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abyiori (windson),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等待的风(三)
发信站: 鼓浪听涛 (Sun Jan  7 10:35:03 2001), 转信

         (三)一颗小石块
  这样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过了半年。这半年中,我重复着汪渝的经历,“恐龙王子
”的称号我是再也不会对他提起,因为我的遭遇也不比他强多少。如果无数次龙嘴逃生
的故事还不能使我死心的话,我想我的毅力与耐力应该可以与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或者
是南非的曼德拉相比。可惜我不是他们,所以我的心如死水。直到有一天,一个人,投
进了一颗小石块。
  和她认识的那一天,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大概是去年冬天,记得我当时刚从网上下
载了一篇叫做《青楼妓女恨》的小说,正读的津津有味。这时,我的OICQ响了。我一看
消息栏,原来是有人把我加为好友。我点击这个人kitty猫的头像,查看她的资料,知道
她叫“秋月”,“女”,“江苏南京”,其它不详。资料如此不全的女生,据汪渝的归
类,她可能属于“矜持清高型”的女子,不好泡,但是你只要花点时间突破她的心理防
线后,她就会橡皮膏一样粘在你身上,以后想甩都甩不掉,即使甩掉了,也会用浓硫酸
泼你脸的。
  也可能是属于“花戏蝶间”型的,是经验丰富的妹妹,也是我们这些经常蝶戏花间
的家伙的命中克星——人家是花戏蝶间——引的一群蝴蝶围着她乱转,却一个也到不了
嘴。
  所以,我更喜欢找那些资料里一应俱全,甚至连真名也写出来的,一看就知道是第
一次上网的妹妹来骗,一骗一个准,你说鸡蛋是方的,她们都眨着眼睛相信。
   我觉得这名字好逊,比我的名字“windson”还逊。汪渝老是说我的名字不知道是读
“温的桑”呢,还是读“温的孙”。我会不厌其烦地纠正道:“是‘温的桑’,‘风儿
子’的意思。”我的名字只是会读错而已,至于“秋月”这个名字嘛,简直像路边卖的
大白菜一样普通。
  和她“你好”之后,象征性地聊了几句,我就又跑回去看我的书去了,这叫“躲进
青楼成一统,管它秋月与春风”。
  大概是十几分钟之后,她发来几句话。“今天我的心情不好,我是第一次来上网聊
天。你是我列的第一个好友,可惜你又不理我。”
  我一看这句话,觉得我再不卖卖力气,哄哄人家,恐怕以后出门要挨雷劈哦。于是
我就说:“哎呀,不好意思。我的机子刚才有点问题,死机了,我不是故意不理你的。
”这是善意的谎言,是很有必要的。
  “啊,原来是这样,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不要紧,我经常被人家误解的,习惯了。我很荣幸成为你的第一个网上好友,不
知道你为何选中我?”
  “嘻嘻,因为你的头像是加菲猫啊,很少人用他做头像哦,不过我觉得很可爱。”

  “哦,我知道了,kitty猫找加菲猫做好友,应该,应该。”幸亏当初没有听汪渝的
建议,用那些帅哥图片做头像。因为我觉得用可爱的头像应该可以更吸引妹妹,结果是
屡试不爽——包括秋月在内已经有9999个妹妹说我的头像可爱,而且少见了。“加
菲猫能知道是什么令我的kitty猫朋友不开心么?”我也知道需对症下药。
  “我家人叫我做一件我不愿做的事。”
  “你自己可以掂量一下嘛,你觉得对自己是否有利,这事是否是对的。如果是有利
的,没有必要不高兴。”我觉得我的话很象我老爸教训我时的口吻。
  “我自己也搞不清对我自己是否有好处。”
  “能知道是什么事么?”我感到很好奇。
  “我现在不想说。”
  “呃......好吧,让我们换个话题吧。轻松点的,好么?”既然她不愿意说,我也
只有转移阵地了。
  “好的。”
  “给你说一个追妞轶事好么?想听么?”吊胃口是我的拿手好戏之一。
  “想听。”就是,送到嘴边的肉不咬,那我还混个啥?
  “话说一天晚上,12:00,女生宿舍楼下。”
  “好恐怖!”
