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rayhowe (狂龙客),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胡思乱想004
发信站: 鼓浪听涛 (Sat May 18 13:21:30 2002), 转信



胡思乱想004


(内容单一且无聊之极,要写365天,非闲人勿看)

  时间:2002年5月17日
  天气预报:早上有雨下午太阳的阴阳天

  还记得昨天那个MM,只是我这个人特别健忘,问了ID今天连头一个
字母也不想不起来,BBS上挂着一排的好友却没有新鲜感,聊天的劲头
暗然退却。
  中午的烈日使四周燥热得象坟场一样郁闷,回家吃了顿饭、洗个澡
却没换来清爽精神的面貌。每次回家,总能看见她曾送我的挂满书柜的
礼物,我还是忘不了她,哪怕痛苦,也不愿用那和她的--哪怕仅有的
美好回忆去换取我自私的轻松快乐。
  我看了看、摸了摸那十来个猪的装饰品,她喜欢叫我猪,因为懒,
因为笨,却不知猪不会象我这样天天胡思乱想,唉,我还真想属猪,不
属龙。龙是王者霸气,猪是平庸安谥。杀猪时只用一刀和一声惨叫就了
事了,猪死前有美餐,而龙不一样,杀龙时必须有与之抗衡的龙的对手,
否则龙死不了,龙要死惨叫几声挨上百刀也未必会死,就是痛,其痛无
比,还不知道龙吃什么。
  我叹口气,不能忘就只能逃避,背上公文包,迅速离开家里。

  周末,往往这时上班的人都会无精打采,特别是下午,没事的便坐
着泡茶、聊天、数时间。大胆的就可以开溜,反正都是浪费时间,我就
开溜了,跑到厦大学吉它。
  可学没多久我又觉得无聊,上网,去水木清华找几个新鲜的MM聊天,
这是我放纵的一种方法,译为:没有你我也能过得很好。事实每次折腾
后,我就把某某给忘记了,连面也不想见。
  有个女孩很有趣,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已经忘记她的ID和昵称,她问
我:“你是什么星座的?”我道:“天秤。”
  “哦,完美主义者,优柔寡断。”
  “呵,我不信的,你信这?”
  “信啊,真的挺准的。”
  “呀呀个呸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猪头发明出来哄MM的玩意。”
  “嘻嘻,挺好玩的嘛,我是XX座的,和你是最佳配对啊。”
  我一见,立刻放声大笑,吵醒旁边所有睡觉的人,我想我刚才吉它
的噪音已经让他们有所清醒了,便不道歉。
  “哈哈,那你是不是准备追求我了?”
  “那有女生主动的。”说得还真象那么回事,有板有眼的。
  “你等等。”我记得她是八月十日出生,水木BBS有个星座板,她是
狮子座的,和我是天生绝配。
  “hi,back.对不起,我心里那个她是狮子座的,和我是天生绝配,
你没戏唱了。”
  “哦?真可惜,好象是呀。”
  “呵,你玩吧,我下了。”
  我不想再和跟我一样无聊的人纠缠下去,一会儿去吃饭,晚上溜冰。

  溜冰,我酷爱的体育运动,我用了两个月时间练就BBS里溜冰高手之
一,再往深里学,就不敢了。
  难度大,摔得很惨,这是别人的经验,而我,怕痛,这是我的教训。
所以每次溜冰,我只用脸摆酷,不耍高难度动作勾引。
  溜冰场上是不缺MM的,但缺美女,护栏上站着一排的女人等你主动
去牵,感觉象是......当然,有些不容易牵得到,漂亮点的都是明码高
价,你必须是高手,她才会跟你走。

