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arbule (比比),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有很多无奈
发信站: 鼓浪听涛 (Fri Mar 29 03:00:10 2002), 转信




            整理了版面,就好象整理清楚了很久以来一直混乱不堪的思绪,
        这个时候,只觉得有点茫然,有点手足无措,模糊之中,想起小孩
        的时候,拿着铅笔在家里的墙壁上随便乱涂鸦,得意的时候被一个
        巴掌扇懵了一般,同样有许多无奈。

            老波比说:亲爱的女人你不懂,男人有太多的烦恼噢。

            可是女人也有太多的烦恼,男人懂的,女人自己也懂的,上帝
        懂的,可是他们只能说:no,sigh.女人找不到工作,女人不结婚生
        孩子就被当成怪物,女人喝酒是放纵,女人抽烟是堕落。而很幸运,
        我刚好是一个女人。

            女人是不是在这个时候应该流下眼泪来洗刷一些伤心。

            老波比说:亲爱的老板你不懂,凡人有太多的烦恼噢。

            总是被烦恼牵绊,不停的用思考来解决一层层积压下来的烦恼,
        思考的疲惫,思考的杂乱,思考到全身虚脱、呼吸困难,他们还是
        不肯放过我,迟早会被压死的,我暗暗想着,手里还是维持机械化
        的拯救自己的运动。

            是不是真的老了,心老了,于是会说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会
        看着一排的文章无从下手,于是会在别人的辱骂下面不改色,于是
        会自欺欺人,于是会把所有的压力埋葬埋葬再埋葬却再也发泄不出
        不懂得用倾诉用文字用一切的一切再发泄出来,尽管那没有实际的
        作用。于是,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废人,一个疯子,做着精神病院的
        梦想并且极端渴望着疯子的生活。

            我不是不懂得争取,我比一切人都懂得争取,我爱我自己,于
        是我无法忍受活不下去的苦楚。可是人人都懂得车到山前必有路的
        道理,谁知道用手指一块一块挖凿出来的路每条都是血迹斑斑的路
        那前面没有出口是怎样的心情,我无法形容出它来,只觉得满心都
        是一种辛酸。

            老波比说:亲爱的money你不懂,蟑螂有太多的苦恼噢。

            我用躲避作为唯一和人接触的方式,我躲藏起来了,当然,我
        还是高估了自己,也没什么人真想理会我。那些我给自己找的可笑
        的无聊的理由不过是要说服自己我还能用,还能有理由在这个世界
        上站起来。可是,我不需要同命相连人的惺惺相惜,也觉得没理由
        和自己已然站在不同高度的人们谈论未来。是的,也许真的是自信
        心全然失去的结果,它太现实,现实的让人彻底崩溃。

            所以,总有很多无奈,是挥之不去又无法承受的,更无所谓取
        舍的问题了。

            所以,不是我不想你们,我太想你们,会在夜晚日渐稀少的睡
        眠里因为思念而哭醒过来,可是我无法面对你们,那些我至亲的人:
        我的弟弟,我的好朋友们。不只是你们,我甚至失去了面对白天温
        暖阳光的勇气和信心,每天关紧门窗,拉上窗帘,不出离开家门50
        米远的距离,我只能做到这些,因为害怕清晨和傍晚的空气,只在
        半夜才敢走出家门。

            所以请别怪我如此,请别怪我。



      比比傻傻的等在时间的门口,却逮不住记忆的蛤蟆,眼睁睁看着它活泼跳过。
      只留下几声沉闷的话语,飘荡在空旷无人的春天雨后的夜里。
      欢迎光临我的主页:http://210.34.4.4/barbule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2.98]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听说你过的不好,我蹲在门口,笑了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