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鼓浪听涛BBS论坛

厦门大学论坛,厦门大学bbs,厦大论坛,厦大bbs,鼓浪听涛,鼓浪听涛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ostwing (失翼天空), 信区: Feelings
标  题: 假如天使注视着我们的眼睛(上)
发信站: 鼓浪听涛 (Sun Mar  4 12:48:52 2001), 转信

    “天使是一些很小的东西,它们几乎没有形状,从不吃东西。它们顽皮,甚至有时
让人很头痛,在某个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快乐的生活—也许是天堂。它不是我们平时所想
的那样是长着一对翅膀,赤裸身体的小孩子。其实它们更近似于一种精灵,就象一团光
晕,时大时小。

  看见它时会以为那只是一盏灯或是一只萤火虫。”

  我曾听一个很玄的神父说过这段话,当时他说的一本正经,可我听的满头雾水。我
知道冥冥之中有些什么,可他怎么知道得如此具体呢?不过我竟有些相信他说的,也许
这就是所谓的被“侃晕”了吧。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失眠,不失眠的夜里,我会做一个同样的梦:一束白光在我
面前晃着,不是很刺眼,有点象在一块白幕后面点着一盏日光灯。它的位置飘忽不定,
在每个方向只停留几秒钟。这让我很晕。周围还有一个声音,它只重复说着一句话:“
天使受伤了。”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在那块白幕后面,我无法肯定。于是我想向那里走过
去,可它总是以同样的速度后退,我们之间始终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白光慢慢的远离,直到变成一个点,最后又是漆黑一片了。

  每当这时我会醒来,睁着眼望着天花板,看着那些窗外霓虹灯射进来的光。我无法
再度入睡,这让我烦躁不已。于是我常用后半夜的时间想这个梦,但没有一点头绪。它
太模糊了,如果它在描述一件事,那它的表达也太简练了。如果它在象征着什么,又是
什么呢?想着这个问题,我更加无法睡着了。

  我去向医生求助,神经科医生让我吃点安眠药,“这种药不错,美国进口的,没副
作用。”他说。心理医生让我放松,“也许它来自于你平时所受的压力。给自己减压,
对一切都看开一点。试试度假,时间长一点,也许你回来时就一切都不同了。”是的,
如果我听从了他的建议,度假回来时唯一的变化就是我被公司解雇了。

  星期六早晨我几乎要疯了,上了一星期的班我只想好好睡一觉,可那个梦又来了。
在梦里我甚至想喊:“见你的鬼去吧!别再烦我了!”

  可我喊不出,在那个梦里我发不出一点声音。就在我躺在床上头痛欲裂的时候,电
话铃响了。天哪,不要。我知道是谁,还会有谁,一定是她。

  铃响了七八声,似乎没有停的意思,我只好拿起电话。

  “喂?”

  “这么慢才接,干什么去了?”她在那头说,好像有点生气。

  “我不太舒服。”

  “又装病!说好了今天陪我出去不许改哦。”

  “真的,昨晚没睡好。”

  “昨天又去哪里鬼混了吧?”

  我不知道她为何总是这么说,假如我是那种花心的男人也罢了,事实上,自从和她
交往以来,我就不记得曾和哪个异性一起出去过。

  我彻底失去了自己的生活。难道二人世界,就是放弃自由成为另一方的一部分吗?


  “在想什么?说话呀!”“不是,安,我真的不舒服,不如明天……”

  “不行,那我不管,总之今天你一定得和我去。”

  “安……”

  “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又想改,你真讨厌!”

  我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往头上冲:“你才讨厌!什么时候你也为我想想?我昨天一夜
失眠,现在头都快裂开了,你却没完没了的喊,我是人,不是你的奴隶!不去!”

  喊完之后,我觉得头在嗡嗡作响。

  那边却沉寂了。我还以为她挂掉了,拿起电话听了一下,才听见那边隐隐约约传来
了哭泣的声音。

  “喂?安?你不要哭好不好。”我觉得瞬间象掉进了深渊,总之我一点发怒的力气
也没有了。我并不感觉作错了什么,只是,我又失败了。“别哭了,是我不好。”

  她不理我。

  “我和你去,好吗?”

  她停住啜泣问我:“那你说谁讨厌?”

  “是我,我比较讨厌。”

  她在另一边小声笑了起来,“那,你刚才是不是真生气了?”

  “没,我都没气了,怎么生啊?”

  “哼,知道你不敢,那你快点起来,一小时后在我家楼下等我,咱们去买点东西。
bye!”

  “……”我有点茫然的放下电话,心里杂乱无章。

  大约一年前遇到安,那时她似乎让我看见了一缕清风。清新,安静,我以为这就是
我一生在寻找的人。可时间长了才发现,对于她了解的太片面了。她任性,幼稚,有时
甚至不可理喻。最重要的是,她似乎完全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
她浑然不知,当你需要一点温柔的时候,她也许正在发脾气。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感觉是在敷衍她,也许结束是最好的方法,但我却一直在心
里回避着这个想法,不敢正视。这让我感觉自己是个虚伪的人,不论我最终选择什么。


  那天她化了彩妆,拉着我进了一家商场。在里面我被她挽着,漫无目的逛来逛去。
后来她拉住我,“你看,那顶帽子,你戴一定好看。

  我买给你吧。”

  “不用,我从来不戴帽子,不好看的。”

  “你试一下嘛。”

  “哎,不试了吧……”我想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她已经在向售货员要了。

  “你看!好吧?”她拉我到镜子前。我注视着镜子里的人,不知道在我和帽子之间
哪一个更可笑。“哦,还好。”我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忽然感到自己就象一只她养的动
物。

  下午把她送回家,我疲惫的往家走去,忽然想起一件事,也许那个神父能帮助我呢


  他果然在,坐在椅子里喝着绿茶。“你来了,坐吧,”他示意我吃一块小点心,“
下午茶时间。”

  我坐在他对面,从盘子中取了一块。“神父,你说……”

  “什么?”

  “上次你说的那个,天使,是真的吗?”

  神父望着我,“你觉得我象在开玩笑吗?”

  “不是的,神父,也许,你是想通过这个故事向我说明什么道理?”

  “不,没什么道理,不是每一件事都有道理。”他把茶杯放下,看了看我,“我只
是在描述。你知道吗,不带一点个人的东西在里面,只是描述。”

  “那么,”我试探着问,“您是否曾经看见过它们?”

  他盯着我的眼睛,似乎从那里他在寻找什么。然后他望着窗户,扬了扬头,“看,
那里。其实它们一直都在,也许那就是它呢。”

  我转过头去,看见一片叶子正在落下。

  我于是决定把那个梦讲给他听。


--
※ 来源:.鼓浪听涛 bbs.xmu.edu.cn.[FROM: 210.34.12.24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2/0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The weakest link in a chain is the strongest because it can break it.