  “突然一片火光,我们男生赶紧拎着水桶跑过去。却发现原来不过是蜡烛的火光。

  “好玩。”
  “只见在地上摆着几百根蜡烛,排成了I LOVE U的字样。”
  “好浪漫哦。”我仿佛见到一个拍着手的小女孩的可爱样子。
  “原来是一位老兄追妞不成,心生一记。决定制造轰动效应,放手一博。”
  “聪明。”我也知道,还用你说?
  “我们男生马上对着女生楼上喊:‘小姐们,快来看啊,烛光情书啊!’女生一听
,跑出来一看,睡意
全无。”
  “当然了。”
  “女生也大喊:‘谁给我点,再丑的我都嫁!’。”
  “值得考虑。”
  “忽然,火光中有人影在闪,是那痴心男乎?”
  “应该是吧。”说你傻吧,如果是,我还说啥?
  “非也,乃两保安在将蜡烛踩息哉!”
  “惨了!”亏你也知道。
  “我的故事说完了,信么?”
  “不太信,不过我希望是真的。”
  “不管是真是假,我觉得你听的很认真,是一个好听众。”这么好听的故事,听的
不认真是傻子。不过我
夸她也不是没道理,因为这是我们厦大发生的一件真事,众生皆知。如果我是在说给我
厦大的师姐或师妹听的话,早被踹到喜马拉雅山上去了。
  “是么?:)”嘿嘿,夸得你高兴了吧。拍马屁用我这种化骨绵掌拍,百发百中。

  “现在你的心情好些了么?”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答案,我已经在打下一次说的话了

  “是的,好多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其实,每个男孩子都需要一个好听众,只是很多不能随愿罢了。”这是我拍着胸
口说的一句良心话。
  “你很走运哦。”瞎猫撞上你这只死耗子,哦,不对,是瞎猫撞瞎猫了。
  “是啊,我很感动,为了这,我愿意为你点一次蜡烛。想不想?”我的老毛病又犯
了。
  “想啊,不过我怕你女朋友会打我。”哎呀,肉麻王子遇到醋溜公主了,麻脱皮酸
倒牙了。
  “我说我还没有女朋友,你肯定不信。老实说我是曾追过的一个邻家女孩,不过人
家却从没答应过,只是拖着。她现在在沈阳念书,我觉得感情这东西就象是风筝的线一
样,风筝离你越远,那么你的线牵不住它而断掉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我们快断了;我
和她俩人的态度就象厦门和沈阳两地的气温一样,一热,一冷(这时是冬天),不过我
也快冷下来了。综上所述,可以推出‘我还是光棍’的结论。你可以放心了。”这到是
我的真实写照。
  “我希望你能珍惜这份感情,当你有机会去爱一个人时,就好好爱吧。否则,当你
失去机会时,你会追悔莫及的。今天就聊到这吧,谢谢你的笑话。再见!”不等我的回
答,她就下了机。
  好奇怪的女孩,好奇怪的话,爱一个人需要机会,难道暗恋也有人管不成?怪丫头
。不过我觉得“秋月”不是“清高矜持型”也不是“花戏蝶间型”的女孩子,而应该是
属于“神秘兮兮型”的。

  那两天,老是不见汪渝。上午见到他,原来他在泡姐姐,泡厦门的工作的姐姐。用
他的话来说就是,“泡
姐姐好,泡姐姐可以有衣穿,可以有钱花,可以吃披萨,可以去迪吧。”原来,现在流
行泡姐姐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妹妹好。妹妹嫩,妹妹纯,慢慢骗,不留痕。好久没见到那个神
秘妹妹了,挺想的。
  下午,上机就打开OICQ,等了一会儿。果然,这个傻妹妹被我等到了。我的当时的
心情估计只有当年那个守株的宋人才能体会的到吧。用形象一点的比喻来说,就象我在
倒牙了。
  “我说我还没有女朋友,你肯定不信。老实说我是曾追过的一个邻家女孩,不过人
家却从没答应过,只是拖着。她现在在沈阳念书,我觉得感情这东西就象是风筝的线一
样,风筝离你越远,那么你的线牵不住它而断掉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我们快断了;我
