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harp (水寒风似刀),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Re: 那个MM在我怀里哭泣……
发信站: 鼓浪听涛 (Mon Jul 29 02:19:09 2002), 转信

  常常在医院里面跑来跑去,虽然没有开始实习,但是对于看到的一切却已经是
一种麻木了,原来以为医生很崇高的,会很有爱心地救治病患,后来才发现自己
真的是比较傻,或者说太天真了!并不是没有爱心,而是每天对着一堆的事情和
医院里那些可以废尽脑汁的明争暗斗都已经累垮了,再看着那些在病床上呻吟的?
病人,最终只有麻木的!
  医院里到处都可以看见人性,有的很残忍的,只能接受,因为很多事情你什么
都不能做!当我听着师兄边吃饭边说最近医院又有几个病患因为病太难治疗或者
是癌症晚期就这么从楼上跳下来,还一幅平静的表情,好象说的是一个离我们很
遥远的小道新闻,我只能想自己以后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癌基因就如同身体里的定时炸弹,在如今这样的社会中是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
也许你今天还是个完好无损的人,明天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长了肿瘤!那些很晚
才发现自己得了癌症的人和那些提早发现却必须经历生理和心理极大考验,接受
一切痛苦治疗的人,不知道哪一种比较幸福?!我见过很多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但
没有办法负担治疗的费用所以都不敢告诉家里人只好哪点药走人的和一些强行要
出院的病人,的确我们有保险,我们可以呼吁大众爱心捐赠,但是这样能帮多少
人?癌症,AIDS,当我们看着这些人死去的时候,就是心肠变硬的时候吧。。。
【 在 Afrog (白衣飘飘的青蛙)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是主任上的宫腔镜手术。第二个女病人叫夏君剑,26岁。已婚,
: 做的是输卵管通液术,估计是不孕。我很喜欢她的名字,所以很吝啬地
: 给站在手术室门口的她一个笑容。她怯生生地看着我们这些穿着绿色手
: 术衣的人们。主任叫她进来,巡回护士给她穿上了无菌衣。
:    手术很快,大约15分钟完成。她算得上是美女,我看着显示器上的
: 画面,看主任的每一步操作,同时也看她躺在病床上的样子——闭着眼,
: 皱着眉,让我心里隐隐地不安,希望老师的操作更轻柔一些。
: 有一次,巡回护士按常规骂骂她“打了麻药了,痛什么?”,于是她就咬
: 着牙,努力保持着沉默。我故作镇定地继续观看手术进程。
:    手术完了,很明显,她的生育功能是完好的。我心里骂着她丈夫的父母,
: 十有八九就是他们要求做这该死的手术。——老一辈人都喜欢把生不了小
: 孩的责任推到女方,很多家庭矛盾就这样无谓地磨耗着,直到脆弱的爱情
: 也泯灭在无休止的猜忌和漫骂里。在妇科病房,这事情太常见了。
:    手术完毕,主任给她开单,她说很难受,想上厕所。老师手一指,叫我
: 扶她去厕所。于是我扶起她的双肩——我是个感情白痴,除了唯一一次跟
: 心爱的女孩有过一次相拥,别的还没敢做过。就这样,我紧张兮兮地扶住
: 她,笨拙地送她往厕所走去——天啊,这不属于我要掌握的手术规程啊!
: 渐渐地,她把腰弯下去,呻吟着。我想问主任要不要休息一下。夏君剑自己
: 却说不要。
:    等她从厕所里出来的一段时间,我一直想不清,一个PPMM就这样被我扶在
: 怀里啊——作为医生,这样的想法似乎很龌龊——但我觉得……这种久违的
: 感觉真好。在病房里,天天忙忙碌碌,厦大、PPMM——这些事物总显得那么
: 遥远。我想起两年前那个晚上,我曾这样把一个心仪的女孩含在臂弯里……
:    过一会,她出来了 。我重新扶住她,向手术室走去。但没几步,她忽然哭起来,
: 本来还只是忍着。我说:“休息一下吧,开处方不急。”她就索性倒在地上,
: 头枕着我的大腿,放声大哭起来。这下,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一步步地,我们总算走回手术室。老师们正在接下一个病人。看夏君剑
: 反应这么强烈,老师叫她一边歇着。我守在她身边,不说话。很想帮她,
: 但我知道,医生是不能问太多东西的,特别是我这种实习生——世道险恶,
: 老师们天天教导的不只是专业知识,也有很多“处世之道”。而我必须学
: 习这些,直到我也成为冷酷的医生。
:    “要想成为优秀的医生,就别把自己当人。”——不知道这话算不算偏激
: 还是事实。
:   最后离开手术室的时候,她躺在床上(护士们看她可怜,临时推来的床),
: 眼睛亮亮地看着我,或许这里只有我对她笑过。她的表情肃静而出奇地美丽,
: 传统中国少妇式的美丽。她手里有气无力地拿着一张证明——证明她本不需
: 证明的清白,证明她的输卵管是通畅的,是能够生育的。
: 可笑又可怜的中国人,女性的存在,难道就是这样生儿育女功能的存在吗?
:    真为中国国民性格里狭隘的一面悲哀,也为中国的女性悲哀。
: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手术室。
:                                          Afrog记于中山医院妇科门诊手术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209.17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1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你虽然没有出过国,但是你每天都在倒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