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huakaihualuo (花开花落),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花开花落(2)
发信站: 鼓浪听涛 (Wed Apr 11 13:52:21 2001), 转信

    今天,父亲播放的电影是一部名不见经传的老片子,述说的也是
很久以前的一段往事,她让自己扮演的角色叫"陈幼萍"。一个普通的
女人,除了抬头的瞬间,那幽怨的、还夹着一丝无奈的眼神外,"她"
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让人记住的特征。陈幼萍也许正是所谓相信命运的
人吧,在"她"的丈夫最终决定离开以后,"她"甚至没有流露任何悲伤
的表情,只是默默承受突如其来的一切,选择黄浦江作为自己的最后
归宿。照“她”自己说的,“她”要漂回南方去,到那个春暖花开
的地方,化作一棵木棉。


    阮幼萍不明白,为什么爱情会转变的这样快?
    故事继续下去,接着,罗云出现了,她是华少浦和陈幼萍在法国
时的好朋友,也是她夺走了陈幼萍的爱情,原来她才是这场电影的女
主人公!所以,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陈幼萍没有再出现了,屈指算
来,她在影片中出现的时间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但阮幼萍知道,她和
华少浦的故事已经延续了很久。


    上海,素有"东方巴黎"之称的世界名城,也是华少浦和陈幼萍的最
终落脚地,他们居住的房子是华家位于上海福建路的一栋老别墅,陈幼
萍很喜欢那些落地的大窗户,她和华少浦一起买来了许多白色纱布布置
他们的新家。
    早年在法国时,陈幼萍曾经认识一个叫罗云的女子,她在留学生
中算是个佼佼者,美貌而且满腹才情,祖籍在上海,和华少浦除了是
同学外,还多了层老乡的关系,所以当时几乎每一个人都猜测他们是
否会继续发展下去。结果,华少浦选择了陈幼萍。陈幼萍一直相信选
择的理由是因为爱,她不敢想象假如有一天华少浦不再喜欢她了,她
的世界还会剩下什么?母亲曾经说过,一个女人的全部世界就是她所
爱的男人。
    应该是这样的吧?陈幼萍坐在梳妆镜前悄悄地想。
    镜子里的女人很白,细眉,长眼。她已经不算年轻了,但是身材
娇小,昨天上街时,隔壁的阿姆还艳羡地对她说:"华家太太好年轻呦。"
    陈幼萍听懂了这句上海话,回给对方一个微笑。夜里,她把白天
的经历告诉了华少浦。他笑眯眯地看着面前如孩子般天真的她,然后
抱住。他的脸贴得很近,陈幼萍感受到了华少浦嘴里吹来的气息,他
们相吻。过了很久,陈幼萍才让自己从"漩涡"中平静下来,她缓缓地
睁开眼,看见他的眼,他显然有话要说。
    "明天打扮一下,我们要见个老朋友。"
    "哦?"她问。
    "surprise。"华少浦点点头,"是二楼报社编辑部新来的同事。"
    "不要卖关子,我会睡不着觉的。"
    华少浦说出罗云的名字,陈幼萍突然震动了一下,这感觉像是修
整园子时,偶然翻到一块老树根,就掀动了很久以前的回忆。她说不
出自己该高兴还是……不管怎么说,见面的日子还是来了。
    这天,陈幼萍为自己选了一套浅紫色的旗袍。女佣换掉了房里原
来的菊花,因为华少浦白天出门前吩咐要换成马蹄莲。陈幼萍没有追
问原因,华少浦一向是个注重细节的人。她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想象着
罗云今天的模样,还和以前一样?身材修长,穿着花布洋装?不,她
也一定改变了,毕竟这相隔了有三年啊!后来她发现,自己错了,罗
云没有变,一如从前,她还是那么美,一身蓝色碎花长裙。从走进华
家的那一刻起,罗云脸上就一直没有缺少笑容。陈幼萍松了口气,她
还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开朗的罗云。


    电影散场后,阮幼萍有些失望。有人从她身边经过,她无意中听到
了他们的谈话,“真好,华少浦最终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愧疚,并和他喜
欢的女人在一起啦。”
    撒谎,你们根本没看出这是怎么一回事!阮幼萍愤愤不平地想。她
又试着和父亲沟通,但是,爸爸似乎根本不关心电影里的情节,对于他,
在经历了几十年现实的人生后,又怎么会对可能是虚幻的东西有所感觉
呢?阮幼萍就怀着这样的心事回家。他们的家在离操场不远的地方,虽
然天黑了,父亲还是提出,“你一个人先回去吧,我把机器收到仓库里。”
    阮幼萍独自漫步在操场后的空地上,这里有几张乒乓球桌,少数不
愿回家的孩子就在这里打球,他们的笑声感染了阮幼萍。她突然发现坐
在球桌上的一个少年,是他?“瘦男生”。有一回跑步的时候,在他面
前,阮幼萍的鞋带突然断了,她不禁脸红,她怕别人注意到鞋子上那打
了好几层的补丁。可这也是她最后一双跑鞋了呀,想到这,阮幼萍又不
免伤心。男孩蹲下身,他从校徽上取出别针小心地帮阮幼萍系上鞋带。
阮幼萍隐约认识他,他们常常能在高中楼上碰面,他并不是起眼的男生,
瘦兮兮的,像她爸爸。所以她记住他了,今天的相遇是不是巧合?
    “你好,我一直在找机会想谢谢你。”阮幼萍走到球桌前,“我叫
阮幼萍。”
    “谢我什么?”“瘦男生”明知故问,脸上的表情有些揶揄。
    “谢谢你为我牺牲的‘校徽’,不这么做,我觉得不够圆满。”
    “……”
    “呵呵,第一次,”他说,“见到你的时候就发觉你很有意思,死
要面子!”
    “除了自尊我不剩下什么。”阮幼萍转身要走,他突然抓住她的手
臂:“嘿,你怎么也不问问我叫什么?”
    “瘦男生”一字一顿地说:“刘、峰”


    陈幼萍始终不能理解的是,三年的夫妻生活如何真的叫她变得越来
越繁琐?她甚至急于想知道,每天华少浦不在她身边的那些时间里都作
了些什么。自从和罗云见面的那一刻起,她的自信心就开始动摇,她向
往罗云那样的生活,欣赏罗云的独立、自信。她明白自己此刻在别人眼
里是什么,饱受呵护的小鸟,也许不经意间就成了华少浦的负累。不,
她不要这样!
    华少浦也渐渐注意到了陈幼萍的这些变化,他常常劝慰她:“不要
强求自己去作别人。”陈幼萍没有说什么,她总是将心事藏得很牢。她
知道自己的变化事出有因,几天前,她曾经心血来潮,在华少浦下班以
前给他的办公室打电话,老秘书冷冰冰的声音告诉她,华经理和罗小姐
出去了。罗小姐?在陈幼萍的印象里,她只认识罗云,但也许是华少浦
的客户吧。陈幼萍很清楚这个理由说服不了自己,她莫名其妙的难受起
来。




--
        问题在于,我想用平凡的语言打动你
        你不会感动致死吧?

※ 修改:.huakaihualuo 于 Apr 16 21:31:47 修改本文.[FROM: 172.16.18.18]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172.16.18.18]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只有强者才懂得斗争;弱者甚至失败都不够资格,而是生来就是被征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