和她俩人的态度就象厦门和沈阳两地的气温一样,一热,一冷(这时是冬天),不过我
也快冷下来了。综上所述,可以推出‘我还是光棍’的结论。你可以放心了。”这到是
我的真实写照。
  “我希望你能珍惜这份感情,当你有机会去爱一个人时,就好好爱吧。否则,当你
失去机会时,你会追悔莫及的。今天就聊到这吧,谢谢你的笑话。再见!”不等我的回
答,她就下了机。
  好奇怪的女孩,好奇怪的话,爱一个人需要机会,难道暗恋也有人管不成?怪丫头
。不过我觉得“秋月”不是“清高矜持型”也不是“花戏蝶间型”的女孩子,而应该是
属于“神秘兮兮型”的。

  那两天,老是不见汪渝。上午见到他,原来他在泡姐姐,泡厦门的工作的姐姐。用
他的话来说就是,“泡
姐姐好,泡姐姐可以有衣穿,可以有钱花,可以吃披萨,可以去迪吧。”原来,现在流
行泡姐姐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妹妹好。妹妹嫩,妹妹纯,慢慢骗,不留痕。好久没见到那个神
秘妹妹了,挺想的。
  下午,上机就打开OICQ,等了一会儿。果然,这个傻妹妹被我等到了。我的当时的
心情估计只有当年那个守株的宋人才能体会的到吧。用形象一点的比喻来说,就象我在
厦门大学南光食杂店里喝了一块五毛钱的冰绿豆汤,又吃了一根三块五毛钱的炸鸡腿一
样爽。怎么,这个比喻很逊?可是,我已经拿我最幸福的感觉来比喻了。
  我先打招呼,这个不能女士优先。“你好,还记得我么?”
  “你好,当然记得。”不枉我的一番苦等啊。
  “忘了问了,你是不是学生啊?”
  “是啊,我在念大学。”
  “我也是,下午没课么?”
  “是啊,你呢?”
  “我翘课了,我是翘课王子。”我不由红了脸。
  “你真不乖,还翘课。:(”
  “我是翘课王子,还偶尔上上课,翘课天王就一节不上了。相比之下我还是比较乖
的。”扯淡学是我学的最好的一门专业。
  “呵呵,不害羞。”
  “你是哪个学校的啊?”我把话题扯开。
  “南京*****。”名头不小哦。
  “是南京人?”
  “是的,你呢?”还好,你有城市户口。
  “我是安徽人,在厦大念书。”从穷地方来的。
  “哦,我们是半个老乡呢。”不要和我随便拉关系。
  “是啊,真高兴遇上你。我能知道你是学什么的么?”我早有公式化的语言在等你
了,你进入了射程我就开火。
  “外文系,英语专业的。”
  “外文系好啊,外文系美女多多。”我老是说实话,却又拍了马屁。随手发招,这
是马屁高手的苦恼啊。
  “不一定哦。:)
   你是学什么?”
  天啦,居然不给我继续拍下去的机会,可恶。“化学”我没好气地回答,标点都省
了。
  “好啊,好啊。我问你,你会不会制黑火药啊?”
  GOD,我堂堂一个社会主义大学化学系的大学生能不会制我们老祖宗一千多年前发明
的黑火药么?我在小学时都会了。这么没水平的问题气得我脸色发青。我懒得正面回答
,我说:“你要黑火药要炸谁啊?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嘻嘻,不是,我只是想起我哥小时侯偷制黑火药,结果把门牙给炸掉了。”
  “哈哈,我倒很想跟你老哥多亲近亲近,毕竟,他为了化学事业献了门牙。”我忍
不住笑了出来,你哥比你更傻。
  “不用了,他化学学得还没我好呢。嘻嘻,他英语学得最好,现在,他已经开始教
英语了。”
  “呵呵,那他说的肯定是正宗伦敦郊区漏风英语了。”应该比我的口语更差吧。
  “不知道。”就知道你不敢大义灭亲地承认。
  “今天南京冷么?”当时,我在厦门都冷的不得了,穿了好几件衣服。
  “是啊,我的手都冻麻了。”
  “多穿几件衣服,不要着凉,否则,我会心疼的。顺便代我哈一哈你的小手。”我
自己都感动。
  “好的。”
  “可惜我不能亲自做了,so浪漫的事我没做,真是罪过啊。”
  “你来了,早被我爸撵跑了。”
  “我会趁他老人家不在的时候,偷偷地溜进去。”这应该难不倒我。
  “不说了,你老是没正经话。”嘁,假正经。
  “你们学校的男生能进女生宿舍么?”
