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ostwing (失翼天空),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假如天使注视着我们的眼睛(下)
发信站: 鼓浪听涛 (Sun Mar  4 12:49:24 2001), 转信

    他听了以后,摇着头笑着。“你知道吗,有个古老的传说:当那些小天使在天上快
乐的游戏时,有时会不小心受伤,有些伤的不太厉害,有的却很严重。神有时会用一些
圣水治愈它们,有时却不会。他会把它们送到我们这个世界里。有时是一株草,有时是
一棵树。不过大多数时间,它们会变成小孩子的模样,来到我们中间。”

  “那我们又如何帮它们治疗呢?”

  “它们的伤并不一定是可见的,我们必需用爱和关怀治愈它们。”

  “然后呢?”

  “然后,它们才能重新回到天堂。”

  “可是,如果它们得不到帮助呢?”

  “那它就会找到另一个人,直到有人能帮它为止。”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您是说,我可能将会遇到它们中的一个,它需要我的帮
助,就象梦中所遇见的?”

  神父的眉动了一下,“那只是一个传说,其实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相信它了。”

  我若有所思的同神父告了别,向门外走去。当走出大门时,我听见神父的声音。

  “我看见过。”

  我转过身,吃惊的望着他。

  “其实我们都会见到。”神父关上了门。

  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我,站在人来人往的路上。

  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想着神父的话。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是否应该相信他?
今晚会再听到那个声音吗?

  清晨的阳光射入窗户的时候,我醒了。昨晚做了另一个梦,在梦中我看到很多小孩
子在周围跑来跑去,有些停下来,站在那里看着我。

  那种眼神很清晰的印在了我的记忆中。我发现,对神父的话我已经深信不疑。

  在这以后,我开始留意那些身边的孩子们。我相信在他们之中有一个天使,它在那
里等待我的帮助。这让我觉得生活有了另一种意义。

  在这段时间,我没有去找过安,很奇怪的,她也没联系过我。我想这很好,这不正
是我期待的吗?我不再每天无所事事,围在安的周围,我去帮助那些我认为是天使的人
。总之我很满足,我想是从帮助中获得了快乐吧。

  虽然我还不时做那个梦,但我想会好的,它们会回去的。

  那天夜里我突然惊醒了,我感到压抑,几乎透不过气,然后电话响了。也许是它把
我吵醒的,我有种预感好象有什么事要发生。

  “你在家?”

  是安。她的声音有些怪。

  “是啊,凌晨两点多我不在家会在哪里。”我看了一下表,“有什么事吗?”我觉
得自己的声音很冷淡,我突然发现,这么长时间我之所以感觉很好并不是由于帮助了别
人,只是因为,远离了安。

  “你……好久都没有和我联系了。”

  “安,你大半夜打电话就为这个?明天再说好不好?”

  她沉默了一会儿,“最近在做些什么?”

  “我……”我叹了口气,“你不会明白的。”

  “那我们呢?是不是……”

  我没有说话。

  “告诉我你的想法好吗?”她似乎十分平静。

  一瞬间我想了很多,也许我应该继续隐瞒?但我打消了这个想法,终归要讲的,不
是吗?“安,我想,我们不合适,还是……”

  我想她会哭,可她没有。

  “是啊,还是……分开吧。”她如此平静,我竟有些失落。

  “那你能出来一下吗?”她说。

  “什么时候?”

  “现在。”

  “现在?安,听我说……”

  “我等你,在你家楼下。”

  “楼下?你现在在哪儿?”

  “楼下。”她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从窗口望下去,看到了一个曾如此熟悉的身影。

  气喘嘘嘘的跑下楼,我看到了安。她穿了一白色的衣服——我以前从没见她穿过,
她说不喜欢白色。她站在那里,仿佛一个素昧平生的路人。

  “对不起,安。”

  她转过身看着我,我忽然觉得她如此陌生。

  “没什么,总是这样的。”她不再看我,“我们走走吧,也许我会想和你说些什么
。”

  我于是有些愧疚的走在她身旁,这也许伤害到了她,但我并不准备改变我的决定。


  两个人在凌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着,没人开口说话。这条路走过无数次,这次走
起来,却有着不同的感觉。

  “就到这里吧,”她说着,停下了脚步。然后她抬起头,望着天空。“你看那些星
星,多美,象梦一样。好多人都想去它们那里看看。

  你去过吗?”她看着我。

  我无言的望着她。

  忽然她哭了起来,“我去过的,我曾经去过的。”

  这让我不知所措,“安,别哭,别……”我把手扶在她肩上,然而她却躲开了。接
下来发生的事我终生难忘。

  她身体的周围开始发出乳白色的光,渐渐的模糊了她的轮廓。就好象,有一只白色
的灯在她身后。光越来越清晰,慢慢的包围了安。

  “安!安!”我喊到,我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的声音从光中传出,似乎远在天边。“谢谢你照顾过我。可我还得去找,找那个
能帮我的人……”

  那一刻我想起了神父的话,想起了那个曾使我困惑的梦。我明白了一切。

  天使受伤了,它需要我们的帮助。我虽然相信了,但根本不懂它的含义。当我费尽
心机去找它们的时候,其实它就在我身旁。当它需要我的爱护治愈伤口时,我却远远的
看着。我曾觉得安很自私,但真正自私的人,是我。我以种种借口逃避着自己的责任。
这世界多么可笑。

  望着天空,那白色的光越来越远,就象梦中无数次见过的那样,消失在了夜空中。


  有一天,天使找到了我,而我却没有找到它。在茫茫人海中我们擦肩而过。

  它们一直在我们周围,有时会停下来看着我们的眼睛。只是,很多人已经不再相信
这个故事了。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12.24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30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We must accept finite disappointment, but we must never lose infinite h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