  我喜欢自己一个玩,就算有个漂亮女人装傻撞到我面前,我也会漂
亮的一个转身,连她身上的骚味嗅也不嗅闪开,待她伸出手,可能牵到
的就是另一个男人。实践证明,目前为止,还没有女人想故意撞我让我
牵,我常用错觉证明自己的伟大。
  不过去南京那次溜冰,却是有了。一个颇美丽的20左右的女孩,半
露酥胸,趁黑一个倒滑在我面前,向我伸出手,我很明白这意思,因为
在南京溜冰场,就连他们教练也比我差,我是唯一的高手加帅哥。
  我盯着她看,双手放到背后,她也看着我,溜慢下来,手伸得老长,
好象真的很渴求的样子,我笑了,心想:如果你手中有碗,我一定投一
毛钱进去。
  唉,真是到哪都一样,只要MM对你有兴趣,就不会有保守的农村妇
女出现。但MM要是对你没兴趣,她就是冰山、就是圣灵、就是刀剑的锋,
甚至可能是一陀粪,就不肯让你碰。
  我溜冰场内溜达了两圈坐下休息,心情有所低落,去年本利年过去
没有新的起色,我太失望了。那是多么艰苦的一年啊,熬过来了,却还
没出头。
  我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和唇沟一代,唉,年纪不小了,胡子一大把了。

  “嗨,看到你们在溜冰板上说有活动,我也来了。”
  是昨天那个MM,她来做什么?难道,为了我?哦,我还是有魅力的,
不对,如果真有,她也会爱我。
  “呵,欢迎啊。你会溜冰吗?”
  “以前玩过,一点点吧,现在腿脚不稳了,咯咯。”又是那清脆的
鸟啼声,她昨天就这么笑个没停。
  我对她微微一笑,“你慢慢学吧。”
  “你不教我,听说你是高手呀。”她有点失望,突然睁大眼睛看着
我:“你胡子剃了?好看多了。”
  倒,我惬意地摸下下巴,只得心中叹老。

  “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场上我带着她溜冰,看样子她心喜异
常。
  “大家都叫我小龙,放心,家里、公司都一样叫法,就是去电视台,
也是这么对外公布的。”
  “哈哈,那你以后身份证要换了哦。”
  “溜冰时不要讲话,东张西望,哦,对了,不要把手脚伸出太外,
以免被其他人撞伤,目视前方,刹车时请抓好我的手,散手后请投币买
水给我喝,谢谢合作。”
  我没精打采应了一堆废话,她不悦了,再不说话,只是抓紧我的手
溜冰。

  “你自己一个来吗?”
  “嗯。”
  她居然自己一个来?下午那水木的MM才告诉我女孩一般是不主动的,
那这次,错觉,一定是错觉,但愿是错觉。我苦笑一下,事实证明我从
南京回来后,虽然失去了她的爱,却换来接二连三的爱我者“导弹”。
  我不再说话,带她又走了两圈道:“我累了,先休息一下。”说完,
放开手独自回到座位。
  她跟过来了,也坐在旁边,一脸疲惫的样子,和我一个德性。
  我往沙发一靠,闭上眼睛不愿多想。昨天这女孩对我还挺有吸引力,
但我清楚,只要我心里装着另一个她时,所有人我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她出现的不是时候,换给她的只有冷场。
  我们什么话也没说,静静的坐着休息。
  “我想走了。”
  “这么早?”
  “嗯,你又不教我溜冰。”
  “哈哈,不错了,平常我更少带人。”
  “你是不是喜欢摆酷?”
  “我喜欢穿白裤。”
  “哦。”我看见她低头不语,似是轻叹了口气,跚跚行去退鞋了。
  她走了,连再见也没说,看来算是个识趣的人,我微感失望,或者
不该这么对她,可没在忘掉旧日痛苦前,我不想开始畸形的爱情。一个
人疯玩到12点,我才离开。

  半夜里又是一个人呆着,烟和可乐,一台小风扇转不出我对大风的
渴望。胡思乱想:我要是超人多好,再远的距离我也可以天天飞去看她,
唉,现实点做个亿万富翁吧,我办张飞机月票得了,再不然,政府把厦
门至南京一带全部化归南京管辖区,建一条直达的高速公路......

<待续>

--
                                                         (  )
                                                       { :||: }
                                                         \)(/
                                                         (oo)
                                                   @)>-'---RayHowe
                                                        ~~vv~~

※ 修改:.rayhowe 于 May 19 15:00:26 修改本文.[FROM: 210.34.5.98]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61.131.66.195]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What else is the whole life of mortals but a sort of comedy, in which the various actors, disguised by various costumes and masks, walk on and play each one his part, until the manager waves them off the s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