    “能啊,你们学校呢?”
    “原来可以的,现在不行了。想知道为什么么?”
  “我又想听故事了。”真乖,赶快搬小板凳坐好,听老爷爷讲故事。
  “我们学校的旁边是一个很大的和尚庙,叫南普陀寺。”和什么做邻居不好,非要
和和尚做。
  “挺好的啊。”好啥。
  “里面那些年轻的和尚无恶不做。”我可不是诽谤哦。
  “是么?好象能仁寺一样?”
  “不,这里的和尚比较现代化,我们经常在校园里看见和尚骑着山地车,耳朵上带
着CD机的耳塞,潇洒地过来串门。甚至还有拿着手机,在小饭店里三五成群地喝酒吃
肉的。”
  “和尚不是不吃荤的么?”真天真。
  “傻子,不吃荤能叫坏和尚么?”
  “哦,对啊。”
  “有个和尚哥哥,六根未净,‘酒肉穿肠过,美女心中留’的他就看上了我们学校
的一个姐姐,追的好辛苦啊。居然被他追到手了,可惜,相处一段时间后还是被姐姐给
甩了。”新时代花和尚鲁智深居然失恋了。
  “好可笑的和尚啊。”
  “不仅可笑哦,和尚哥哥心中忿忿,就拿着一把匕首,冲上姐姐的绣楼,指着姐姐
,进行最后摊牌:‘你到底爱不爱我?’”
  “好可怕。”知道怕了吧。
  “不仅可怕哦,姐姐不甘示弱,决不投降。结果,哥哥刀斩情思,结束了姐姐的生
命。哥哥自知罪大,也
从五楼纵身跳下,堕入阿鼻地狱去了。校方以此为鉴,女生的宿舍楼从此严禁男性出入
了,我们这些男生无辜受害,我们厦大的男生和和尚是不共戴天之仇!”
  “好可恨的和尚,我很同情那个女孩。不知她的家人,会不会伤心?”
  “其实,我也是听我的师兄们说的这事,没有亲见,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事。”我只
好据实相告,“不过,我想她的家人一定会很伤心的。”人之常情么。
  “这个姐姐敢拒绝自己不要的爱情,真的很勇敢,我很佩服。”傻劲又来了,其实
我觉得姐姐完全可以避其锋芒么,待自己安全时再摊牌也不迟啊。再说,当初还不是自
己把和尚引来的,苍蝇不会叮无缝的蛋么。不过,我的话你可能不爱听,还是不说的好

  “是啊,我也很欣赏这个姐姐的勇气,晚生我曾做诗一首,赞云:
            上天可比七仙女,
            人间不让祝英台。
            恶徒凶刀何所惧,
            玉碎只为要清白。”人已经去了,我就说两句好话吧。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对面一片寂静。直到我催了好几次,才回答我。“我很感动。

  果然是小女生的脾气,这点事也感动,好笑。“你为何对这个故事有如此强烈的反
应?不会是有和尚追你吧。”我把我的疑问传给她。
  “好了,就聊到这吧,感谢你的故事,真的。88!”说完,又匆匆地下机了。我
越来越感到她的奇怪。
   第三次的聊天,我就问到了她的e-mail的地址,至于她的通讯地址她死活不肯说
。我就按她的电子信箱地址发了一封贺卡。是一张一个帅哥在冰天雪地里怀里搂着一个
靓妹在热吻的图片。我在祝福语里说道:
   依偎你,我的世界融化冰封。
   轻吻你,我的心中有了微温。
   拥有你,我的天空变得透明,
   失去你,我的快乐不再完整。
          yours windson
  我的贺卡标题是“真的很想你”。发完了贺卡我自己心里都感动的扑通扑通的,不
信秋月不动心。
  我第二天早上十点起床,结果物化课旷了。那个有杀手之称的老头,最爱点名。被
抓到旷课的,一律在期末考试时处以极刑——抓你补考。后来,同学们证实了我的预感
,又点名了,我是上了老头的黑名单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打了两个菜。却发现我忘带饭卡了,卖菜的一把抓着,就不让
走了。众目睽睽之下,
我可糗大了。幸亏,遇上认识的人,借了饭卡解了围。好糟的心情啊,希望遇上秋月能
安慰我一下。
  岂料,我在下午遇见她时。给她打招呼,竟然不理我。连“你好了”几次无效之后
,我也火了:有啥了不起,离开你就没人聊了么?
