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offe (毛毛强),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疯连杂言(一)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2年09月11日21:04:27 星期三), 站内信件

  1,
早起,出门时想起了那首叫"下沙"的歌,没来由的。那个男人在黄色空旷的沙漠上走,
很孤单。下沙,下沙,是首悲伤的歌。好象是的。
风有些大。预报说,今年第十六号台风要登陆,期待下雨的天气。抬头看见的天空有一
半是乌青色,象被人打过的伤痕。想着,如果这时下雨,一颗颗掉下来的应该不是雨。
是什么呢?雾,沙,眼泪?急匆匆的,裹着微冷的秋风压下来。
2,
生活本身变的难以启齿,所以,我只说天气。
3.
周未,登山的人很多,惊扰着每一颗树。它们原是活得简单的,每天在风里摇曳。人们
从它们身边走过,微笑着,抚摸着。没有人在意它们的快乐。但它们也不在意。它们不
会说话,只是在生长。等到有一天人们关注,支解着它们的肢体和生命。没有人关心它
们的快乐与拒绝。
我不了解它们的生活,我在猜测着它们的快乐和悲伤。也许什么也没有,完全没有意义

错落的光线在我光洁的小臂上划过,我的小指游走过去的时候什么痕迹也没有。这些就
象我的记忆,忽然就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4,
当时是模糊的。仿佛说了很多,想了很多,笑了很多。我很累,风很冷,寒毛直竖。回
家路上,车子在晃动,我在晃动,街上的人在晃动,高楼也在晃动。
忽然晃了一下,哼着的歌在耳边卡的一声断了。唱到的那一句是关于你吗?或者每一句
都是?世界晃的热闹,卡的一声,就寂静了。幻影尽散,剩下的该是让记忆一点点的抽
离。
街头放的最大声的是悲伤的歌。谁会忽然黯然?谁会在意唱到了那一句?这流水般的人
群,来来去去,穿行在微凉的秋日。
伤害总是这样周而复始。最初不知道会这样的。只无意的触动一次,我就掉进了无边的
反复。这和谁有关系呢?什么是关系?之间又是什么在牵扯呢?
他们说遗忘是件很好的事。我知道的,我笑着点头:说这句话的人都是不能遗忘的人。

5,
“从开始哭着嫉妒,变成笑着羡慕,时间是怎么样爬过我皮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这个句子变成了声音传到耳边后,就不是看见的模样。我说不清这种感觉,或许我应该
一句话也不要说,安静的听一个和我毫无关系的人唱歌。仿佛毫无关系听这个句子,它
本来不该让我这么敲到键盘上。问题是,我敲了,也许只是无聊得想说点什么。
总觉得自己处在很多线条之间,光线,辐射等等,它们有着科学名词,严谨的证明存在
。即使你看不见。还有很多,声音,电流,时间,爱情,另一端的你或者他,这一端的
我。
这声音,这句子层层密密,我被纠缠在其中。这是网吗?
我们是在网络中。可是很多人对我说虚拟。有些词很讨厌。当那些人一脸正经的说出来
之后,我就开始厌恶一些词。它们长了一张道貌岸然的脸。本来就是毫无原因的。因此
家路上,车子在晃动,我在晃动,街上的人在晃动,高楼也在晃动。
忽然晃了一下,哼着的歌在耳边卡的一声断了。唱到的那一句是关于你吗?或者每一句
都是?世界晃的热闹,卡的一声,就寂静了。幻影尽散,剩下的该是让记忆一点点的抽
离。
街头放的最大声的是悲伤的歌。谁会忽然黯然?谁会在意唱到了那一句?这流水般的人
群,来来去去,穿行在微凉的秋日。
伤害总是这样周而复始。最初不知道会这样的。只无意的触动一次,我就掉进了无边的
反复。这和谁有关系呢?什么是关系?之间又是什么在牵扯呢?
他们说遗忘是件很好的事。我知道的,我笑着点头:说这句话的人都是不能遗忘的人。

5,
“从开始哭着嫉妒,变成笑着羡慕,时间是怎么样爬过我皮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这个句子变成了声音传到耳边后,就不是看见的模样。我说不清这种感觉,或许我应该
一句话也不要说,安静的听一个和我毫无关系的人唱歌。仿佛毫无关系听这个句子,它
本来不该让我这么敲到键盘上。问题是,我敲了,也许只是无聊得想说点什么。
总觉得自己处在很多线条之间,光线,辐射等等,它们有着科学名词,严谨的证明存在
。即使你看不见。还有很多,声音,电流,时间,爱情,另一端的你或者他,这一端的
我。
这声音,这句子层层密密,我被纠缠在其中。这是网吗?
我们是在网络中。可是很多人对我说虚拟。有些词很讨厌。当那些人一脸正经的说出来
之后,我就开始厌恶一些词。它们长了一张道貌岸然的脸。本来就是毫无原因的。因此
,解释变的很无聊。语言很无辜。所以,下一句我们说些什么呢?
有些话,我想这一生我都说不出口了。
6.
我每天都在反复听一些歌。反反复复,反反复复。直到那些煽情的字眼变的失去任何意
义。它们在空气中漂浮,会让我误认为是空气的颗粒,来来去去敲打着我的耳朵,总在
习惯之后便感觉不到需要。
我喝水,写字,笑,沉默,死机,等待,时间,时间,时间。
我浸泡在空气里,忽然醒在凌晨三点半。
知道那种感觉吗?当空气忽然消失,黑夜和生命是如何伴着奇怪的身体,发出无法解释
的声音。除了交流的语言,身体还有另外一些声音,表示挣扎和需要。
我需要空气。我无法呼吸。我用力卡着自己的脖子,生命嘎吱嘎吱的走。四周都黑漆漆
的,恐惧和挣扎都是用黑色****的。是真的毫无声息吗?

--



                     Just  do  it!!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lingyun.xmu.edu.cn]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其实你不丑,只是,你美得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