。
    纯白的纱窗下坐着陈幼萍,她是一个娇小的女人,穿着一袭浅紫
色的旗袍。此刻,她的面前摆着六、七个盛了水的瓷碗,还有一簇枯
萎的菊花,这些都是佣人刚刚从卧房里收拾出来预备丢掉的,可她拣
出几多颜色鲜艳、花瓣还算完好的菊花,将它们泡在水里,然后,又
在窗台上一字排开。女佣看见了颇不以为然,在她眼里,陈幼萍一直
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女主人,甚至……有些傲慢,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她是主人从南方带回来的妻子。
    即使女佣这时候不说话,陈幼萍依然感到空气中的冷漠,她打了
个寒颤。
    陈幼萍原来是厦门人,能讲一口纯正的闽南语,直到两年前随丈
夫华少浦迁至上海,才受当地潜移默化学起上海话。但她一直不习惯
这样的改变,碰到地道的上海人搭腔,她索性就一味沉默起来,只是
偶尔回报一个点头或微笑,在别人眼里这就变成"傲慢"了,所以她总
是孤独的,不用工作,全部的时光都打发在这栋福建路的小别墅里,
也没有邻居会想起找她打牌,或是走街。陈幼萍却常常私下里感谢老
天,她还有华少浦,这个她所爱并爱她的男人。
    他们在法国认识,那时华少浦还是个留学生,他也许一无所有,
但他才情满怀,不受拘束。陈幼萍不知道自己已经这样喜欢他了,因
为华少浦"似乎"是她的好朋友的未婚夫,他们见面的机会不多。冬天,
华少浦要从里昂辗转去巴黎,陈幼萍代替朋友去车站送华少浦。两人
最初都没有说话,接着开始下雪,华少浦突然将他温暖的手掌握住陈
幼萍的手,他们很自然地接吻了。
    "我要拿很久的时间爱你。" 陈幼萍笑着说,她很激动,几乎落泪
了。
    "究竟是多久?"
    "很久……"他们再次相吻,雪花纷飞,大地像是一块水晶,充满
梦幻、绮丽色彩。
    一年以后,华少浦和陈幼萍结婚了。华少浦首先在香港找到一份
职务,尽管薪水一般,两人还是生活得很幸福。陈幼萍总迷信自己的
感觉,有一次她告诉华少浦,他们前世一定是向阳坡上的两株木棉。
华少浦笑了,为什么?
    陈幼萍轻轻叹了口气,"我曾经作了个梦,我们看不见彼此,但我
知道那儿是一片山坡,阳光像被雨水洗过一样,温暖而柔和,我听见
你在说话,那当然是另一种语言,'扑簌',我还看见,微风吹过后,
满地红色的木棉花。"
    "真的?"
    "连你也要这么问,"她说,"我也这么问自己,这一定是前世的情
景吧。"
    "可为什么要落花?" 华少浦皱了皱眉头。
    "不知道。" 陈幼萍自嘲的笑了,她依偎在他怀里,"我想我们永
远不会分开的吧。"
    不久,华少浦就接到调令,他们要去上海。对于陈幼萍来说,那
是个陌生的城市,可它也是华少浦的故乡。动身前,两人一起去了趟
厦门,陈幼萍终于见到木棉树,因为是在三月底,所有的木棉花都落
了,只剩下孤单的树干,她不免惊讶,这种荒凉的感觉实在太熟悉了,
但她不敢告诉华少浦,怕他笑她的胡思乱想。
    他们从厦门出发,坐了两天的火车后,上海的轮廓就在华少浦和
陈幼萍眼前清晰起来。


    她叫阮幼萍,已经高二了,她的父亲是个电影放映员,母亲是中
学的看门人,一家三口就住在学校边门的传达室里。在这个人均工资
八百元的南方城市里,他们全家每月四、五百的收入显然极其微薄,
但阮幼萍始终坚信他们是幸福的家庭。
    在阮幼萍的记忆里,年轻时的父亲很高大,他常把阮幼萍放在他
的肩头,说,"喏,以后你要从比现在更高的角度看这世界。"她渐渐
长大了,长成一个高挑的漂亮女孩,她没有忘记爸爸曾经说过的话,
奇怪!她总能记住这些生活的琐碎,可是岁月不饶人,曾经高大的父
亲今天竟也变成了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说着和别人一样的话。
    "你要安分念书,不要胡思乱想。"她爸爸说。
    于是阮幼萍想,她一定是从出生的那天就开始注定要"与众不同",
因为家里经济上的限制,培养成了她不爱说话的特性,她更不爱四处
闲逛,除了学习,阮幼萍唯一的娱乐就是每个周末坐在操场石阶上看
父亲放的露天电影了,而她也总看得很仔细,她想象那是自己存在的
另一种形式,她就是女主人公,有相同的感受和喜怒哀乐。


--
        问题在于,我想用平凡的语言打动你
        你不会感动致死吧?

※ 修改:.huakaihualuo 于 Apr 11 11:04:13 修改本文.[FROM: 172.16.18.18]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172.16.18.18]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9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们说了再见,但这也意味着,在广阔天空之下,我们又可以开启另一段疯狂探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