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Afrog (寻求灵魂契合者),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红色的叹息2
发信站: 鼓浪听涛 (Wed Apr 11 16:33:26 2001), 转信


                               二
    4月10号,大李叫我代他值夜班,说科室规定在11点后可以通融下不为例。过了12点
,一直没发生什么事,我跟值班的医生护士聊累了就回走廊尽头的寝室睡觉。从值班室
406走到休息室417大约六十步。412正好是这条路线的中点。我不知道为什么注意到这个
细节,不过当我数完第29步时,从412放走出一个人。因为楼道灯灭了,我认不清相貌。
他手里拿着份《厦门晚报》,报头的四个红字黑暗中非常鲜艳,竟象是走廊里闪现的红
光一样。我们擦身而过。他低着头,发梢蓬乱,军绿色的上衣,不相称的西裤,拖鞋,
走起来有点吃力。进了寝室拉开灯,我突然想起那是阿霞叫我顾着的148号病人——尽管
他低着头,但那穿着没变。不知道这么回来了?
   我没想太多,可能是认错了人,也可能回来拿东西吧。病情倒是好了不少。

   寝室里床头挂着不知谁的红塑料袋,空空如也,就是颜色很奇怪——这是我注意到的
原因,似曾相识。我没想那么多,脱下白大褂准备洗漱睡觉。这时候,窗被风打开了,
屋里卷起一股气流。当我关好窗时,回头环顾,少了什么,却看不出来。我进了洗漱间
草草干完活。外面风渐渐大起来。楼道有人在絮叨着:“***,住这多加点衣服啊,变天
了。”
   大李吃剩的,留在桌上一饼干袋。我随手抓了丢进篓里,突然看见里面还丢着个塑料
袋。红色,有些耀眼,真怪事——被风吹到这里了。我有点不安,脑海里闪过148号病位
标  题: 红色的叹息2
发信站: 鼓浪听涛 (Wed Apr 11 16:33:26 2001), 转信


                               二
    4月10号,大李叫我代他值夜班,说科室规定在11点后可以通融下不为例。过了12点
,一直没发生什么事,我跟值班的医生护士聊累了就回走廊尽头的寝室睡觉。从值班室
406走到休息室417大约六十步。412正好是这条路线的中点。我不知道为什么注意到这个
细节,不过当我数完第29步时,从412放走出一个人。因为楼道灯灭了,我认不清相貌。
他手里拿着份《厦门晚报》,报头的四个红字黑暗中非常鲜艳,竟象是走廊里闪现的红
光一样。我们擦身而过。他低着头,发梢蓬乱,军绿色的上衣,不相称的西裤,拖鞋,
走起来有点吃力。进了寝室拉开灯,我突然想起那是阿霞叫我顾着的148号病人——尽管
他低着头,但那穿着没变。不知道这么回来了?
   我没想太多,可能是认错了人,也可能回来拿东西吧。病情倒是好了不少。

   寝室里床头挂着不知谁的红塑料袋,空空如也,就是颜色很奇怪——这是我注意到的
原因,似曾相识。我没想那么多,脱下白大褂准备洗漱睡觉。这时候,窗被风打开了,
屋里卷起一股气流。当我关好窗时,回头环顾,少了什么,却看不出来。我进了洗漱间
草草干完活。外面风渐渐大起来。楼道有人在絮叨着:“***,住这多加点衣服啊,变天
了。”
   大李吃剩的,留在桌上一饼干袋。我随手抓了丢进篓里,突然看见里面还丢着个塑料
袋。红色,有些耀眼,真怪事——被风吹到这里了。我有点不安,脑海里闪过148号病位
低头踯躅前行的模样。
    几乎与此同时,我听见阳台上一声沉沉的叹息。登时我汗毛直竖,屋内的灯光正照
着外面阳台,空荡荡的,只有阿霞摆的那盆万年青在晚风中静静低摆动手臂。
   “见鬼!”我骂一句。
    风是大了,有点凉。

--
      当年/你幽恨的双眸/把我撞成重伤/
      命里  是相随我一生的诅咒/不能埋葬/否则同样的下场/决绝地
  把爱字刻在你的手心/成为一个最庄严的承诺/  成你一道掌纹/ 永远无言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3.16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纵然伤心,也不要愁眉不展,因为你不知谁会爱上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