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arnar (维尼琼斯),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从北京一夜,到伦敦流浪。
发信站: 鼓浪听涛 (Thu Apr 11 22:25:54 2002), 转信

很偶然的惊鸿一瞥。京腔,钢琴,痴男怨女,在我的耳边和脑海中上演了。
以前习惯在上网的时候,插着耳机,让音乐的暗香从耳朵开始,慢慢流入密布的神经,
涌向指尖……于是,手指在键盘谱写了乐曲,名字叫率真。然后我的脑袋就可以找到它
的最佳位置,公转;抑或自转。
其实是很孤芳自赏的。
只是喜欢它们带来的一种莫名的幸福,还有放松的怡然。说起这首北京一夜,就想起小
学时候朦胧的记忆。好象是89年动乱后没多久去的,到处都是在戒严,天安门也是在坐
公车时,通过大人们交错的手构成的狭小空间,而得以亲眼睹芳容的。
北京啊,偌大的城市,爽朗的人民:在去13陵回来的巴士上,豪爽的售票阿姨,拿一袋
好象是山查吧,让我这还是10岁左右的南方女孩吃,然后悠闲地坐在某处,在我好奇的
眼神之中,半眯着眼,吐着烟圈……拉板车的大爷,一条白毛巾搭在肩上,黑夜里分外
惹眼……对了,那时的米饭在北京的饭店还是不好,很粗糙的。
而今听说北京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可惜一直没有时间到旧地重游一番。耳边的旋律,
把儿时的回忆一点一点的击活,一如水中的倒影,隐隐约约。很想什么时候一个人走在
三里屯,或是到百花深处,着绣花鞋,踏着京剧的步点,在夜空的昏黄里,处处留情。

我闭上眼,想象自己穿上美丽的花服,轻抹朱唇与凤眼……
黑日梦作完了。白日的现实依旧把我拉向的是遥远的英伦三岛。(好象听到飞机轰鸣了
,还有隔着玻璃的侯机厅里的瘦小的身影和行李。)
标  题: 从北京一夜,到伦敦流浪。
发信站: 鼓浪听涛 (Thu Apr 11 22:25:54 2002), 转信

很偶然的惊鸿一瞥。京腔,钢琴,痴男怨女,在我的耳边和脑海中上演了。
以前习惯在上网的时候,插着耳机,让音乐的暗香从耳朵开始,慢慢流入密布的神经,
涌向指尖……于是,手指在键盘谱写了乐曲,名字叫率真。然后我的脑袋就可以找到它
的最佳位置,公转;抑或自转。
其实是很孤芳自赏的。
只是喜欢它们带来的一种莫名的幸福,还有放松的怡然。说起这首北京一夜,就想起小
学时候朦胧的记忆。好象是89年动乱后没多久去的,到处都是在戒严,天安门也是在坐
公车时,通过大人们交错的手构成的狭小空间,而得以亲眼睹芳容的。
北京啊,偌大的城市,爽朗的人民:在去13陵回来的巴士上,豪爽的售票阿姨,拿一袋
好象是山查吧,让我这还是10岁左右的南方女孩吃,然后悠闲地坐在某处,在我好奇的
眼神之中,半眯着眼,吐着烟圈……拉板车的大爷,一条白毛巾搭在肩上,黑夜里分外
惹眼……对了,那时的米饭在北京的饭店还是不好,很粗糙的。
而今听说北京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可惜一直没有时间到旧地重游一番。耳边的旋律,
把儿时的回忆一点一点的击活,一如水中的倒影,隐隐约约。很想什么时候一个人走在
三里屯,或是到百花深处,着绣花鞋,踏着京剧的步点,在夜空的昏黄里,处处留情。

我闭上眼,想象自己穿上美丽的花服,轻抹朱唇与凤眼……
黑日梦作完了。白日的现实依旧把我拉向的是遥远的英伦三岛。(好象听到飞机轰鸣了
,还有隔着玻璃的侯机厅里的瘦小的身影和行李。)
就好似一条手绢,被从中坼裂,一条一条的丝线,如京剧里的流苏。是什么样的地方?
从旅游日志里也看不出个所以然。12个小时的飞行,泛旧的古堡,黑色的雨伞。我会象
伊能静一样,戴上法兰绒的小帽,卷起头发,很脾气地四处打量欧陆的风情,抬头凝视
多变的难见阳光的天?是啊,做流浪的小孩啊。在异乡的街头,淹没于人群中……
不想在问你到底在何方?不想在思量你能否归来啊?…………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193.20.49]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1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自命不凡者,脑中被其所知的少数事物所占据,以致没有空间去容纳无数其所不知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