  “你的贺卡我收到了。”终于说了一句话。
  “不高兴么?”瞎子也看出来了。
  “希望你以后不要寄这种贺卡来了。”好伤人心的一句话。
  “为什么?”我死不瞑目啊。
  “不为什么,我觉得我们最好保持现在的关系,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我劝你多寄寄
贺卡给你的女朋友,说不定还有点用。”我寄不寄关你什么事。
  “我也想寄给她,可是,她不上网。她说网上的一切太虚幻了。其实我一直在爱着
她,记得有次,因为她叫‘苗苗’,又在沈阳念书,我竟然把所有叫‘苗苗’的、辽宁
的女孩子都列为了好友。可又有什么用呢?她会知道我这一片心么?对不起,我以后不
会对你随便乱说话了,我以为你是一个性格随和的女孩子,和你开了个玩笑。我错了,
下次不会有这种事了。不过我和她的感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声泪俱下,呜呜。
  “那我就放心了,我的话有点重,希望你不要生+气。”生气是没有,伤心倒是有一
点。
  “不会的,我已经习惯了。我今天起床就觉得一切都不顺。”
  “怎么了,是因为我的缘故么?”差不多吧。
  “不是,我只是,早上翘课被人抓,中午吃饭没带卡。网上遇妹真高兴,还没想倒
挨了骂。”今天是我的倒霉日。
  “呵呵,:)没想到你不仅能平时出口成脏,还能出口成章啊。”你开心了吧,可
这高兴是建立在我的 痛苦之上的。不过,看着她的笑容,我的心情也好象轻松了许多
。但是隐隐地,我觉得她不仅言谈奇怪,脾气更是古怪。这在我心里始终是一片阴影。


   随便的话不能说了,我们也可以聊很多啊。我发现,英语不好的同学一定要找一
个学外文的网友哦,简直是免费的家教老师。而且,她好象到过不少国家,给我讲了好
多外国的风土人情,以及她旅游时的趣事,听得我眼睛一翻一翻的。渐渐地,我觉得我
有点离不开这个怪怪的女孩了。
   转眼到了元旦,大家都在翘首企盼新年的快点到来。
   我也不例外,穿好了新衣裳,揣着自己给自己封的红包,乖乖地准备守岁。毕竟
,过了年,我也正好二十岁了,双十年华么,该好好庆祝一下。我和几个同学准备去不
醉不归。
   晚上,我们收拾行装,准备开路,杀向川菜馆。
   这时,我的传呼响了,我回了电话,传过来是她的声音(不久前,我把我的传呼
号码给了她,她也给了我她的手机号码,我们通过几次电话)。
  “windson(我们都没有告诉对方真名),你好,你今晚有空么?”
  “是紫檬啊,你好,你有事么?”我心里其实更希望她没事,好让我去喝酒。
  “我想让你陪我通宵,让我们在电脑两端一起守岁。”
  “我.....有空,没问题。”我太年轻,还不知道怎样拒绝一个女孩子。
  “好,我等你。”她挂了电话。
  我只有对我几个狐朋狗友说我有事,不能陪他们了。他们连说扫兴,其实我心里也
挺不情愿的。汪渝把我拉到一旁,问我:“有妹妹找你啊?”
  “这都被你猜到了。”
  “废话,你什么能逃得过我的眼睛?说,是不是那个秋月。”我曾经在他面前不止
一次地提起过秋月。
  “是啊,她让我陪她守岁,我也不好拒绝她。”
  “我也不能说你是重色轻友,不过我觉得你对她有点动心。我当初就跟你说过,网
上的感情作不得真,不要自讨苦吃。大家逢场做戏,即使认识恐龙,还能拔腿就跑,一
笑了之,并不要紧。害怕的是,如果你把自己的感情也都陪了进去,受伤的肯定是自己
。记着我的话,我去喝酒了,不等你了。”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我也知道他的话是对的,而且,我也说不上自己到底喜欢这个女孩哪一点。不过,
我即使是逢场作戏也要把今天的戏做下去了。
  坐在电脑前,我发现没什么可聊的。只好说些家常话了。
  “你在哪里上机?”
