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eiyaweiya (找活ing),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家事(二)
发信站: BBS 鼓浪听涛站 (Thu Mar 10 21:13:56 2005), 站内


    话分两头说。父亲三兄弟被打后不久,元凶之一的女儿,出了车祸,幸亏抢救及时,方
捡回一条命。闻此讯,远近乡亲,凡知事情始末的,无不额手称庆,说活该他女儿出车祸—
—老天有眼,恶有恶报。

    而我的心情,比收割后的稻田还乱。他的女儿,是我从小到大玩在一起的邻居,曾经同
饭同床同玩耍的好友,也是一个无辜而无助的女孩而已。老天无眼,不该安排她,来赎还她
父亲的罪过。我想马上去看望她。可我以什么身份去?可以不在乎厝人的眼光,可我的至亲
也躺在病床上呻吟,我不能不顾他们的感受。于是,先向母亲申请。母亲先是不同意,经不
住我再三请求,终于松了口,但要我隔些时日再去,而且,人言可畏,尽量避人耳目,别能
让伯母和乡邻看见。

    拎着水果,我悄悄来到了她的病房门口。
   “爸爸,我的头好疼。”
   “静儿,别哭别哭,爸爸给你揉揉。”
    她的父亲,我们家的“仇人”,此时此刻,是多么慈祥的一位父亲呀。女儿头痛,他的
心也痛。可是,当他指使那些流氓殴打我的父辈时,为什么就丝毫没有手软?“老吾老,以
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他心里要是有这么一点compassion,断然不会下此毒手
。我不明白,人心为何如此狭隘。为何要因为一叠叠没有生命的钞票,去伤害跟他同质的生
命,他的同族兄弟。

   我站在门口,咳嗽了一声。父女同时回头。我笑笑,走上前去,把水果放到床边的柜子
上。他显然觉得意外,惊讶之情写在脸上;楞了几秒钟后才缓过神来,说了几句客套话,让
座,递糖。大概是受不了场面的尴尬,啊很快找了个借口出去,留下我跟他女儿独自交谈。
谈了一小会儿,无非是询问她的病情,安慰她放宽心来养病而已,然后我也就回去了。

    后来,她出院了。跟我父亲一样,留下了后遗症,头脑变得简单了好多。智商近似孩童
。我们一个在商住,一个在新村,家离得很近,但已经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每天往对方家里
跑七八趟。事实上,她的新家,我只在去年春节进过一次,室内装饰得奢侈豪华,非一般人
家可比。她爸刚好也在家,询问了我和我弟的学习情况,但对我的其他亲人之字不提。寒暑
假,她会来找我。如果我父亲在屋里,她就不敢进来,站在我家门口给我打电话,然后两人
一起出去。

    一直秉信“四海之内皆兄弟,相逢一笑泯恩仇”,何况,我跟她本来就没有仇怨。我们
的友情,会一直持续下去。

--
 不弄文字
 不碰情感
 不找工作
 借我根手指
 我就站起来

※ 来源:·鼓浪听涛 http://bbs.xmu.edu.cn·[FROM: 218.193.9.191]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1/29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你最想从母校带走的是什么?最想从母校带走的,是我的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