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uking (莫荒言),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生命原本脆弱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2年09月27日11:15:33 星期五), 站内信件

  有天晚上熄灯以后,某舍友接到一通电话,打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第
一次见他有这么长的电话,便跟他开玩笑说哪个mm打电话给你啊,难分
难舍得。他看了看我,然后幽幽地说,我在福州的同学的舍友去世了,
本来是很轻的病,让谁也绝对不会往死上面去想,可就那么突然而且真
实地离开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她,听到她那么难过,心里很不
好受。我对他说,也许用不着说什么,让她自己慢慢安静下来吧,举个
很不恰当的例子,如果是她的亲人或者家人去世的话,你该说些什么呢,
那时候任何话恐怕都是多余的吧。
  生命就是这样脆弱,今天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也许今晚睡下去明天就
醒不来了呢?为什么还要对明天抱太多太重的期望呢?
  对于他,只是朋友的朋友,也就只是个旁观者。而我,上大学以后碰
到好几次这样生离死别的事情,一次是我高中玩的最好的朋友,三次是
朋友的家人。对于朋友家人的去世,我实在不知道该对他们说什么,安
慰他们吗?让他们节哀顺便吗?告诉他们人死不能复生,要他们不要太
难过吗?这些话太模式了。如果他们能被这些话安慰,他们自己都能宽
慰自己;如果不行,说出来那不还是废话。我总觉得对于失去亲人的人
来说,应该有段时间自己静静,把泪流干,哭到自己不想哭为止,暂时
不需要谁来言语安慰,自己的伤口要自己躲在一旁慢慢愈合。在他们面
前我小心翼翼不敢涉及和他们家人有关的字眼,有时候倒觉得自己似乎
标  题: 生命原本脆弱
发信站: 鼓浪听涛 (2002年09月27日11:15:33 星期五), 站内信件

  有天晚上熄灯以后,某舍友接到一通电话,打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第
一次见他有这么长的电话,便跟他开玩笑说哪个mm打电话给你啊,难分
难舍得。他看了看我,然后幽幽地说,我在福州的同学的舍友去世了,
本来是很轻的病,让谁也绝对不会往死上面去想,可就那么突然而且真
实地离开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她,听到她那么难过,心里很不
好受。我对他说,也许用不着说什么,让她自己慢慢安静下来吧,举个
很不恰当的例子,如果是她的亲人或者家人去世的话,你该说些什么呢,
那时候任何话恐怕都是多余的吧。
  生命就是这样脆弱,今天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也许今晚睡下去明天就
醒不来了呢?为什么还要对明天抱太多太重的期望呢?
  对于他,只是朋友的朋友,也就只是个旁观者。而我,上大学以后碰
到好几次这样生离死别的事情,一次是我高中玩的最好的朋友,三次是
朋友的家人。对于朋友家人的去世,我实在不知道该对他们说什么,安
慰他们吗?让他们节哀顺便吗?告诉他们人死不能复生,要他们不要太
难过吗?这些话太模式了。如果他们能被这些话安慰,他们自己都能宽
慰自己;如果不行,说出来那不还是废话。我总觉得对于失去亲人的人
来说,应该有段时间自己静静,把泪流干,哭到自己不想哭为止,暂时
不需要谁来言语安慰,自己的伤口要自己躲在一旁慢慢愈合。在他们面
前我小心翼翼不敢涉及和他们家人有关的字眼,有时候倒觉得自己似乎
比他们还看不开,还敏感。逝者如斯,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
  对于我那个好朋友的去世,到现在我还不愿意接受,总觉得会像以前
一样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继续我们不变的友谊。
  看着他安静地躺在水晶棺里,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永远——最后关
于他的记忆只能停留在这里,无论我怎么迷惑,看到的他也不再有表情
的变化。周围都是哭泣的亲人,除了我,有的只是空白的心情和惨白的
面容。我不敢靠近,我不认为那里面躺着的是我曾经那么熟悉的人,生
与死的交替突然得让我缓不过气来。我躲避着我们共同的朋友,逃避着
他们红红的眼睛,看到他们难过的表情,就像一件件不容置疑的证据,
向我证实存在的事情。我竭力排除偶然冒出的让自己相信如此的念头,
好象这样就可以给自己不必难过的理由。我不需要谁来安慰我,我正在
安慰自己。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地忙了几天追悼会的事情,对别人说些
自己都不明白的话,一直搞不清楚追悼的对象是谁,其实一切都和我无
关吧。可我又为什么手足无措地不愿念悼词,那上面的名字应该和我无
关吧。当骨灰从火化间被一点点装到一个小小的盒子里后,就再也不用
说他还在这个世界上了。人也就是这样,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什么,
只能留下些什么。我的记忆就是他留下的……
  以后,活着的我们都必须面对朋友或者亲人从身边离开的悲痛,一次
又一次,无法避免。有时候想,不如自己早点离去吧,这样自己就不会
一次次接受无法接受的事实,还可以有爱自己的为自己伤心,尽管对他
们是同样的残忍。可谁又知道什么时候是自己的大限之日呢,想着自己
还惦记的人,谁又能从容离去呢?就算不能从容,该你走的时候恐怕也
抗拒不了吧?既然抗拒不了,不如安然离去,用每天都可能面对死去的
心态过每天的生活,有什么可怕的吗?
  活着是种幸福,却不是最重要的。
  生命原本脆弱,让我们坦然面对。

--
我可以不说话,但我不能不把心情写下……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8.193.7.2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有些事,不说是个结,说了是个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