  “在家里,今天家里人都出去应酬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所以,我想叫你陪我
聊天。会不会耽误你的事?”事情没耽误,酒精却耽误了不少。
  “没有事,我也很无聊。早知这样,我就去南京陪你了,反正你爸正好不在。”空
头支票开两张给她。
  “别来啊,我爸是不在,不过我们家还养了一条狗。:)”
  “放心,我会带上一篮肉包子,先跟你家的狗搞好关系的。”
  “我会把它先喂得饱饱的。”
  “这么狠心,我不陪你聊了。”我的嘴撅起来了,没肉包子里加老鼠药对付你家的
狗就不错了,你还敢这样对我。
  “好好,我不喂就是了。”
  “你给我说个故事吧。”我怕她缠我说,我就先发制人。
  “我没有故事,只有一个心理测试。”
  “快说,快说。”
  “给你五种动物,分别是:狮,狗,马,猴,兔。如果叫你把它们一一丢弃,问你
的丢弃顺序。”
  “我的顺序是:狮,猴,马,兔,狗。”我是想:狮子太可怕,不敢养;猴子太爱
闹,养不住;马太能吃草,把我们学校的草坪啃了,我岂不是要被罚款罚死?我可养不
起;兔子爱闹瘟疫,养不好;养狗能看门,而且能吃我的剩饭,我还可以吃狗肉,狗肉
很好吃的哦,养狗是个宝。
  “狮代表面子,猴代表亲人,马代表事业,兔代表爱人。”我哪知道这些东东。
  “那狗一定是代表朋友喽,狐朋狗友么。”我又想起我的那狐朋狗友,此时,他们
应该已经喝掉一箱子啤酒了吧,我不由得舔了舔嘴巴。
  “差不多吧。是你说的,我没说啊。”还敢给我挖陷阱,懒得跟你计较。
  “这个测试说明了什么?”
  “你是一个很重朋友的人,为了朋友,你可以放弃一切。是么?”
  “是啊,这大概是我看《蛊惑仔》看多了吧,受所谓的‘兄弟义气’的影响太深了
吧。”我也觉得我挺讲义气的,汪渝歉我的一千块钱大概有一年了吧,我也不好意思要
,宁肯自己天天喝稀饭。
  “爱人没有朋友重要么?”
  哎呀,该死,在女孩子面前说爱人没有朋友重要,岂不是把泡妞前途送进了坟墓?
好在我会扯淡,“很难比较,知心的朋友是我的手足,断了我的手足,我宁肯去死。而
爱人是我的心脏和肝脏(就是所谓的‘我的心肝宝贝’),失去它们,我还能活么?所
以,为了爱人和兄弟,如果需要,我都会献出我的生命。你信么?”我自己不信,我还
得考虑一下。
  “我信,我相信你。现在轮到你给我讲故事了。”
  “给你五种动物,分别是:狮,狗,马,猴,兔。如果叫你把它们一一丢弃,问你
的丢弃顺序。”
  “我的顺序是:狮,猴,马,兔,狗。”我是想:狮子太可怕,不敢养;猴子太爱
闹,养不住;马太能吃草,把我们学校的草坪啃了,我岂不是要被罚款罚死?我可养不
起;兔子爱闹瘟疫,养不好;养狗能看门,而且能吃我的剩饭,我还可以吃狗肉,狗肉
很好吃的哦,养狗是个宝。
  “狮代表面子,猴代表亲人,马代表事业,兔代表爱人。”我哪知道这些东东。
  “那狗一定是代表朋友喽,狐朋狗友么。”我又想起我的那狐朋狗友,此时,他们
应该已经喝掉一箱子啤酒了吧,我不由得舔了舔嘴巴。
  “差不多吧。是你说的,我没说啊。”还敢给我挖陷阱,懒得跟你计较。
  “这个测试说明了什么?”
  “你是一个很重朋友的人,为了朋友,你可以放弃一切。是么?”
  “是啊,这大概是我看《蛊惑仔》看多了吧,受所谓的‘兄弟义气’的影响太深了
吧。”我也觉得我挺讲义气的,汪渝歉我的一千块钱大概有一年了吧,我也不好意思要
,宁肯自己天天喝稀饭。
  “爱人没有朋友重要么?”
  哎呀,该死,在女孩子面前说爱人没有朋友重要,岂不是把泡妞前途送进了坟墓?
好在我会扯淡,“很难比较,知心的朋友是我的手足,断了我的手足,我宁肯去死。而
爱人是我的心脏和肝脏(就是所谓的‘我的心肝宝贝’),失去它们,我还能活么?所
以,为了爱人和兄弟,如果需要,我都会献出我的生命。你信么?”我自己不信,我还
得考虑一下。
  “我信,我相信你。现在轮到你给我讲故事了。”
  God save me !我不禁大喊。
    我肚子里的墨水本来就不多,这几天又给她剥削光了。叫我真是“巧夫难为无米之
吹”哦,我只好发呆了半天。
  “快点,我等不及了。”对面的着急了。
  算了,给她讲讲我自己吧。我眼睛一闭,狠了狠心,敲下了键盘。
  “我给你讲一个悲伤的故事,想听么?”不想听最好,省得我麻烦。
  “想听。” 甜的西瓜吃腻了,想吃苦瓜,没办法。
  “有一个男孩,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很聪明,从小读书就很好,从小学到高中都是
名列前茅。”不是我自夸,是实事求是。
  “继续,我在听。”
  “他的家人对他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他以后能有所作为。”
  “应该的。”
  “他也很争气,高考没花什么力气就考取了一个重点大学。”玩着玩着就考了厦大
,还行。当初要是努努力,肯定考北大了。
  “真的很聪明,我高考差点累死。”
  “在他的面前,是一片光明的前程。”
  “是啊。”
  “可是,在大一的时候,他认识了几个朋友。在厦门这个特区里,他们觉得应该尽
情地享受生活。于是他们就逛酒吧,泡妞,上迪斯科舞厅,赌钱.......小流氓能干的他
们都干了”这就是我的大一生活。
  “太放纵自己了。”我现在也知道了。
  “第一个学年结束的时候,这个男孩的考试成绩一塌糊涂,有四门不及格。当初,
次,他不再和那些朋友来往了,天天强迫自己去图书馆、去公教读书。学期结束时,他
的成绩果然很好,门门九十分以上。学校根据他的表现又把他转成了正式的学生。”我
在大学里也曾苦读过。
  “应该祝贺他。”
  “不过,第二学年开始的时候,他的那些朋友又来找他了。他想,辛苦了一年,也
应该稍稍轻松一下了。于是,他们又混到了一块。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
  “真不应该。”
  “转眼,又到了考试的时候了。他坐在考场上,发现卷子上的题一道也不会做。怎
么办?只有抄了!没想到,他居然抄及格了。他不禁想,我怎么这么傻,如果我早抄的
话,我也不会留级了。于是,这种他以前嗤之以鼻的行为,成了他现在在大学生存的唯
一手段。今年,他把学费当成赌资去赌,结果输得学费也没得交了。他也不敢向家里要
,尽管他家里不穷,可是他怕再刺激了他爸爸妈妈的心。”亏我还想得到老爸老妈。我
可怎么办啊,银行还在一个劲地催我要交学费呢。
  “真不敢相信。”我也是。
  “这就是悲哀,曾经的天之骄子变成了一个人渣。”我想我现在应该算是了。
  “能知道你故事里的主人公是谁么?”大概是因为我骂得太重了,心情也太激动,
不象我以前叙述别人故事时那么平静。引起了秋月的怀疑,逃过女孩子敏感的嗅觉真不
容易。
  “不幸中的不幸,这个男孩就是我。”我也不想隐瞒了,大不了让她看不起就是了
。这几年来,我挨的白眼还少么?我早就习惯了。
  “那他一定会成功的。”我也不知道。
  “学校给了他一次试读的机会,不过要留级(如果不是留级,我都快毕业了)。这
次,他不再和那些朋友来往了,天天强迫自己去图书馆、去公教读书。学期结束时,他
的成绩果然很好,门门九十分以上。学校根据他的表现又把他转成了正式的学生。”我
在大学里也曾苦读过。
  “应该祝贺他。”
  “不过,第二学年开始的时候,他的那些朋友又来找他了。他想,辛苦了一年,也
应该稍稍轻松一下了。于是,他们又混到了一块。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
  “真不应该。”
  “转眼,又到了考试的时候了。他坐在考场上,发现卷子上的题一道也不会做。怎
么办?只有抄了!没想到,他居然抄及格了。他不禁想,我怎么这么傻,如果我早抄的
话,我也不会留级了。于是,这种他以前嗤之以鼻的行为,成了他现在在大学生存的唯
一手段。今年,他把学费当成赌资去赌,结果输得学费也没得交了。他也不敢向家里要
,尽管他家里不穷,可是他怕再刺激了他爸爸妈妈的心。”亏我还想得到老爸老妈。我
可怎么办啊,银行还在一个劲地催我要交学费呢。
  “真不敢相信。”我也是。
  “这就是悲哀,曾经的天之骄子变成了一个人渣。”我想我现在应该算是了。
  “能知道你故事里的主人公是谁么?”大概是因为我骂得太重了,心情也太激动,
不象我以前叙述别人故事时那么平静。引起了秋月的怀疑,逃过女孩子敏感的嗅觉真不
容易。
  “不幸中的不幸,这个男孩就是我。”我也不想隐瞒了,大不了让她看不起就是了
。这几年来,我挨的白眼还少么?我早就习惯了。
  对面一片寂静,看来她对我的话的确感到很震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很难想象你是这样的.......”不知道我是人渣?
  “我也没想到我是这样的。”我现在已经麻木了,我真的已经不知道我自己的样子
了。
  “你后悔么?”
  是啊,我后悔么?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我呆了半天才慢慢在键盘上敲道:
  “我后悔,我是一个自控能力不强的人,我不应该到厦门这个花花世界来,我没能
控制自己的航向,终于触了礁,翻了船。
   我也不后悔,当我在泥潭中时,我的头脑很清醒,我学到了很多书本上永远也不
可能有的东西。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我深深体会了一遍。
  我会把为这次挫折流的眼泪压扁、风干、过塑,夹在岁月的日记里,做成一页书签
,我觉得收藏这样的书签未尝不是一种财富,虽然代价过于高昂,但它可以令我成熟。
我想,我以后再遇到失败时,我翻出它来看一下,就会淡淡地一笑,所有的不快都会抛
开,因为我已尝尽苦楚,比较起来,其他百味都是甜的;我的泪那次就已流干,没有什
么能让再我落泪了。”
  “我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一直在家庭的呵护下长大的,我的每一步,甚至上哪一
所大学,都是父母为我安排好的。我不能体会你的心情。”是啊,世上有几人能真正了
解我的心情呢?
  “记得当初我是和我同进校时那届的同学住在一间宿舍里,经过一年的相处,大家
都有了感情。后来,我留了级。辅导员过来叫我搬到新生宿舍里去住。我就舍不得,我
想,留级的又不是我一个,为何只叫我一个搬呢?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谁知辅导员说
:‘叫你搬你就搬,试读生那有资格挑来拣去的。’
  一句话把我羞的无地自容,我跑到海边,独自坐了一个晚上,冰冷的海风吹在我身
上,我也不觉得,因为它哪里有我的心冷?我当时真想跳进海里去。”
  “为什么?”
  “因为我叫windson,以后,你在刮风的天气里,你会因为想起我的青蛙嘴脸而恶心
;你叫秋月,我今后每次凝望夜空的时候,都会思念你的恐龙笑容,叫我无法入眠。”

  “呵呵,:),你真的是青蛙?”是也不会告诉你。
  “是的,而且还是特别能叫的那种。不过,最近我在学跆拳道,我的脸上被打的青
一块紫一块的,我们班女生都没精打采的,因为她们失去了暗恋已久的对象了。”是不
是青蛙自己去想吧。
  “呵呵,是你自己臆测的吧。”
  “嘻嘻,不信就算。能知道你的地址么?”
  “恩.......好吧。
   南京**********
   邮编******”
  “芳名?”
  “王紫檬。
  我等着你的信。”
  这,就是那个将让我为之等待一生的名字么?

            ----to be continued------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5.12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Time goes by, there is no end, only the inters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